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笔》第十六期:聂绀弩诗罪北京

Share on Google+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二十八案(1974)

 

Nie gannu聂绀弩(1903年1月28日-1986年3月26日),原名聂国棪,乳名兆年,字干如、干如,号咄堂,别署散宜生,又名聂倓、聂琦、聂觭、聂衣葛、聂有才,笔名聂畸、绀乳、绀弩、绀奴、甘奴、耳耶、悍膂、臧其人、史青文、甘努、二鸦、澹台灭暗、箫今度、迈斯等,诗人、作家、编辑、古典文学研究家;1974年在因诗词言论遭关押七年多后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无期徒刑。

 

与蒋经国、邓小平同学

聂绀弩于光绪二十八年十二月三十出生在湖北省京山县城一小商家庭。二岁时,他在生母去世后被过继给叔父聂行周为子。

1912年,聂绀弩九岁时入县立高等小学,1917年毕业后因家贫失学,开始在汉口《大汉报》上发表诗作。

1921年,聂绀弩考入上海高等英文学校,次年参加国民党,到福建泉州国民革命军“东路讨贼军”前敌总指挥部任文书;后出国到马来亚吉隆玻,在任运怀小学担任中文和算术教员。 1923年,他到缅甸仰光,任《觉民日报》、《缅甸晨报》编辑,用名“聂琦”。

1924年5月,他回国考入广州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二期。

1926年初,聂绀弩受国民党派遣入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与蒋经国、邓小平等同学,次年蒋介石“四一二政变”后国共分裂,他作为国民党员被遣送回国,在南京国民党中央党务学校任训育员。

1928年,聂绀弩任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副主任,后兼任《新京日报》副刊《雨花》编辑,同年与周颖结婚。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他因组织“文艺青年反日会”为当局不满,为避免被捕弃职逃亡日本,与在东京帝国大学留学的周颖团聚。

1932年2月,聂绀弩经胡风介绍加入“左翼作家联盟东京分盟”。

1933年2月,因参与日本左翼文化运动,聂绀弩夫妇与胡风等被捕入狱,7月,被驱逐回国抵上海,从此参加上海“左联”的活动,为理论研究委员会主要成员。

 

和胡风、二萧办杂志

1934年4月,聂绀弩创办《中华日报》副刊《动向》并任编辑,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出版首部短篇小说集《邂逅》。 1936年2月,聂绀弩和胡风、萧军、萧红等在鲁迅支持下创办文学杂​​志《海燕》,6月,出版论文集《从白话文到新文字》,9月,他化名“聂有才”将从南京逃出的丁玲送到西安。 1937年6月,他出版论文集《语言‧文字‧思想》。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9月,他和胡风、二萧等一起创办《七月》杂志,此后到汉口继续协助办刊。次年1月,聂绀弩与《七月》同人二萧、艾青等应邀去山西临汾,在阎锡山所办“民族革命大学”任教,后遇丁玲所带领的中共“八路军西北战地服务团” 。 2月,因日军进犯,他们一行除萧军外都随丁玲前往西安,5月又到延安,8月经西安回到武汉,被派到皖南任新四军文化委员会委员兼秘书、军部刊物《抗敌》文艺编辑,同年出版杂文集《关于知识分子问题》。

1939年初,聂绀弩离军到浙江金华,先参与中共浙江省委文化工作委员会机关刊物《东南战线》,6月,他任替代它的半月刊《文化战士》主编。

1940年5月,聂绀弩到桂林出任《力报》副刊《新垦地》编辑,8月,他参与创办杂文月刊《野草》并任编辑,同年出版短篇小说集《风尘》和《夜戏》。 1941年,他创办《半月文艺》,同年和后两年,他相继出版杂文集《历史的奥秘》、《蛇与塔》、《范蠡与西施》、《女权论辩白》、《早醒记》 ,剧本小说杂文集《婵娟》。

1944年,聂绀弩到重庆,经冯雪峰介绍被聘为国民党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特约作家,同时到私立建川中学教书,并创办文艺刊物《艺文志》,编辑两辑后停刊。此后,他离开学校,先后编辑《真报》副刊《桥》、《客观》杂志《副页》、《商务日报》副刊《茶座》、《新民报》副刊《呼吸》,并担任西南学院教授。 1946年,他出版长篇小说《姐姐》。

 

香港《文汇报》总主笔

1947年6月,聂绀弩被中共派到香港,担任《文汇报》总主笔。

1949年2月,聂绀弩创作长诗《一九四九年在中国》,成为首位歌颂毛泽东的诗人。同年7月,聂绀弩应邀参加“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10月1日,他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开国大典”,后任中南区文教委员会委员,不久回港,直到1951年被调到北京。

