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桂华:素未谋面的朋友——两位同龄人

Share on Google+

(一)

俄国老资格流亡作家,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蒲宁写过一篇文章:“素昧平生的友人”。

“素昧平生的友人”,这一称谓使我心动。

是啊,我们有过多少朋友,群居终日,东拉西扯,言不及义,无所会心,也诗酒议论,也杯盘叮当,可散场后细细思量,想说的没说,说的没意义,努力说出的既不到位也不诚恳,拍肩膀摇头晃脑大笑的又把意思完全弄反了。

可我们又有过多少次这样的经验,随便拿起一本书,翻开一页,打开电脑,点开一个论坛,突然,一段话,几个句子,就跃入我们眼帘,击中了我们的神经末梢,令我们震颤,感触,联想翩翩,继而微笑,点头,赞赏不已,倘若再年轻几岁的话,我们就会拍案叫绝,仰面长啸,绕室三转而后止了。写下这些文字的作者,或许相距不远,更可能远在天涯,遥隔时空千万里、数百上千年,可在我们的灵魂相遇相应这一刻,我们早已在内心将其视为朋友和知己,尽管我们素昧平生,尽管我们永无相识相见的可能。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3,2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