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明:我到北京声援并参与“六四”民主运动经历

Share on Google+

26年前的5月19日,李鹏下达了北京市诫严命令,并调集大量军队开进北京城,去弹压和平理性的北京市民和爱国学生。第38军军长徐勤先将军因拒绝执行进京命令,后遭军事法庭审判。徐将军善良正义的傲骨永载中国现代史册。为苦难,善良的中华民族立下了正义的标杆。

义愤填膺的我当晚写出了,声援学生,反对诫严,打倒李鹏,还我紫阳《告江西钢厂职工同胞书》的大字报,次日,刷帖在厂区总部最繁华的大礼堂墙上,引得众人围观及一片赞声。此时也惊动了钢厂党委书记张玉明,他派车接我去党委办公室谈话,被我拒绝了。最后来了两个警察对大字报拍照取证,也没有难为我。晚上,我正式组织了一个《江西钢厂工人声援北京学生工作小组》。一夜之间,在厂区显眼建筑物墙面刷满了声援抗议大标语,白天我们照常上班工作,也沒有人找我们谈话。5月22日下午四点,我们一行人,举着声援抗议的牌在厂区总部游行示威。也沒遭人干扰,只因我们有涉及共产党,邓小平。当时的法律赋予了公民有游行示威的权利。六四后所谓人大立法解释到今天就需审批了。

我们在厂区一系列的声援抗议并没有带动多少人,所以决定由我先行北上。实地声援北京大学生绝食抗争,从此再也沒有回到我工作十年的单位江西钢铁厂,至今在外流浪26年。

5月23号晚上在新余乘上了南昌一北京的烈车。踏上烈车的这一刻,我的人生命运不可逆转的改变了,随着时代烈车滚滚遥远北去,我自私的放下了娇妻爱子年迈病多的父母,和一个安逸详和的家······5月26号早上6点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接力绝食学生还在沉睡,我不忍心打扰。我来到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糸帳蓬前,跟一个瘦黑戴眼镜的学生搭话,并拿出身份证自我介绍,该同学立即把我迎进了帐篷,这是我到北京第一个临时的家。这个同学叫郑贞福河南太康人,当时是大四学生,是北京师范大字晁福林教授预带研究生,一个学生领袖。之后我们就有了一段深交。在北师大帐篷内睡了一觉,6O多小时的车舟疲惫一扫而光,下午三点写一纸条建议:联合工人,组建全国团结工会。交北京高自联常委柴玲王丹等人没有回复,很正常,因当时交纸条的人太多了不可能一一回复。晚上看望了绝食学生回到北京师范大学这个临时的家。当时不知道北京有个《北京工人联合自治会》设在哪。郑贞福同学告诉我在天安门西观礼台下一个小院内。弟二天一早我寻去,小院大门口有四五人在在接受工治联工作人员审查决定是否放进院内。我通过审查进入小院,一个年青瘦高穿大码球鞋的人接待了我,我们一阵交流,他握着我的手说:欢迎第一个来自江西的工人代表,我环视周边数十人,有一种上世纪二十年代,中共建党弟一次代表大会的感觉。先行者的自豪感由然而升。这25岁的青年叫韩东方,是当年的工人运动领袖之一。稍后招集我们十多人开会填表。那一天我也第一次见到刘强,赵炳禄,在今后几天中我跟刘强赵炳禄交往的较多。

刘强,身材墩健,满脸透露出一种信念的坚定的目光。赵炳禄,一个典型工人装扮,不修发饰,瘦弱的脸庞更显异常坚定。他俩都是当年的北京工人领袖。北京工自联的成立到6月4日清场不足十五天,是诫严令后顶风成立的。而我跟他们一起战斗生活相处也仅仅只有8天。这也难怪韩东方说不记得我了,我也只做做什勤义工而已。没多久,北京工自联总部遭到天安门管理处驱赶被逼迁到天安门广场西北角,祸福所倚,反而使北京工自联总部更接地气,直接面对每天数十万人流。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闻媒体,工自联广播站播音员吕京花每天播出大量新闻稿件。整个天安门广场,除了北京高自联的高音广播,就是北京工自联的高音广播,在一个共同的擂台向外呐喊,场面尤为壮观。

