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虹:为民请罪的高智晟

Share on Google+

在中国漫长的专制统治的历史上,能够舍弃生死、大义凛然、为民请罪的人物极其缺乏,可谓稀若晨星。我从来将此类舍生取义、为民请罪的忠勇之士,视为上天因怜悯苦难苍生而降临人间的至仁至义的天使,是中华民族之血脉虽遭万般磨难仍能绵绵不绝、顽强生存的道义根基与最后企盼!

宋代的包拯算一个。包拯,字希仁,庐州(今安徽合肥)人,嘉佑元年(1056)年十二月,朝廷任包拯权知开封府,他于次年三月正式上任,至第三年六月离任,前后只有一年有余。但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以谦洁著称,执法严峻,不畏权贵,把号称难治的开封府,治理得井井有条。敢于惩治权贵们的不法行为,坚决抑制开封府吏的骄横之势。由于包拯在开封府执法严明,铁面无私,敢于碰硬,贵戚宦官也不得不有所收敛,听到包拯的名字就感到害怕。儿童妇孺们都知道包拯之名,亲切称呼他为“包特制”。开封府广泛流传着这样的话:“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用阎罗比喻包拯的铁面无私。

明朝又出了一位海瑞。海瑞,字汝贤、国开,自号刚峰。海南琼山人。嘉靖45年世宗皇帝迷信道教,讲究长生之术,不理朝纲,以死上疏,条奏《直言天下第一事疏》,触怒皇帝,被罢官入狱。世宗皇帝死,穆宗即位,恢复海瑞原职,改任兵部武库司主事。隆庆元年调尚宝司任司丞,后升审谳平反冤狱的大理寺寺丞、南京有通政。隆庆3年升金部御史巡按应天。此期间,他黜贪墨、搏豪强、整治宿弊,使权豪势宦敛手屏息,同时也触怒权贵,遭到打击,被劾去职,郁郁离世。

但是,这二位彪炳青史的先贤只是封建专制体制内的“大忠臣”,他们虽有吊民伐罪的一腔热血,但他们的本意却是为了维护他们“恩主”的江山社稷,延续封建皇权的对黎民百姓的黑暗统治。揭开披在包拯与海瑞身上的那一件“为民请罪”的缕金外衣,我们看到的正是中国文人身上“忠贞谏死”的千年锢疾。

放眼世界,在印度殖民主义统治的苦海中,走出来一位伟大的甘地,他所发起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给古老的印度次大陆带来了民族独立与自由民主的曙光;在南非种族主义的漫长黑夜里,走出来一位坚贞不屈的曼德拉,为了黑人的人权与自由,他甘愿把牢底坐穿!17年后曼德拉重获自由的一天,便是南非黑人获得自由平等基本权利的开始;在斯大林极权魔爪下的波兰与捷克,瓦文萨和哈维尔挺身而出,敢于挑战苏东集团的泼天淫威,不畏镇压、不惧坐牢,用高尚的道德勇气和民主理想唤醒民众,揭露罪恶,从根本上动摇了共产极权对波兰、捷克乃至整个东欧的法西斯统治,推动了人类历史上最值得称颂的东欧自由化、民主化潮流,给波兰和捷克人民带来了光明与福祉!

当代中国也已到了诞生甘地、曼德拉、瓦文萨和哈维尔的时候了!对于一百多年来在黑暗苦苦求索、无数次倒在反动专制机器镇压下的中华民族来说,对于半个世纪以来为坚持真理而奋不顾身、前仆后继的仁人志士、信仰人士、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民间知识分子和体制内的正义人士来说,对于惨遭杀戮的8千万亡灵和千千万万正在忍受无比煎熬的苦难同胞来说,高智晟出现的意义和重要性,怎么估计都不为过。并且,高智晟作为中国当代苦难的象征与良知的代表,他的出现,可以让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民主国家看到、找到一位极具正义号召力、人格感召力的标志性人物。中国人民同仇敌忾、万众一心力拼自由民主前途的伟大斗争,也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旗手和领袖!

高智晟先生已经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时代赋予他的历史使命。前不久,他身体力行前往山东临沂,声援被当局非法关押的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受到暴力殴打。他说,作为这个时代的一名普通中国人,我已经历了太多的血腥和暴虐。中共的野蛮专制统治在过去几十年里,在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上持续制造出今天人类永远无法历数清楚的血腥和罪孽。虽然作为具体的个体,我本人及我的亲人,同样遭遇过了在不同阶段的、以不同形式加诸在我们头上的屈辱,但这次的山东之行所亲眼目睹亲身经历的中共统治的邪恶及纯粹的流氓暴行时,在我的内心仍产生了前所未有过的哀痛和震撼。

