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茛:迷失在1966(长篇小说·下部)(上)

Share on Google+

三十二

钟文敏神甫和唐毅中神甫被逐出教会后,在外面租房子住了下来。像其他几位神甫一样,他俩已失去了舒适的住宅、财产积蓄和每月的工资,连投亲靠友的门路都没有,遂与居委会的牛鬼蛇神为伍,靠下苦力自谋生路。

两人都四十四五岁,正当壮年。但对搞体力劳动来说却是半途出家,要练就出下苦力的无产者的铜筋铁骨还需经历一番磨难。刘义在工地上碰见他俩的时候,两人已先后锤过道渣,上过载,上砖瓦厂挑过砖,两张脸都晒脱了皮,手和肩上磨起了老茧。

劳动锻炼已使钟文敏神甫在舒适的独身生活中渐渐发福的身体消瘦了一圈。钟文敏神甫虽然管理香蕉林、在农场参加劳动,但一年下来总共也不过几周时间,而且有益身心,不成其为负担,与现在的劳动不可同日而语。他身体结实多了,身上的脂肪转换成能量在汗水中耗竭,肌肉不再松弛,皮肤晒成蟑螂般的红褐色。他像年轻人一样穿着果绿色的圆领汗衫,上松紧的青短裤,下苦力的人穿的草鞋。相比之下,唐毅中神甫的西式短裤和凉皮鞋就显得有点不合潮流。尽管凉皮鞋已经破旧,里面没有套袜子,西式短裤也用一根鸡肠带扎着。他上身穿着件黄卡叽翻领外套,从袖笼接缝处拆卸了衣袖当背心穿,膝盖上套着护膝。

钟文敏神甫虽然在穿着打扮上比唐毅中神甫更入流,但却要阴沉得多。唐毅中神甫古里古怪,戴着一副知识分子的眼镜,皮肤也好像拒绝变成劳动人民那种颜色,再怎么也晒不黑。但他脸上挂着笑容,和周围的下苦力者有玩笑开。钟文敏神甫则一副忧郁的面孔,他和别人保持了一段距离,连话都难得说上一句。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9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