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泪之谷(一)

Share on Google+

天地都要像衣服渐渐旧了,
你要将天地卷起来,像一件外衣,
天地就都改变了;
唯有你永不改变,你的年数没有穷尽。

——摘自《圣经》

只有在一个荒谬的国度里,才能产生这样荒诞的故事。

这是一个遥远而古老的世界,一个被美丽光环掩盖下的丑陋的世界,一个光怪陆离神秘莫测的世界,一个只有用内在的眼睛才能看清其本质的世界。

幸运的是,上帝给了我这样一双眼睛,它是如此奇特,如此与众不同,让我看到了别人无法看到的东西。不仅是我的双眼,就连我自身,似乎也很特别。我身在这个世界,似乎又不属于这个世界。我觉得自己一直倚在遥远的天边,凝神注视着这个熙熙攘攘、生生不息的滚滚红尘。无论身置何处,我总是情不自禁地陷入沉思状态,总是两眼直直地盯视一处:游人如蚁的街衢,古旧斑驳的老墙,奔流不息的逝水,自生自灭的花草,滑过天际的飞鸟,深不可测的虚空……

何年何月何日,我开始养成这样一种习惯的呢?每当夜阑人静时分,我总会站在自家的窗前,凝视着下面空寂的街道。每到那时,我的头脑异常清醒,没有丝毫睡意。我不记的是出于何种目的,我独自伫立窗前,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但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有一种未知的无形力量,把我带到窗前,钉在那里。那既是一种引力,又是一种推力。好像有人牵着我的手,好像有人推着我的背,好像有一种无声的话语在对我说:“你站到窗前去。”我似乎心甘情愿地服从了这样的安排,往窗前那么一站,就站了好几年。

“你不要动,就这样站着,看着窗外。”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53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