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泪之谷(二)

Share on Google+

现在,让我们再回看那个人。那个人两手抄在衣兜里,在路边的台基上站了一会儿,然后把头缩进衣领里,开始穿越马路。他迈着大步,低着头,仿佛在沉思。这时,一辆汽车急驰而来,司机发现他时为时已晚。虽然响起一声尖啸刺耳的刹车声,他还是被撞飞起来,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后,摔到对面的人行道上去了。我被惊骇住了。肇事汽车虽然停了下来,但没有下人,而且很快逃离了现场。当我惊魂初定,醒过神来,第一个反应是,赶快去救人!我冲出房门,以最快的速度沿着楼梯向下跑去。我的响动是如此之大,仿佛整座楼被我撼动了。一定惊醒了楼道两边的住户,我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恶声大骂。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救人要紧。我一手钩住扶手,急冲冲地跑下旋转楼梯,冲出大楼。街对面的人行道上,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像是还在蠕动。我拚命地奔过去,但一看见那东西,顿时傻眼了:原来是一件破旧的没人要的衣衫!天起微风,正吹拂着蠕动。你们可以想象出,我站在那里,是多么的迷惑啊!我看到的那个人,难道真得是幻影吗?我拣起那件被人丢弃的破衣服,仔细地察看着,想从中找出生命的痕迹来。它看上去只是一件人们穿旧了弃而不用的旧衣服,上面没有一滴血迹。只是刚才被汽车冲撞后又增加了一处新撕裂的小口。也许是因为受了潮气,也许是它上面附着我们看不见的未知的东西,它比一般的衣服沉重的多。我也回想不起这件破衣服,那个人似否穿过它。不瞒你们说,我患有严重的健忘症。我手拎着那件破衣,迷惑地看了很久。也许他穿过吧,我想,也许他刚才就穿着这件衣服,只是我没太注意罢了。我提着它,像提着一个未解的谜团,提着一只从未见过的怪异的生物,怅然若失地回家去了。

我把那件衣服挂在墙角的衣架上,躺在床上凝视着它,想象着刚才发生的奇异的车祸,一夜未能入睡。从此,我让那件衣服一直挂在那里,好让我每天能够看到它,让我从一团乱麻的思绪中捋出个头绪来,找到它的来龙去脉;好让它显现出本来的面目,让它静候着它的主人的到来。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3,0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