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建辉:等待另一只鞋子·一直向北走(下)

Share on Google+

第二个标题:《一直向北走》

镜头三十五:一座监狱。在青山之间。高高、厚厚的围墙。围成了一个句号。
是一句话的终结?还是一次生命意义的终结?
老男人在一间牢里,低着头。看上去很疲惫、很累。他的手上拿着一张纸。镜头像是懂得我们的好奇一样,一直向纸里钻去——特写——一张判决书,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二十二年”四个字。
老男人看着手中的纸说:“我不是有意的。我送给毛主席采阴补阳的不是破鞋,而是一个处女。我的女儿,我还不清楚吗?”
“是那些不想让毛主席万岁的人在陷害我。他们才是别有用心。是他们设计害死了我的女儿,而后再栽赃说我的女儿怀孕了,是一只破鞋。我的女儿绝对是一个黄花闺女。”

(分镜头:在银幕的左上角一个红框,里面是一副毛主席画像;在右下角一个粗粗的黑框,里面摆放着一只破烂的鞋子。)

分镜头一晃而过,像是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老男人又出现在画面中,这时从画面的外面硬生生的砸进来了一句话:“妈的,找打呀。快,下地干活去。”

全文在此

阅读次数:17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