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何不食观音土?

Share on Google+

我的一东北朋友给我讲过这么个故事,至于他是现实生活中听来的还是书上看来的我就不知道了。东北下岗大潮,丈夫骑着永久载着妻子各处去卖淫,麻麻木木的这么过着。后来老婆去酒店卖淫不知怎么的就给人宰了。公安带他去看,他到了宾馆房间一言不发,后来瘫坐在床上,坐了两下,轻声说了句“呵,真软哈”

中国“丛林法则派”觉得可以用“你不够努力”可以用来为一切问题作结。东北下岗大潮期间工人的衣食无着也可以用这个来解释。

“他们为什么不去做小买卖?”相比沈阳这种大工业基地,下岗潮导致的是整个城市的崩溃,是所有行业的全面崩溃。这时候各位的“开餐馆”“卖衣服”的就业指导建议是完全派不上任何用场的。哪里来的钱进货?就用一年一百多的工龄费去顶,那是最后一笔钱了,孩子还上不上学?贵国福利制度几乎就是零,有个病有个灾卖该的怎么办?要不要留下来救命钱?再退一步豁出去进货了,回来你他妈卖给谁去?这些问题是自认为自己是“强食者”的弱智们不必考虑的。当年在青海菜卖不出去的商贩和饿的低血糖但是兜里一个钱没有的工人常常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一下午。西宁作为一个半工业城市所受的冲击应该远远比沈阳要小,尚且惨剧不断。

“为什么不去北上广?”,下岗大潮刚刚兴起的时候中国的制造业远没有之后的发达,根本没有那么大用工需求,再加上留在当地还有一些可怜的补贴或者一切微弱的人际关系还能提供一些短工机会。出去了可就是人生地不熟完全从零开始。很多工业城市工业结构老化单一,下岗人员不管是年纪眼界还是学习能力也都是全面不合格的,即使广深后来工业用功量跟上这个对他们来说也是很难想象的。首先是年纪,很多加工产业比如富士康的有些生产线一个小时要加工六七百个件,一个件最多只有几分之一秒不用我算给你了吧?一干就是十个小时左右,一周六天。我觉得以很多丛林派的多动和低智是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个工作的。青年五毛们,考个二本不算什么特别巨大工程,甚至不能证明你的注意力会比富士康员工更能保持长时间集中。你能参加和通过高考二本线只能证明你幸运或者你的父母辈幸运,而不是你更聪明或更努力。

以已经发生的事件作为自己经验甚至是智慧是一种脑解体前兆。“为什么不去卖服装”“为什么不去俄罗斯当倒爷”以及“49年为什么不去台湾”这些在我看来都是一类问题。作为一个后人,用全知视角去嘲笑前人的“愚蠢”“懒惰”“害怕改变”是非常可笑的事情。你掌握的信息他不掌握,你接受的信息是经过汇总的,你在当时的那个情形可能会做出更傻逼的判断来。这和穿越回去嘲笑伽里略“黑洞你丫都不知道啊”是一回事。

再谈谈“你吹牛逼吧,我见过的没有一个是因为生计去卖淫的”首先“我见过的”这个话没有意义,就和我告诉你“我见过的从牛屎巷到红沙湾没有一个不是因为生计去卖淫的”这都是没有意义的。当时的情况和你现在在城市夜总会去嫖碰到的那些姑娘们是有很大区别的。拿这个作为证据,你不是近亲结婚产物你都对不起贵达尔文。

国企再低效,员工再不作为,也不能作为推导出国家大面积违约,并且并且完全没有符合人道的遣散政策的做法是合理的。

西宁有很多州驻省办事处,下岗潮之后很多姿色还可以的女工就在办事处附近的空地上聚集,做买卖,卖给州上来办事的。男人大多去打高原工,有关系的去修路,有技术组团的去无人区炼野金,没技术的就是挖虫草或者采石,碰上事故或者灾害这人就再也听不见也见不着了。那些寻买卖女工几乎每个人手上都还有毛衣厂的针线活,定了买卖了就让别的女工看着,去卖,完了再连滚带爬的回来接着织。这群人常常要半夜才散,一方面是怕错过买卖,一方面是家里没钱点灯,这里可以借着路灯晚上接着干。西宁的冬天不比沈阳暖和多少。而这时候赵家老爷在贱卖资产,赵家老爷看着眼熟的家丁们在倒卖资产。而这时候你一个后人回顾来路,顶着别人递给你的“弱肉强食”“你若你有理?”的金子招牌理直气壮?你觉得合适么?

当时哪怕是加工毛衣拿牙刷洗虫草这个活一个人也只能分到很少的一点,不会全给你的,还有别人眼巴巴的瞧着毕竟这么多人下岗呢。我知道的出来卖的下岗女工一个人还需要兼好几份零工的多了去了。所谓“全是懒”真的是一种非常恶毒和愚蠢的指控。有没有不卖的,咬紧牙关活的?肯定有,算她骨头硬。但是你一个后生有没有资格要求别人“骨头硬”或者进行嘲笑甚至谩骂?还是摸摸良心吧。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阅读次数:25,08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