我每天的工作在工自联大帐篷内做些什勤,每天抽4小时看望接力绝食学生,听高自联广播,收集传单,并把传单信件寄回我原单位,这是我获罪的铁证。常去北京师范大学帐篷内找郑贞福同学交流,有时跟他回校洗个澡再返回广场。工自联大帐篷是我第二个临时的家,小丁是我接触最多的义工,一个帅气阳光的小伙子,东北人,在北京有亲戚,每天都会去一次,吃饭洗澡什么的。

在广场设有饮用水和厕所,我的主食是窄菜面包,有时也吃到市民送来的可口饭菜,面包和矿泉水一箱箱堆放在帐篷内,有些己过了保质期,但哪个年代沒人在呼,照样吃也没见有事,三二天跟郑贞福同学到北师大学生宿舍洗个澡,时间就这样过来了,赵炳禄常在北京各路口巡视工人纠察隊员和市民学生堵军車,我跟他去看过两次,尽管北京下了戒严今,哪时军人和市民学生没有发生冲突,学生和市民以宣讲的形式围住军车。也正是样使大家误判了形势,6月3曰晚上10点多,军人强行由西向东推进,而学生市民向往常一样围车宣讲,突然近距离开枪射杀,多少活鲜鲜的生命,就这样到在我们最信任的”子弟兵“的枪口下······。听说赵炳禄先生后来被捕,出狱后又流亡美国,十年前在美国病逝。在此,我谨向相处八天的战友赵炳禄先生致敬!天堂里有民主。(所有介绍赵炳禄的文章都是赵品璐或赵品潞,当年赵炳禄亲口对我说是赵炳禄,并用白粉笔写下,说爷爷取的名。所以我还是用赵炳禄真实)。

北京戒严令颁发一周后,北京各界大规模的游行没有了。但学生绝食斗争仍在进行,广场每天都聚集数十万人,他们在听北京高自联工治联广播,也聚集到各校帐外听学生演讲,三五一群相互交流。主题标语横幅是争民主,反腐败。最激烈的也不过是打倒李鹏,撤销戒严令。并沒有象中央电视台所说的”他们聚集在一起,谋划推翻共产党······。其实这一切都在平和理性中进行。据说在这场运动中北京的犯罪率下降了百分之八十。

有一天,我得到一个消息,在北京大学核物理糸的教学楼召开一个当前形势的研讨会,我赶会场。参加会议大概二十人左右,都是北京各自治组织派选的代表,北京工治联常委刘强也在场出席会议,主持会议是谢添福先生,对当前形势的研讨,大家发言湧跃,献计献策,最后形成了一个决议。(但诀议没有落到实处,当时,北京很多大小不一的自治组织,很难真正组成统一联盟)。散会后,谢添福请我们在北京大学食堂吃了晚饭,并合影留念。我和刘强一起返回广场工自联总部,路上,刘强不高兴地说我总想走上层路线,我忙解释到,我到北京就是来学习社会大运动的,回去还要向兄弟们传授,刘强听罢点头释然。

26年前的5月19日,李鹏下达了北京市诫严命令,并调集大量军队开进北京城,去弹压和平理性的北京市民和爱国学生。第38军军长徐勤先将军因拒绝执行进京命令,后遭军事法庭审判。徐将军善良正义的傲骨永载中国现代史册。为苦难,善良的中华民族立下了正义的标杆。

义愤填膺的我当晚写出了,声援学生,反对诫严,打倒李鹏,还我紫阳《告江西钢厂职工同胞书》的大字报,次日,刷帖在厂区总部最繁华的大礼堂墙上,引得众人围观及一片赞声。此时也惊动了钢厂党委书记张玉明,他派车接我去党委办公室谈话,被我拒绝了。最后来了两个警察对大字报拍照取证,也没有难为我。晚上,我正式组织了一个《江西钢厂工人声援北京学生工作小组》。一夜之间,在厂区显眼建筑物墙面刷满了声援抗议大标语,白天我们照常上班工作,也沒有人找我们谈话。5月22日下午四点,我们一行人,举着声援抗议的牌在厂区总部游行示威。也沒遭人干扰,只因我们有涉及共产党,邓小平。当时的法律赋予了公民有游行示威的权利。六四后所谓人大立法解释到今天就需审批了。

