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远山:《逍遥游》奥义

Share on Google+

《逍遥游》不仅是“内七篇”首篇,而且是重要性首屈一指的庄学“自由论”。旧庄学不重视“文学性强”的《逍遥游》,只重视“哲理性强”的《齐物论》,结果既无法读通《齐物论》,也无法读通整部《庄子》。

经二十余年一字不敢轻忽的反复研究,我把郭象及其追随者增删、篡改、妄断的《逍遥游》,复原到接近全真[1]:补脱文31字,删衍文5字,订讹文6字,纠正重大误断1处(小误不计)。又把27个通假字、异体字(重复不计)厘正为现代规范正字。若不厘正通假字、异体字,即便司马彪、向秀、成玄英、郭庆藩等治庄名家,也常犯误释“时女”(此时的你)为“处女”的低级错误。业已通用之专名,如“逍遥游”之“游”(正字为“逰”)、“藐姑射”之“藐”(正字为“邈”),则不予厘正,一仍其旧。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58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