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我有一个梦,关于刘霞的梦

Share on Google+

我终于又能跟刘霞通电话了,这是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来之不易的第三次直接对话。

说来也怪,尽管“刘晓波”这个名字早在25年以前就开始永驻我心——对于当年那个刚刚手抄完《河殇》解说辞的不满17岁的少年来说,在广场血腥弥漫之时听到他的名字就如同醍醐灌顶——但我在2013年之前从未梦到过他,直到中国新任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向全国人民发出了“做梦”的号召。

我终于在2013年8月4日响应号召,生平第一次梦到刘晓波:刘晓波跟一个我记不清名字的朋友在一个亭子里喝茶,我跟晓波说了会儿话,他仍如入狱前般涉猎广泛所知甚多,甚至还有雅兴欣赏亭子周围的绚丽风景,我跟着拍了几张照片。梦中的晓波,还是那么洒脱。

而更奇怪的是,一个星期后的8月11日,我又梦到刘霞:刘霞有了手机,跟我通了话,但我却完全不记得通话内容。一两个月后我还梦到过一次晓波或刘霞,现已记不清具体时间和内容。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7,19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