我们在厂区一系列的声援抗议并没有带动多少人,所以决定由我先行北上。实地声援北京大学生绝食抗争,从此再也沒有回到我工作十年的单位江西钢铁厂,至今在外流浪26年。

5月23号晚上在新余乘上了南昌一北京的烈车。踏上烈车的这一刻,我的人生命运不可逆转的改变了,随着时代烈车滚滚遥远北去,我自私的放下了娇妻爱子年迈病多的父母,和一个安逸详和的家······5月26号早上6点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接力绝食学生还在沉睡,我不忍心打扰。我来到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糸帳蓬前,跟一个瘦黑戴眼镜的学生搭话,并拿出身份证自我介绍,该同学立即把我迎进了帐篷,这是我到北京第一个临时的家。这个同学叫郑贞福河南太康人,当时是大四学生,是北京师范大字晁福林教授预带研究生,一个学生领袖。之后我们就有了一段深交。在北师大帐篷内睡了一觉,6O多小时的车舟疲惫一扫而光,下午三点写一纸条建议:联合工人,组建全国团结工会。交北京高自联常委柴玲王丹等人没有回复,很正常,因当时交纸条的人太多了不可能一一回复。晚上看望了绝食学生回到北京师范大学这个临时的家。当时不知道北京有个《北京工人联合自治会》设在哪。郑贞福同学告诉我在天安门西观礼台下一个小院内。弟二天一早我寻去,小院大门口有四五人在在接受工治联工作人员审查决定是否放进院内。我通过审查进入小院,一个年青瘦高穿大码球鞋的人接待了我,我们一阵交流,他握着我的手说:欢迎第一个来自江西的工人代表,我环视周边数十人,有一种上世纪二十年代,中共建党弟一次代表大会的感觉。先行者的自豪感由然而升。这25岁的青年叫韩东方,是当年的工人运动领袖之一。稍后招集我们十多人开会填表。那一天我也第一次见到刘强,赵炳禄,在今后几天中我跟刘强赵炳禄交往的较多。

刘强,身材墩健,满脸透露出一种信念的坚定的目光。赵炳禄,一个典型工人装扮,不修发饰,瘦弱的脸庞更显异常坚定。他俩都是当年的北京工人领袖。北京工自联的成立到6月4日清场不足十五天,是诫严令后顶风成立的。而我跟他们一起战斗生活相处也仅仅只有8天。这也难怪韩东方说不记得我了,我也只做做什勤义工而已。没多久,北京工自联总部遭到天安门管理处驱赶被逼迁到天安门广场西北角,祸福所倚,反而使北京工自联总部更接地气,直接面对每天数十万人流。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闻媒体,工自联广播站播音员吕京花每天播出大量新闻稿件。整个天安门广场,除了北京高自联的高音广播,就是北京工自联的高音广播,在一个共同的擂台向外呐喊,场面尤为壮观。

我每天的工作在工自联大帐篷内做些什勤,每天抽4小时看望接力绝食学生,听高自联广播,收集传单,并把传单信件寄回我原单位,这是我获罪的铁证。常去北京师范大学帐篷内找郑贞福同学交流,有时跟他回校洗个澡再返回广场。工自联大帐篷是我第二个临时的家,小丁是我接触最多的义工,一个帅气阳光的小伙子,东北人,在北京有亲戚,每天都会去一次,吃饭洗澡什么的。

在广场设有饮用水和厕所,我的主食是窄菜面包,有时也吃到市民送来的可口饭菜,面包和矿泉水一箱箱堆放在帐篷内,有些己过了保质期,但哪个年代沒人在呼,照样吃也没见有事,三二天跟郑贞福同学到北师大学生宿舍洗个澡,时间就这样过来了,赵炳禄常在北京各路口巡视工人纠察隊员和市民学生堵军車,我跟他去看过两次,尽管北京下了戒严今,哪时军人和市民学生没有发生冲突,学生和市民以宣讲的形式围住军车。也正是样使大家误判了形势,6月3曰晚上10点多,军人强行由西向东推进,而学生市民向往常一样围车宣讲,突然近距离开枪射杀,多少活鲜鲜的生命,就这样到在我们最信任的”子弟兵“的枪口下······。听说赵炳禄先生后来被捕,出狱后又流亡美国,十年前在美国病逝。在此,我谨向相处八天的战友赵炳禄先生致敬!天堂里有民主。(所有介绍赵炳禄的文章都是赵品璐或赵品潞,当年赵炳禄亲口对我说是赵炳禄,并用白粉笔写下,说爷爷取的名。所以我还是用赵炳禄真实)。