从1947至1951年,聂绀弩在港四年期间先后出版散文集《沉吟》、《巨象》,杂文集《追悼》、《二鸦杂文》、《血书》、《海外奇谈》、《寸磔纸老虎》,诗集《元旦》、剧本小说集《天亮了》、短篇小说集《两条路》、剧本《小鬼凤儿》等。

 

胡风的患难之交

1951年,聂绀弩回北京,先后任“中国作协”理事兼古典文学研究部副部长,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兼古典部主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光明日报社编委等职。

1955年5月,当局在全国发动清理“胡风反革命集团”运动,聂绀弩作为胡风老朋友,虽曾写过揭发信但仍受牵连,7月被隔离审查,人民文学出版社已印刷好的《绀弩杂文选》停止发行,次年5月,他受到开除中共党籍留党察看和撤职处分。

1957年,聂绀弩妻子周颖时任“全国政协”委员、国民党革命委员中央委员,响应共产党的“整风”号召提意见,为胡风鸣不平,被打成“右派分子”;聂绀弩因帮她修改过发言稿而受株连,次年初也被划为“右派分子”,开除党籍,与中央国家机关一千三百多名“右派分子”一起被遣送到黑龙江北大荒“劳动改造”。

1959年10月,聂绀弩被调到牡丹江农垦局《北大荒文艺》编辑部当编辑,次年冬结束劳改回北京,被安排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任专员,1961年秋又被摘掉“右派分子”帽子。

1962年,聂绀弩得知胡风夫人梅志在北京后就设法与她见面,夫妻俩鼓励梅志写信要求探监见胡风。 1966年初,胡风获“监外执行”回家短暂居住时,聂绀弩又去探望并赠诗,此后与发配到四川的胡风也一直通信。

 

散布“反动言论”判无期徒刑

1966年7月,中国“文革”开始时,聂绀弩因担心被红卫兵抄家失去自己未曾发表过的文字手稿,就委托一位前往四川的朋友带给梅志,却被从1962年起就一直秘密监控他的公安机关截获。因他有些诗词稿中有为胡风、丁玲“喊冤叫屈”的内容,再加有人揭发了他在私下多次“恶毒诬蔑”毛泽东、周恩来、林彪、江青等中共领导人的言论,1967年1月25日,他以“现行反革命”罪嫌被捕,先后关押于功德林和半步桥监狱。

1969年10月,因战备原因,聂绀弩被转押到山西省稷山县看守所。 1972年6月,北京市公安局将聂案起诉到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在12月派人到看守所进行了审讯。

聂绀弩被人暗中记录检举以及在各次提审承认的“反革命”言论包括:

将来这个人历史上不知道要写成多丑啊! ……现在自然没有办法,可是这个现在能维持多久?蒋介石不是也曾厉害过,他不是垮了吗?辩证法上讲得清清楚楚,事物总是向他的对立面转化,我们要从发展看问题。总有一天,谁是混蛋就要倒下去的。 ……现在大家认为生活过得好些了,好像有办法了,这是满足于现象,把这当作社会主义,其实他们是封建主义,地地道道的封建主义! ……一定会变,共产党里总还有些人,而且现在共产主义运动是国际性的,国际上也不会让中国这样下去。至于什么时候变,那我也不好说。总之,一定要变,中国大有人在……人民不会答应的,你不要看表面,什么万岁万岁,人民心里怎么样呢?现在问题提到日程上来了,非解决不可! ……“反右”嘛!究竟是我们不对,还是他们不对,这问题非解决不可! (敲桌子)

毛主席这个人,古书读得不少,他是把中国帝王的一套,跟马克思列宁主义结合起来。那不是马列主义,那是中国封建的东西。在军事上没有人能比得过他,但在别的方面他不通,但是他自己什么都要管,不让别人说话。从1955年以后,搞得什么玩意儿?

