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Share on Google+

与杨天水君虽未谋面早已相知,是诗友、文友和思想同道。天水君对我颇为尊重,多次赠诗与我,为林樟旺案写有《中国警方离文明多远》、《谁是法盲——浙江龙泉市农民林樟旺被逮捕实在冤枉》、《农民林樟旺何罪之有》、《逮捕林樟旺是胡温新政的对台戏》、《专制恶习害了林樟旺》等,是对林案最为关心并为之写文章最多的枭友。

今从邓永亮《杨天水先生已经被起诉》一文中获悉,镇江市检察院以颠覆国家政权指控杨天水,所谓罪证里面有一个非常重大情况:他们指控杨天水先生准备接管现政权,参加了由海内外民主人权人士共同发起的“中国天鹅绒行动”。但是,杨天水先生对他的律师刘路君表示,他不知道有这事,更谈不上参加什么活动了。

“中国天鹅绒活动”是海外高寒等人发起的。据我所知,列入各“机构”的名单都是建议性质的,事前并未征求名单中人的同意。当然也没有人会抗议或声明退出,因为本活动纯属网络活动,颇富游戏色彩,没有人会当真也不可能当真。我也是从网上看到之后,才发觉自己列名其中,具体在哪个机构任什么职务,已经想不起来了。挂名其中而不知其事者估计不少,不仅我和杨天水而已。

后来,“中国天鹅绒行动”举行网络总统大选,我报名参加,获选为“首任网选总统”(非首届,首届总统似乎是万里,是赶鸭子上架而鸭子自己未必知道的),还颁发过好几次总统令呢。副总统是草庵居士,不知是居士清高不肯参与这类游戏呢还是不甘屈居我之下,草庵似乎发过退出声明的。

杨天水事先不知情,事后未参加任何活动,镇江市检察院却控杨天水利用“中国天鹅绒活动”这一游戏准备接管现政权,这不是荒唐透顶么?就算“中国天鹅绒活动”有颠覆中共的危险,就算他参加了这个网络活动,与我相比,他也不过是个小喽罗,我大总统才是首犯呢。中共纵容老枭逍遥,却拿天水开刀,岂非欺软怕硬?还是别有用心?

去年1月,杨天水曾赠我一诗,我的和诗中有“果然天上水,不愧世间豪。夙抱澄清志,甘投黑暗牢。”等句子。杨天水为了澄清中华,裨益人民,甘投黑暗之牢,牢外同胞,岂忍坐视?纵然无补,至少发出一点声音,帮着呼吁澄清一下:首犯是东海一枭,恳请速释无辜的杨天水!

2006-4-24

东海一枭

阅读次数:1,7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