北京戒严令颁发一周后,北京各界大规模的游行没有了。但学生绝食斗争仍在进行,广场每天都聚集数十万人,他们在听北京高自联工治联广播,也聚集到各校帐外听学生演讲,三五一群相互交流。主题标语横幅是争民主,反腐败。最激烈的也不过是打倒李鹏,撤销戒严令。并沒有象中央电视台所说的”他们聚集在一起,谋划推翻共产党······。其实这一切都在平和理性中进行。据说在这场运动中北京的犯罪率下降了百分之八十。

有一天,我得到一个消息,在北京大学核物理糸的教学楼召开一个当前形势的研讨会,我赶会场。参加会议大概二十人左右,都是北京各自治组织派选的代表,北京工治联常委刘强也在场出席会议,主持会议是谢添福先生,对当前形势的研讨,大家发言湧跃,献计献策,最后形成了一个决议。(但诀议没有落到实处,当时,北京很多大小不一的自治组织,很难真正组成统一联盟)。散会后,谢添福请我们在北京大学食堂吃了晚饭,并合影留念。我和刘强一起返回广场工自联总部,路上,刘强不高兴地说我总想走上层路线,我忙解释到,我到北京就是来学习社会大运动的,回去还要向兄弟们传授,刘强听罢点头释然。

第二天下午四点左右,两个学生到广场工自联总部,把一笔记本交给工自联工作人员,并叙述了捡到笔记本的过程,看见在长安街上好几个便衣绑架一青年上车,该青年拼命挣扎反抗混乱中该青年把笔记本扔在地上。汽车向东开走后,两个学生马上捡起笔记本,一翻看是韩东方的笔记本,立刻交到工自联大帐内。得知这一情况后,工自联常委们马上开会研究对策。刘强,赵炳禄,王铁,请华大学教工老李,带着十几名工人纠察队员和我们在场的义工直奔北京市公安局,与数百名学生在北京市公安局汇合,营救声援人员站满了北京市公安局大院。

开始北京市公安局死不承认绑架了韩东方,不同级别的官员出来说话解释。我们就是不信,不断的挥拳呼口号,终于迫使北京市公安局在晚上12点左右释放了韩东方。打此以后,工自联常委们单独外出都配有一纠察队员暗中保护。

民主女神雕像,是六四天安门事件的标志性艺术品之一,高约10米,由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北京电影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北京舞蹈学院等多所院校的共二十多位师生,在中央美术学院工场内仅用四天赶制而成。雕塑内模为塑胶材质,外以石膏灌注整个雕像分四部分于5月30日凌晨3点运抵天安门广场,次日拼装完毕,耸立在天安门城楼南300米处,与门洞上方的毛泽东肖像对望。我当时全程观摩了自由女神像拼装,并协却手架材料传递,当时拼装自由女神像由学生纠察队拉设了警戒线,我说我是建筑架子工,他们放我进去帮忙协助。我问及拼装学生,为什么美国自由女神是单手举火炬?而我们的自由女神却要双手捧举呢?学生回答我,中华民族苦难深重,我们要用双手去高举火炬开创明天的自由。是!今天想来,我们面对的对手是没有底线可言。投一分机,省一分力,自由都将与我们无缘。

1989年6月1日,儿童节,北京高自联,工自联,为留给儿童一个快乐节日记忆,停止了高音广播一天,还广场一个宁静。来往游人争相与自由女神合影,孩子们也学着大人打着V字形手指,留下了孩子们一生最美好快乐,最神圣庄严的一刻。今天他们都成了独生的80后一代,我坚信他们也将成为有独立思想的新一代。

6月1日,也是知识界刘小波,候德健,高兴,周舵。史称四君子绝食抗争开始, 侯德健宣布了他的亚洲的东方一条龙这首歌词要改,大意是,这条巨龙不但有黑头发黄皮肤,也有黄头发蓝眼睛,意指吾尔开希等多民族。四君子做了绝食演讲宣言,又掀起了新的一轮抗争高潮。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四君子,最后一次是6月4曰早上撤离广场。

清场屠杀前的几个晚上,中共派遣许多特务,身藏匕首等凶器混入广场人群,企图制造混乱嫁祸学生市民,为清场做舆论准备,但一一都被理智的学生市民识破,并从他们身上收缴到大量的匕首和凶器。

6月3日晚上,天安门广场民主大学成立,名誉校长是严家祺。校长教务长是张伯笠等学生领袖。我有幸成为第一届民主大学的学生,见证历史我足矣,尽管他只存在了一天,但在中国现代史上却留下了重笔一页。

以上回忆录在我入狱笔录都有记载,这理也只是个框架,社会大转型到来的那天,我会潜心著作,如实记录国家人民和个人历史。在这场伟大的社会运动中,我学了很多,认知了很多,也思考了很多,把很多很多付之践行,无愧的说,我尽力了!人生心灵之旅,无私无欲,朝着坚定的信仰,迈着脚步向前行是没有人可以阻挡的了的!

