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回顾与思索——独立中文笔会十周年杂感

Share on Google+

07年是我第一次参加国际笔会在香港举办的5天活动。那一年的国内大环境比今年略微宽松。开完会后,有的平常比较活跃的海外会员,还能顺利地从深圳罗湖过关进入内地。但时过境迁,现在的监控强度较往年而言,已然为烈。

其实,一群只会挥舞鹅毛笔杆子的文人墨客,如何能撼动一个强大到维稳经费都超过国防开支的威权政体?何况开会地点还是选在国中之国的香港一隅。但中共的道义虚弱注定了它会对一切风吹草动的非“稳定”情绪,都会显示出过度紧张的神经质反应。正因如此,这才导致了这些年包括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在内的许多文弱书生,竟先后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锒铛入狱。其中最知名的,当属前会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博士了。

我跟他的一面之缘,还是在他被捕前的07年夏天。记得那天晚上,我在北京约他出来见面时,刚刚坐下就问他身后是不是带了尾巴?他语含波浪起伏的长短音节告诉我道:“这——一年里,还——算是比——较宽松的,基——本上对我没——有多少特——别的限制。”我当时还有点不太相信他那过于自信的感觉,迅速扫视了一下我们周围是否可疑的身影。但在深夜零点时分这个空空荡荡、灯光幽暗的咖啡厅里,确实只有我和他两个人了。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3,88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