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瑞:《境外西藏》自序

Share on Google+

此书将于2012年3月10日出版。更多信息将在近期公布。——朱瑞

我最大的惊讶,莫过于看见印南西藏流亡社区的那些住宅,别墅一般,有的两层,有的三层。家家门前有经竿,风马旗舒展,屋内有佛堂,酥油灯闪烁、藏香缭绕。每个社区,还都有一个公众诵经殿堂。人们承继着祖辈的虔诚和西藏特有的生活习俗,像是在这里生活了千年。谁会想到,岁月流转,也不过是五十年,谁会想到,五十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芜的原始林。

不能不联想到,我在被“解放”的西藏见到的一些情形。那是2000年左右,在西藏的乡下,甚至人们不敢说出达赖喇嘛尊者的名字,只能把尊者的照片,深藏在胸口,为了信仰,为了像祖辈一样生活,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那些乡村,始终没有自来水,人们只能到村头的小河去背水,也没有电,只能点柴油灯。交通也很不便利,进去了就出不来,出来了,又不知什么时候能找到车,再进去,包括被开闢为旅游胜地的珠穆朗玛地区,我曾被困在那里许多天,承受着高海拔的考验。

不久前,我看到一部录相《西藏牧民的权利》,才发现,不仅西藏的乡村,连西藏古老的游牧文明,也正在被中国当局野蛮地破坏和毁灭,仅在2010年,就有20万西藏牧人,被强迫迁移到贫瘠的异地它乡,落户到贫民窟式的公房居住,离开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肥沃的草场……同时,西藏的自然资源被抢劫,神山圣湖被“开发”……

这就是一个自称“先进”的中国,对“落后”的西藏的“解放”。也是一个民族对别一个民族的同化,是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的殖民。

人类社会,在本质上,没有先进与落后之分,只有相同与不同、文明与野蛮之分。那么,一个道德文明早已崩溃的共产社会,到底给西藏文明带去的是什么?

仅以阿坝为例,2008年以后,这个地区遭遇没完没了的灾难,自焚事件不断发生。西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被奴役着。因此,每个自焚的人,都提出了同样的愿望:让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让西藏获得自由。

另一方面,达赖喇嘛尊者带领他的子民,已在西藏境外,建立了一个井然有序的西藏世界,一个根深蒂固的民主政体。而这本书,主要展现的,就是我在西藏流亡社区的所见所闻。比如,印度南方西藏流亡社区普通人的生活、印南北方达兰萨拉流亡政府的公务员们对解决西藏问题的期待、我亲历的达赖喇嘛尊者的讲法和讲演、蒙藏高僧大德,比如美国蒙藏文化中心尊贵的阿嘉仁波切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以及我对境内阿坝格尔登寺面临困境的切肤之痛。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76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