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中国的主人(二)

Share on Google+

第二集

旁白: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新的一天只是意味着旧的一天已成过去,黑夜变成了白天。然而,对于部分荆宁人而言,却一直在黑暗里度过着。处于黑暗中的谭振东怎么也想象不到,他会在看守所重新接受启蒙,而这启蒙竟将尾随他的一生。曾经叱咤风云的黑社会老大邵昌建,正以他独有的方式,给这位全身都流淌着热血的青年换血,将他骨子里的那种天真与虚幻渐渐消化掉,就如软软的胃吸收坚硬的骨头那样,将其化成可消化物质,并吸收进人的四肢毛发和五脏六腑。谭振东越来越清楚地看到来自自己对自己的恐惧,那种心慌缭乱却又急于找到某种答案的冲动,蔓延于他身体里的所有细胞。他想象着:天一亮之后,我可不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人?

1.2009年5月18日。Time:08:03.看守所会见室。

(早晨。叶雨晨泪流满面,谭振东勉强地笑)

叶雨晨:笑什么?你还笑得出来?我都急死了,真后悔嫁给你这么一个人。还笑?

谭振东:这叫豪迈人生。没多长时间我就能出来。那些村民放出来了吗?

叶雨晨:我才懒得管那些事情,我讨厌政治。你知不知道?我怀孕了。孩子需要爸爸。

(谭振东由惊诧到兴奋,由兴奋到哭泣,重重地捶打着玻璃窗)

谭振东:快……快点生啊,好……好好地生。最好,一下子就生双胞胎,一个是男孩,一个是女孩。男的叫子东,女的叫子晨。对,这名字挺好。

叶雨晨:真拿你没办法。我一个堂堂的画家,居然嫁给你这么一个三天两头就坐牢的老公。玩行为艺术呢?你在里面还住得习惯吗?

谭振东:哎哟,天寒地冻,饥肠辘辘,果不服食,衣不蔽体,真是国歌里“饥寒交迫的奴隶”啊。正所谓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凄凄惨惨戚戚。

叶雨晨:老公,我等你出来。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59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