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瑞:史料珍存,声文并茂——RFA张敏《记录红色中国》

Share on Google+

张敏:记录红色中国

中共建政以来,殚思极虑把红色中国每一次祸患灾难都乔装改写成喜剧颂歌,欺騙误导中国人,甚至全世界,以求加固这个非法政权。六十多年来,中国人被囚禁在阻挡信息自由来往的“墙”内,一代又一代人从小被迫接受一轮又一轮洗脑,难以逃脱各种闪亮巧妙、指鹿为马谎言的迷惑与围困。一些人因不了解历史真相而自我陶醉,至今还在不分青红皂白地颂扬红色暴君暴政,敌视宪政民主制度.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女士,十五年来以她特有的对真相的执著追问和敏锐捕捉,通过越洋访谈与短波广播,记录红色中国重大历史事件当事人即时受访与往事回忆。这份记录,向生活在新闻封锁高墙内外的听众,提供了很多被中共当局禁止传播的事实,展示红色中国的本质,有力地击碎谎言。应该说,其中不少信息是颠覆性的,促使人不得不重新审视思索曾经发生的一切。

张敏女士所作的采访录和主持制作的节目,如今编辑成多卷本《穿墙的短波》丛书。第一卷《记录红色中国》于2012年10月由香港溯源书社出版。

本书特色之一是,书中记录的受访者谈话都有声音存底。有些篇章附注了目前可在网上搜索到的声音文件链接,方便读者下载收听另存声音版,随书还附送两小时节目选听光碟。听声音,看文字,记录更显真实生动丰满,亦表明本书文字与原播出声音文件之关系。故此,该书可谓一部极为珍贵的口述历史。

当事人见证红色中国的罪恶

中共建政后,人们记忆中的大事件,如韩战,即所谓“抗美援朝”、“大跃进”、“大饥荒”、“反右”、“文化大革命”、八九“六四”等等……书中都有记录,还有同类书籍较少涉及的“知青的世界革命梦”,以及那个畸形时代的婚恋等等。

每一时期,红色政权开动宣传机器,红色御用文人都如过江之鲫,八仙过海,各种宣传画、报章书籍、戏剧歌曲……铺天盖地,遮天蔽日。日久天长,这种一面倒的红色宣传,也确有水滴石穿功能,会潜移默化地在人们头脑、心理、精神上穿出千疮百孔,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丧失正常判断力,变成头脑和思想残缺者。

读新书《记录红色中国》,张敏女士通过对当事人和历史研究者的采访,探寻这些影响中国人命运的历史事件的总体脉络与某些重要细节。于一问一答中,让事件的原貌和本质在忠实负责不加雕饰的记录中逐渐展现。

显然,张敏女士对采访题目与对象的选择,经过深长思索斟酌。仅看采访对象,都是当代重大事件亲历者、知情人,他们讲述的往事呈现出时代缩影。例如,两岸三地知名记者陆铿、历史见证人郑念、刘宾雁、林希翎、方励之、许良英、丁子霖、鲍彤、林昭胞妹彭令范、陈光诚等等。又如研究者,有曾参与起草“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的阮铭先生、著有《阴谋》和《人祸》的中国现代史研究专家丁抒博士、“文革”研究专家王友琴博士和宋永毅教授……

该书第一辑《红色中国的足迹》首篇《从韩战到“大跃进”》,揭示那场欺騙中国百姓多年的“抗美援朝”真相。所谓“抗美”,其实是与联合国军作战。自那时之后,中国与西方的联系中断了二十多年。阮铭先生分析:(中共政权)“在朝鲜战争这样的战争气氛下,自然走向极权恐怖主义,后来的‘镇压反革命’,大量杀掉地主,枪毙‘反革命’,还有‘三反’‘五反’‘斗资本家’,都是在这样一种战争气氛之下越来越严重……”

由此看出,这个政权从一开始,就露出血腥杀戮和反人类本质。然而,有多少中国人,或在那些花言巧语之下被埋葬,或始终被蒙騙和利用。

在《记录红色中国》一书中,《上海生与死》作者郑念受访讲述的故事,可说是惊心动魄。一个孱弱无辜的知识女性,只因合法地为外国公司工作过,“文革”中就被关进监狱,长达六年半,而她那唯一的妙齡女儿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活活打死……

文革研究专家王友琴说:“记住这些死者的名字,表示我们对每一个人生命价值的尊重,也是为了让我们每一个活着的生命能够得到平等的保护。”“作为历史研究,首先我们应该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正视事实,这最重要,没有理由隐瞒这些事实。”

从《记录红色中国》一书所记录的诸多事例看出,那个时代只要有毛泽东撑腰,就可以任意打死人,不被追究。那么毛泽东是怎样一个统治者呢?不必主持人再作任何评论,读者(听众)心中的答案自然会渐渐清晰———毛泽东是与人类文明对峙的暴君。了解这些被尘封的史实、获取这些被“防火墙”阻挡的信息,也许会使那些毛泽东的崇拜者们醒悟,只要他们不想装睡。

