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山:临界地狱与天堂之前的呐喊

Share on Google+

我回城治病,胡诃和她的大姐胡甫林来看我,后面跟着一位仪表堂堂的男士。

她大姐在长寿湖与我是难友,无须介绍。只介绍后面的男士给我:“这是程敦荣,大姐的新任丈夫。重庆科技情报所的翻译。”胡甫林紧接着加上:“同案犯,老右。”

我与他点头、握手。他文质彬彬,讪然一笑。从此,我们相识了。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