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茛:迷失在1966(长篇小说·上部)(下)

Share on Google+

十九

这天上午,刘义呆在家里和两个妹一块糊火柴盒。

他坐在饭桌上面向门的一方,给外盒贴商标。刘琼、张惠也做同一道工序。桌面上堆放着已晾干的外盒。各人面前放着一沓商标,用蘸上浆糊的小刷子揭起一张贴在外盒上,丢到旁边的簸箕里。

刘琼、张惠做得又快又好,轻轻一点便把商标揭起来。刘义则往往要来第二遍,有时用手揭开沾在一起的商标。几个人默默地做着,没有谁说话。糊火柴盒是刘琼、张惠的事,刘义只是偶尔帮帮忙。刘义不喜欢这捞什子,挣不到两个钱,却耗时占地。自从家里糊上火柴盒后,所有的东西都派上了用场。簸箕啦、竹兜竹篮啦、草席啦、洗澡盆啦,里里外外都堆满了火柴盒。

院子里还有两家糊火柴盒的,还有拣猪鬃、打鸡肠带、上铁工厂炭灰包上捡炭渣的。这段时间没上学的孩子们都想到要挣钱了。刘芹选择了糊火柴盒。她上居委会开证明,去火柴厂领料,调浆糊啦、晾晒啦、用谷草打包啦,都是她一脚一手在操办。她把一家人都动员起来了。刘义尽管老大的不乐意,但逢上送货的时候也不得不担上一大挑。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