劳工声援工作室,工维义工刘少明

2015年4月29日

我留个简历;介绍下我自己吧,1958年生,1966年文革一片万岁的海洋中,我8岁写反动标,当时并不是己觉悟了,只是孩童的逆反心理,并影响到我同胞兄弟及十多个孩子效彷。从此我的童年,少年,青年,过上了梦魇般的生活。跟7O多岁的历史反革命及牛鬼蛇神同台批斗,住牛棚,进思想改造学习班。稍有点思想表达时就被老师同学叱责,刘少明你这个历史上有政治污点的人不准乱说乱动。我沒有加入红小兵,红卫兵,也沒入团入党,还被剥夺了当兵当飞行员上大学的资格。12岁学装矿石收音机偷听台湾香港电台,18岁偷渡香港失败,21岁顶替母亲上矿山井下工作,同年11月调江西新余钢厂炼钢厂工人,与刘萍是不曾谋面工友。89在厂搞工运支持学生响应人堪少,遂单人前往北京参与学运工运,(北京工自联填表编号是OOO14号)同年11月在珠海被捕入狱并被江西新余市中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一年,出狱后被剥夺政权力—年,另加管制一年。 分享一个帖子吧! 失败也许是上天赐予你的福!上天为你关闭了一扇门,它一定会给你开启一扇窗。因为它是最公平的。八九后我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讧西省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壹年,剥夺政治权利壹年。九二年偷渡香港在香移民局羁押中心。有幸结识了郑义,北明夫妇,(如今这对一心往前走的伴侣,巳是自由亚洲电台著名的主持人,著名作家。他们两先我一月到达)。经过一个多月的甑别,我被遣送回中国大陆。当香港警察通知遣返我回中国大陆时,刹时,心境趺入了十八层地狱,茫然不知所措,机械的迈着步孑蹬上遣返中国大陆的囚车。从此又经历半年监狱轮转遣返生活后,方重获自由。那时我的儿子还不到四岁。25年来为了谋生我做了许多职业,工厂厂长,老板,工厂主管,报社电视台记者,编辑······,当然都是临时工。也做过工厂什工,保安,绿化园林工,精神病人看护,建筑工地什工等等。25年来—个当年不满四岁的小男孩,如今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后,自由飞往世界各地。成家了,也有很好的职业发展前程。每当我看到这一切。心中由衷的感谢上天给我那次的失败。它为我关上了一扇窗,却为我开启一扇幸.福的门,让我留在中国大路,跟孩子妻子在一起有个原配的家。孩子在我夫妻的教育下心理,生理都健康的成长。我甚为欣慰。失败不是灾难,它经过时间的励炼,是积累的厚福。 我现也是无工作,无收入,但有个家。我老婆经常骂我,刘少明你这个从小坏到现在的人,你还有个家,当年不知你底细嫁给你,你应感恩吧!她十分反对我走这条路,但现在无奈被动接受,近几年的事大 家都知道,为响应天下围城重返天安门,2015年6月,6425逃脱监视,独自一人在广州天河购书中心地铁口游行举牌纪念64被行政拘留十天,新余刘平,建三江,北京丁家喜张宝成,顺德李碧云,李小玲,马胜芬,黄敏鹏,王全平律师,梁颂基,刘远东,郭飞雄,唐荆陵等等都有声援,还参与东莞裕元,深圳奇利田,广州大学城环卫工人,广州出租车,番禺新生鞋厂,深圳庆盛制衣厂,深圳水谷,花都西铁成等20多家企业罢工声援,,,,。我这5O年来被警察录笔录不下百次,抓进派出所也不下5O次,进入拘押场所也有20多次,我很幸运,坐监总计也只2年多一点。我虽没做什么大事但5O年的心路一直在前行。朋友们说,我是苦难的一生,更是幸福的一生!

刘少明,2015年1月

刘少明刘少明2 刘少明3 刘少明4 刘少明5 刘少明6 刘少明7 刘少明8 刘少明9
来源:博讯

阅读次数:2,26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