……胡风那“五把刀子” 没有一把不是正确的、解决问题的,在文艺问题上是站得住的。你拿他当政治问题,拿党来压,整个党去跟一个人较量,就算胡风不是一个人,有个集团吧,也不过现在整出来的几十个人,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

在我划“右派”以前对毛主席没有什么不好的看法,总觉得自己不“右”,对划为“右派”想不通。我在文艺界对周扬、王任叔有看法,但我怀疑毛主席领导的这次运动是否正确,我怀疑毛主席是不是搞个人崇拜。是毛主席在搞个人崇拜,不是别人在搞,我没有材料根据,我认为他偏重于搞个人崇拜。我没有什么根据,只是从我个人的遭遇而想到的。

……我认为党内民主少,甚至独裁。我认为在党内某些负责人说话也没有自由,只有毛主席有说话的自由,毛主席说了算。 ……我认为给“右派”戴上帽子,和宋朝给犯人脸上刺字是一样的,在形式上是一样的,戴上“右派”帽子以后,别人不接近他们,只好“右派”找“右派”,到了一起谈不出什么好的,就是发牢骚,找不是“右派”的人谈话,人家有戒备,所以找“右派”谈话,我认为是人生的乐事,物以类聚嘛! “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点的火,我认为和“火牛阵” 一样,毛主席是田单,红卫兵是牛,毛主席用红卫兵冲垮彭、陆、罗、杨。彭、陆、罗、杨认为党内不民主,我也有相同的看法。

我认为毛主席很会利用群众对领袖的崇拜心理,在这个心理下面,集中一股力量,冲垮敌人。

由于我被划为“右派”以后,我领会了被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更觉得民主是可贵的,所以觉得毛主席不民主,党内党外不民主,搞个人崇拜。我接触的都是旧的知识分子和旧民主人士,我认为“文化大革命”是党内的事,党内人员都要求民主,所以逼迫毛主席,是民主还是不民主,要毛主席表态,所以毛主席用大民主的方法来回击要民主的人。

 

1974年5月8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做出一审判决:

聂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对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极端仇视。经常与一些“右派”分子大肆散布反动言论,极其恶毒地诬蔑无产阶级司令部,攻击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和社会主义制度,妄图推翻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并大量书写反动诗词,为反革命分子胡风、右派分子丁玲等人喊冤叫屈。经审理,上述罪行证据确凿。聂犯一贯坚持反动立场,屡教不改,猖狂地进行反革命活动,罪行实属严重,应予严惩​​。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第二条、第十条第三款及第十七条之规定,依法判处现行反革命犯聂绀弩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顶替国民党人员“特赦”获释

1974年10月底,聂绀弩被转到临汾县的山西省第三监狱服刑。

聂绀弩夫人周颖为他的案子四处奔走求告,通过章伯钧夫人李健生认识了山西省人民法院前审判员朱静芳,通过后者找到时任临汾监狱监狱长杨孔珍和狱政科长彭元芳夫妇等愿意为这冤案受害者帮忙。

1975年底,中共中央下达“对在押的原国民党县团以上党政军特人员,一律宽大释放”的文件,而监方释放这类人员时已上报名单中有一人病死未销,于是聂绀弩就被以曾任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副主任为由,在后来清理复查时作为顶替名额上报,经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于1976年10月10日以“特赦”获释,由周颖从监狱中接回北京。

1979年3月和4月,聂绀弩的“反革命罪”和“右派分子”定性相继被平反改正,恢复名誉、级别、工资及中共党籍;9月,他任人民文学出版社顾问,11月当选为“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协”常务理事,此后又任“全国政协”委员。

1986年3月26日,聂绀弩病逝于北京,享寿八十三岁。

聂绀弩的著作还有:《聂绀弩杂文集》(1981)、《绀弩散文》(1981)、诗集《三草》(1981)、《散宜生诗》(1982)、鲁迅评论集《高山仰止》(1984)、回忆录《脚印》(1986)、《聂绀弩旧体诗全编》(1990)等。

2003年11月,武汉出版社出版毛大风主编的《聂绀弩全集》十卷,三百余万字。

 

参考资料:

  1. 谢翠琼,《聂绀弩年谱》,《中国文学研究》1988年第1期。
  2. 毛大风、王存诚,《聂绀弩先生年谱(1903-1986)》,《新文学史料》2003年第3期。
  3. 胡德林,《聂绀弩──奇人奇诗》,《党史天地》2003年第11期。
  4. 刘作忠,《聂绀弩奇人趣事》,《百年潮》2003年第11
  5. 刘保昌,《聂绀弩传》,崇文书局,2008年。
  6. 士方,《文坛奇人聂绀弩》,《海内与海外》2008年第2期。
  7. 刘小云,《朱静芳营救文化大家聂绀弩纪实》,《文史月刊》2008年第3期。
  8. 寓真,《聂绀弩刑事档案》,《中国作家》2009年第2
  9. 吴中杰,《鲁迅的抬棺人──鲁迅后传》,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2011年。
  10. 王存诚,《聂绀弩致胡风信(六封)赏析》,《新文学史料》2012年第1期。

来源:张裕:《从王实味到刘晓波: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

阅读次数:10,80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