因此,高智晟作出了深刻而清醒的分析:今天的中国又到了一个至为关键的历史阶段。我们正以我们的理性和坚韧,以承受苦难的勇气,向压迫和非正义的反动统治者持续表达着我们的鄙视、不合作及从压迫和非正义和平过渡到自由、民主和公义的全新社会的决心!今天的中共,仍极端敌视中国人民对自由、民主、法治和宪政这些人类社会普世文明价值的和平追求行动。仍公开以一切邪恶和卑劣的手段,维持、且欲永久性的维持着今天这种反人类的高压统治。由于最近几年来,中共反动统治集团在各地的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罔顾人类文明的基本共识,以维护其“稳定”党权和“稳定”掠夺人民财产的秩序为核心,公开的、不断的制造着惊骇人世的暴行。六四屠杀17年之后的今天,中共反动势力对其惊骇天地的血腥暴行不仅无丝毫的反思,反而更加的肆无忌惮!这次的山东临沂之行,我们再次真切的看到及切身感受到了中共反动势力人性的顽劣、无耻和他们在这个社会里完全的无法无天。

综观今日的中国社会,已形成了两大搏弈阵营:以中共内部维持极权专制统治为核心目的反动势力阵营,和已彻底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不再相信中共反动势力,内心不再存有丝毫恐惧,且愿为彻底摆脱这个古老民族苦难而舍弃一切眼前利益的一部分中国人。这一批人士由他们长期的承受苦难的共同经历,和对人类普世价值的坚持与捍卫,已形成今天的坚不可摧的中国人民维权抗暴运动阵营。根据当下双方持续搏奕已形成了的总体态势,国内维权运动已到了一个必须清醒认识和现实的面对的时候了。

面对这样局势,高智晟告诫人们,维权抗暴运动若不明确我们的核心目标,仍继续不愿正面、公开表达自己的坚定,不仅将是中国人民维权抗暴运动历史性价值的严重缺损,今天被视作是国内维权运动领军式人物的一大批中国人,将来是承担不起这样的有涉整个国家、民族命运责任的。未来的历史不仅仅是会回过头来责怪我们,今天的历史更会无情的惩罚和抛弃我们。

高智晟说,中国维权运动此前明确的目标是争权利。这种诉求在它的初始阶段是有足够的存在理由的,但中共内部的那些反文明势力近年来,尤以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们以持续的、坚定的邪恶及卑劣手段表明着他们的清晰立场,那就是:想通过文明、理性和平的法律手段来达到维护权利的目的是此路不通。

高智晟已明确提出了推进维权运动目标的两个途径,即:非暴力化、街头运动化。他说,中国的维权运动至今天,确实应当适时准确地研判形势,抛弃一切与维权抗暴价值无关的私利、杂念及技术和方法的无谓争执,肩负起时代迫使我们这批人继续担负的历史使命,坚定的投身到力促历史性的摆脱民族灾难命运、完成国家和平转型的行动中来。联合体制内一切文明良心人士,联合法轮功修炼群体,联合中国家庭教会和一切宗教信仰团体及个体,联合海外民运组织或人士,联合工人、农民、下岗职工和上访群体,明确的朝着结束专制暴政,在中国历史性的创建自由、民主、法制和宪政制度的方向迈进。

为实现这样的目标,高智晟指出,中国维权运动就不能再回避“政治化”、“组织化”和战略性策略,即:非暴力化、政治化、组织化和街头化。政治化,即是彻底的解决公共权力的为民所授、为民所用、为民督监。改变中国几千年一贯的以权制民的非正常状况,使权力彻底的为民愿所制的文明政治在中国建立。街头化,沂南7.20事件模式是一个预演。关于组织化,是专指传导、动员社会及社会运动朝着既定目标流转的技术性的、松散的、且功能性极强的起传导作用的环节和手段体系,类似今年的绝食维权抗暴运动所表现出的广泛的、迅速的动员和疏导机制,其最大的特点是广泛性和快捷性。

现在离高智晟被中共秘密警察非法绑架已整整三天了,海内外的抗议、谴责和声援的正义之声已如太平洋上的热带风暴,席卷全球!在高律师前几次遭到便衣的恐吓威胁时,曾对记者表示:“从抓捕我的那一天开始,就是我无限期绝食的开始。中共绝不会从我的嘴里问出一个字来。想让我开口,除非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劳教的中国公民!”他说:“我们是和整个人类史上最为邪恶的团体打交道,这个没有人性的团体在最后必定会使用最绝望的方式。在前行的路上,我们要有流血和失去生命的准备。”伟哉丈夫,壮哉此言!他显然已作好了为带领中国人民挣脱苦难而舍身取义的思想准备。

为民请罪的高智晟,全中国和国际社会分分秒秒关注着你的安危。在这样一个天地震怒、群情激昂的时刻,让我们重温高先生的身体力行、警策之言和醒世之见,依照他所指出的维权运动的目标与方向,脚踏实地、尽心尽责地去做好每个人应该做的工作,以微小的积累,一点一滴地推进中国自由化、民主化的历史性转型——直到高智晟凯旋出狱的那一天,直到中国人民彻底结束共产极权黑暗统治、迎来民主新中国在千年神州大地呱呱坠地的那一天!

2006.8.18.初稿,22.修订,宁波

阅读次数:2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