《记录红色中国》一书含括的受访人物与所涉事件,横跨中共统治的六十多年,从中共建政早期直到八九“六四”,以及对维权人士陈光诚等人的迫害。读者从中不难看到中共建政后这些灾难的连续性,同时警示灾难不会停止的必然性。

声音与文字并现

阅读往事,难免与当时的历史有距离感,尤其对于年轻读者。《穿墙的短波——记录红色的中国》一书附有DVD声音光碟,含某些受访者声音与历史事件现场实况录音,使人物与场景再现。

读到书中《“红八月”————毛泽东与“红卫兵”的暴行》一节,播放此书附送的光碟,随着当年的实况录音资料,来到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的北京天安门广场,那尖利刺耳的狂热欢呼声与林彪、周恩来、陈伯达拖长声音讲话推波助澜的官腔交替,显得尤为恐怖,也很滑稽。

今天放听,不禁想到,在那个时代,为什么全国上下会心甘情愿被毛泽东和这个红色政权愚弄,陷入盲目崇拜,万众趋之若鹜,上演这堪舆希特勒时期相比的一幕。

奥地利著名作家茨维格曾在《昨日的世界》中,描绘过二战之前他在德国旅行,看到那些被激动起来的人群的情景,他说“看吧,这些人们并没有从一战中吸取教训,又被希特勒政权所蛊惑了,人啊,是多么容易疯狂”。他当时的孤单和沉重,甚至绝望,是可以想像的。也许正因为如此,他后来才选择离开祖国。

史上并不鲜见,在这种情况下,那些走在人类精神前列的思想家是何等的孤立,被一个不正常的社会所排斥,以至会身陷囹圄,饱受非人折磨甚至杀害。可以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就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红色恐怖”,那是一个绞杀自由思想、不允许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思想景觀存在的时代。

从张敏女士对林昭胞妹彭令范长达数小时的采访中、从对遇罗克的弟弟遇逻文的采访中,已经把这些精神先驱思想闪光与生命蒙难过程,栩栩如生重现在我们面前。读后不能不静思,六十多年来,中国有多少真正的思想者,被扼杀于表达之初或发声之前。

所以,刘宾雁先生,这位中国著名异议作家对采访者张敏感叹:“在我的内心深处,老实说有时候安静下来,我是很想写一部小说。总觉得中国这样多的苦难,应该是有一部作为真正无愧于这个时代,无愧于我们人民所遭到的这样一些灾难……”

从声文并茂的《记录红色中国》里,随着张敏女士稳定的声音,简洁的语言,一环紧扣一环的问题,听受访者声情并茂的回忆与讲述,读者和听众穿越信息封锁和思想禁锢的高墙,窥见这个人类文明史上少有的红色疯狂时代如何扼杀思想先驱,愚弄劫掠百姓,剥夺民众权利。

珍贵的口述历史

这部涉及红色中国六十多年里若干大事件的访谈辑录,从纵向和横向两方面,突破中共官方编写歷史与宣传口径的一元性和壟斷性,也给予那些曾被忽略的階層和社群以表达的机会。

当年赴朝老兵薛先生在接受张敏女士采访时,提供了这样一个秘密:“我那时还在学校,由于家庭困难,上学也上不好。后来国家号召‘上军事大学’,自己就积极报名,参加到部队。那时候,被送到‘老闷罐车’里头,‘咣咣咣’家伙五天五宿就载到‘三八线’,脑子发懵了。一看这不是‘军事大学’,弄到山顶上去了,到外国去了。也害怕,想不通,认为领导好像是騙人。说是上‘军事大学’,怎么弄到战场上来了?”

这些极为宝贵的第一手资料,清楚再现了红色中国政权对弱势群体和无助个体的欺騙利用。书中还有对大寨“铁姑娘”郭凤莲、“大庆铁人”王进喜的大徒弟王作福等人物的采访……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理解红色中国的新角度,新视野,也为历史研究者提供了很多重大事件亲历者自述的原始资料。

与绝大多数出生在中国大陆的人士有所不同的是,张敏女士明显地超越了中共惯用的语言和思维体系,平静勇敢地以新闻专业工作与历史视角结合,向读者和听众展示了红色中国的史实。

迄今,《记录红色中国》一书中,接受过张敏女士采访的几位历史见证人,已相继离世,如陆铿、刘宾雁、郑念、林希翎、方励之、许良英等人,他们一生的经历、经验和思考,留在节目录音、网上文字和纸媒书籍中,更弥足珍贵,《记录红色中国》一书,也就越来越沉重和意义深远。

2013年2月完稿于达兰萨拉

首发《动向》(略有改动)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3年3月16日星期六

阅读次数:75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