《自由之笔》第十五期:孙铭勋受株武训传

Share on Google+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五案(1951)

 

Sun Mingxun孙铭勋(1905年12月30日-1961年1月20日),笔名拓林等,教育家;1951年因当局以批判电影《武训传》为名清算陶行知的教育思想,他作为陶门的主要继承人遭株连整肃,十年后于饥寒病困中去世。

 

最早男性幼儿教师

孙铭勋于清光绪三十一年农历十二月初五出生在贵州省平贝县槎头村(现车头堡村)农家。 1923年,他十八岁初中毕业,考入贵阳师范学校,后在学校里参加反对贵州省主席周西成的“贵州青年革命同盟”。 1927年,孙铭勋和同学戴自俺等一起,步行到武汉,然后乘船到了上海,12月底慕名到南京和平门外晓庄,投考著名平民教育家陶行知于当年3月创办的“试验乡村师范学校”(次年改名“晓庄学校”),学习幼稚师范教育。

1929年夏,孙铭勋参与创办晓庄幼稚园,成为中国最早的男性幼儿教师兼保育员之一,年底参与创办《乡村教师》周刊任编辑。 1930年1月,他在《乡村教师》第五期发表其奠基作《幼稚教师是一种什么人? 》。同年4月,陶行知支援南京工人罢工及反对日舰停泊下关被国民政府通缉,晓庄学校随即遭南京卫戍司令部以“通共”和“有碍风俗”查封,孙铭勋等三十多位师生被捕。 8月,他经多方营救出狱后,被陶行知派到淮安的新安小学(后来由此产生了全国闻名的“新安旅行团”)。

1931年,孙铭勋到中国互济会创办的“上海大同幼稚园”任教,加入“中国左翼教育工作者联盟”,次年在上海出版首部论著《幼稚教育(师范教育)》,后年再往淮安参与创办“新安幼稚园”。 1934年,他回到上海,在沪西英租界创办中国第一所服务工人的幼稚园──“劳工幼儿团”并任团长,随后出版《古庙活菩萨》、《乡村幼稚教育经验谈》 、《劳工幼儿团》等专著,并与戴自俺合着出版《晓庄幼稚教育》、《幼稚教育论文续集》、《晓庄批判》、《儿童节教学做》等。

1935年秋,劳工幼儿团因收留了不少共产党人子女招致国民党政府不满,由英租界当局责令撤销,孙铭勋则应邀前往广西南宁,任广西普及国民基础教育研究院的幼儿师范班主任,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一年后,他因与研究院院长观点不合而辞职,回到上海参与创办《少年知识》、《中国少年》杂志。 1936年12月,孙铭勋因同住者被捕而逃往西安,随后前往中共控制的陕甘宁边区延安,入徐特立为校长的鲁迅师范学校(后改名“延安师范学校”)任教师。

1937年4月,孙铭勋回到上海,在生活教育社当编辑。同年7月,日本军队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1月攻陷上海,他随生活教育社先撤到武汉,后转往重庆。 1939年4月,他协助陶行知在重庆筹办“育才学校”,7月正式建校任社会组主任。 1940年,孙铭勋和陆维特合编出版《抗战建国读本》。

1941年初,“皖南事变”爆发后,国共关系紧张,孙铭勋于8月由陶行知介绍到兰州女子师范学校任教。 1942年2月,他前往玉门油矿职工子弟学校,创办嘉峪关分校并任校长。

1943年4月,孙铭勋因其中共党员身份有暴露的危险,辞职回到重庆育才学校。 1944年春,他受中共南方局派遣回到家乡贵州省平坝县,组织当地进步青年成立“朝气社”,不久被任命为县立中学校长。 1945年春,他躲过国民党地方当局逮捕,回到重庆,为生活教育社重庆分社编辑《抗战教育》杂志。

1946年1月,陶行知创办“社会大学”,孙铭勋到教育系任教。同年4月,育才学校各专业组相继迁往上海,普通组和小学部留在重庆组成分部,孙为负责人之一。 7月,陶行知在上海病逝。 1947年3月,国民政府教育部勒令育才学校停办,12月又下令即日查封,育才学校重庆分部被迫转为秘密办学。 1948年7月,孙铭勋接任育才学校重庆分部主任,同年出版《从行知诗歌看教育》。

1949年11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重庆,育才学校随后得以公开办学并被新政府接收,孙铭勋被任命为校长兼中共党支部书记,次年1月,当选为“重庆市第一届人民代表会议”代表。 7月,中央人民政府正式成立西南军政委员会,他被任命为文教委员会委员。

陶行知弟子遭清算

1951年5月20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应该重视电影《武训传》的讨论》(多年后公布为毛泽东亲自改写),很快在全国掀起中共建国后的第一场针对文学作品的思想政治大批判运动,此后又进一步发展为更广泛的“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早在5月16日,《人民日报》就加“编者按”转发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宣传部副部长许立群用“杨耳”为笔名发表的《试谈陶行知先生表扬“武训精神”有无积极作用》,把这个批判历史文学作品的现实清算矛头,首先指向曾推崇过“武训精神”的陶行知及其教育思想。 6月4日,《人民日报》又以“新华社电讯”转发中央教育部关于开展电影《武训传》和“武训精神”的讨论与批判的指示,强调:

所谓“武训精神”,在教育工作者中,影响极深也极普遍。这种影响模糊了革命的立场、观点,成为人民教育事业前进的严重的思想障碍。因此在各级教育行政机关及各级学校中深入讨论《武训传》及有关武训的论著,对武训这一人物及所谓“武训精神”进行科学的、系统的讨论与批判的工作,是十分必要的。

 

从此,全国各地相继在文化教育界株连一些陶门弟子和称赞过武训和陶行知的人。孙铭勋作为陶在西南的大弟子,在《重庆教育》第二卷五期发表《武训与陶行知》,为陶推崇“武训精神”做解释,因此更成为重点批判和清算对象。

1951年6月12日,中共中央西南局机关报《新华日报》开始发文批判《武训传》,掀起了西南地区的大批判运动。中共重庆市委宣传部和市教育局派出工作组进驻育才学校,将孙铭勋隔离审查,勒令他检查交代,并动员学生揭发批判“武训精神给育才师生思想上的严重毒害”。当年下学期,育才学校遭整顿分解,部分撤销或合并到别的学校,只留下中学部改名为“育才中学”,孙铭勋被迫辞去校长职务。 10月11日,《新华日报》发文公开点名批评:

重庆育才中学前校长孙铭勋,在《武训与陶行知》一文中,着重解释陶行知为什么要大张旗鼓地表扬武训。这篇文章没有联系到自己的思想实际,只是做了空泛的议论,态度是不够严肃的。

1951年11月28日,该报以头版头条发表《关于重庆育才中学“武训精神”影响及前校长孙铭勋思想的初步检查报导》,并配发社论《批判孙铭勋思想,进一步肃清“武训精神”的影响》;《人民教育》在转载时更进一步批判他是“当前中国教育改革中右翼的代表,代表着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改良主义在争取人民教育事业的领导”。 12月1日,中共中央做出《关于实行精兵简政、增产节约、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和反对官僚主义的决定》,在全国开展“三反运动”,驻育才中学工作组借此追究孙铭勋过去募捐学费的问题,莫须有地将他定为“贪污分子”,发动学生一再批斗和侮辱。

1952年3月6日深夜,孙铭勋用小剪刀割破了颈部动脉血管自杀未遂,因此被中共重庆市委定性为“自杀叛党”,给予开除党籍并撤销一切职务的处分,并于4月10日在《新华日报》头版刊登《中国共产党重庆市委员会关于开除孙铭勋党籍的决定》。同年10月,“三反运动”结束,孙铭勋被无罪释放,调到西南军政委员会文教部做编审工作,次年又调到西南师范学院教育系任教,讲授《儿童文学》专业课。 1956年,他获准定为副教授,以笔名“拓林”在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他搜集整理的《四川儿歌》。

右派分子孤独病逝

1957年5月,中共中央发动在全党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的“整风运动”,并动员全国各界“帮党整风”。孙铭勋响应当局“大鸣大放”的号召,在学校的大会上提出激烈的批评意见,并归纳为《如何才能鸣得起来》一文刊登于5月21日《新华日报》,该文在结尾提出质问:

足以代表一个时代的典型的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教育遗产,好像完全要被唾弃,连提都不能提一下,这是否合于马列主义的原则?

一个月后,中共中央将运动转向“反击资产阶级右派分子进攻”的政治斗争,俗称“反右运动”。孙铭勋很快被划为“右派分子”,停职停薪,不准再讲课,转到资料室接受群众监督“劳动改造”。他的妻子邝忠龄是西南师范附属小学教师,因拒绝离婚也被补划为“右派分子”,后又被送到农村“劳动改造”。

1961年1月20日夜,孙铭勋在饥寒交迫中孤独地病逝于重庆家中,终年五十五岁。

1979年1月,孙铭勋“右派”问题被改正,1981年,他被平反恢复中共党籍和政治名誉。 1984年,重庆出版社出版邝忠龄编《孙铭勋教育文选》。

 

参考资料:

  1. 辛元、谢放,《陶行知与晓庄师范》,江苏教育出版社,1986年。
  2. 笑蜀,《“民主魂”陶行知在新中国的不幸遭际》,《炎黄春秋》1999年第1期。
  3. 何平华,《中共开国后第一文化罪案考》,《二十一世纪》网路版2003年2月号。
  4. 孙丹年,《“武训精神”的重点批判对象孙铭勋》,《炎黄春秋》2005年第3期。
  5. 梁茂林,《修己济世三先生——为纪念孙铭勋先生诞辰100周年而写》,《贵州文史丛刊》2005年第3期。
  6. 邝忠龄、孙丹年,《幼稚教育家孙铭勋》,《文史天地》2005年第4期。
  7. 胡晓风、金成林,《一个道地的生活教育者:孙妈妈》,《南京晓庄学院学报》2007年第2期。
  8. 孙丹年,《孙铭勋思想发展简述》,《南京晓庄学院学报》2007年第2期。
  9. 孙丹年,《抗战时期南方局派往甘肃油矿的党支部》,《红岩春秋》2007年第2期。
  10. 孙丹年,《陶门弟子——教育家孙铭勋》,贵州教育出版社,2007年。
  11. 孙丹年,《新发现1947年育才学校被查封的档案材料》,《重庆陶研文史》2008年第1期。
  12. 孙丹年,《我的1978:命运变奏曲》,《红岩春秋》2008年第3期。
  13. 李莹,《孙铭勋乡村幼稚教育实践与儿童文学教学》,《成都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0年第10期。

来源:张裕:《从王实味到刘晓波: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

阅读次数:11,0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