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国标:“西洋远臣”汤若望(上集)

Share on Google+

故宫丽日当空,惊甍如飞,熠熠闪动,金碧辉煌。历史深处传来旁白声:“大约四百年以前,有一个深目高鼻的西洋人,二十多年里自由出入这最高贵最神秘最森严的东方宫禁。他将最精密的西洋钟和望远镜带到这皇宫禁苑,他在皇家禁苑开阔的空场上为崇祯皇帝铸造过火炮;顺治皇帝管他叫‘玛法’,顺治皇帝的母亲,说服洪承筹归顺大清的孝庄皇太后,尊他为义父;他为顺治皇帝亲政游说过觊觎皇位的亲王,他是中国钦天监第一个监正,开中国使用阳历的先河;他官居一品,祖父三代荣受皇封;六岁的康熙帝玄烨继承皇位多亏他直言,甚至康熙帝玄烨之乳名也因他而起……他在古稀之年被判凌迟……他一生不婚,生于泰西,殁于中土,葬于北京……他的美名在中西交通史上千秋永垂,他就是对明清两朝自称西洋远臣的汤若望。”

山海关外。北方的深秋,万木萧索,天昏地暗。
一骑黄尘自天边疾驰而来。
渐近了,但见一员战将身伏马背之上,双腿紧夹马腹……马跑得已经够快,可是看起来仍然赶不上他急如星火的内心,频频策马。
那飞骑奔到眼前了,只见他盔甲不整,满脸血污……
看得出来是从一场恶战中刚刚逃身。战将催马驰过,身后卷起黄尘。

山海关的关楼冉冉浮于天际,隐隐可见“山海关”的字样。
那战将望着关楼,快马又连加三鞭,
无边无际的喊杀声回荡在耳畔。

关外。
清军以铺天盖地之势,人喊马嘶,掩杀明军。
军旗上斗大的“清”字慑人心魄。

关内。
明军官兵如潮水一般溃退,伤残疲累舍命奔逃,倒提枪械,歪打旗幡,辎重迤俪……

一处驿站。
驿站长已在门口备好驿马,手里提着瓦罐,焦急地向驿道尽头观望。
但见那员战将从远处奔来,看得出来已经是人困马乏。
驿站前他勒住马。
驿站长急忙上前扶他下马。
他示意不下马,只要瓦罐。
驿站长递上瓦罐。
他接过瓦罐,一气喝个底朝天,翻身上了那匹备好的驿马,没说一句话,策马绝尘而去。
养精蓄锐的驿马四踢生风,转眼已飞出一箭之地。
驿站长目送飞将,长叹回驿。

夜气笼罩着北京城安定门黑幽幽的城楼,头角峥嵘。
城楼下,过往行人渐绝。
城门上,值更的士兵挑着灯笼喊道:“闭关了,闭关了!”
城门轰隆隆关上。

夜幕里的旷野,一骑狂奔。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32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