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爱宗:适应着生存——8月11日开始的这一周

Share on Google+

去年8月我作为记者因采访报道杭州萧山一群体性事件被指不善意,获轻度违法结论,失去自由一周。今年正好一周年,下文正是我的公民感受。

8月11日的晚上,是一个饥饿的晚上。平时的这个时候,你或许不会觉得饿,只是养成了到吃饭时间就吃东西的习惯。可这晚,我却不是这样想,我甚至把吃饭当作大水中抓住的一根稻草,一根“安慰的稻草”。

当时,我口袋里还剩下三百多块钱,足够请三位与我同行的穿便衣的先生吃顿饭。杭州的物价不贵,所以我不担心口袋里的钱多钱少。可是,碰上他们也就用不着我客气了,因为这口袋里的钱就根本花不出去,我已经没有随便花钱的自由了。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3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