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山:掏粪

Share on Google+

(一)

队长叫我赶牛车去积肥。有人不无妒嫉地说:这是个‘肥缺’呵。真他妈的够‘损’的了。

让人羡慕的是逃离受人监督的劳改队伍,有须臾的个人自由空间。其二到场部所在地狮子滩,有机会去背篼市场,买点解救饥饿的东西。我看中的是前者,每月只有7.5元生活费的我,岂敢去赶场。有的说:逛一转也是享受,我觉得无钱无粮去赶场是活受罪。

而且要求每天拉回四挑(8只木桶)人粪,不轻松。只有场部后面的公厕和狮子滩养猪场可以去积肥。场部不设菜地有各生产队送来,无需肥料。即或有人要想挣表现爱护“公物”干涉一下,只是吼吼而己。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6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