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唯怯懦者最凶残

Share on Google+

最近,中共当局大张旗鼓推出《江泽民文选》。这本书虽然洋洋数十万言,但充满假话大话空话,且毫无个人风格。只是其中个别篇章乃至段落,多少透露出一点有用的信息,值得我们略为评点一番。

镇压法轮功是江泽民主政期间犯下的一件最愚蠢也最残暴的罪行。《文选》收录了他在4,25事件后写给政治局常委的信。信中,江泽民提出法轮功中南海请愿“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发生的群体性事件”,这“是党的政治思想工作的失误”,“可能同西方有联系”,“幕后可能有‘高手’”,最重要的是,法轮功已形成“全国性组织”。注意,在这里,江泽民根本没有谈到邪教的问题,可见镇压法轮功和邪教不邪教根本不相干。再有,所谓包围中南海事件也不是镇压法轮功的理由。中功、香功总没有“包围”过中南海吧,后来还不是一锅煮了。我们知道,所谓包围中南海事件其实不过是一次集体上访请愿。问题是江泽民从这件事看到法轮功具有强大的集体行动能力,因此十分恐惧,再联想到其他气功群体也动辄有几百万上千万修炼者,俨然成为共产党之外的一种有组织的力量,所以才下令镇压:“一不做,二不休”,统统取缔。江泽民说一万多法轮功成员到中南海请愿是“人不知、鬼不觉”,但那并非法轮功搞什么秘密组织,因为江泽民信上写得很清楚,“从互联网上就能迅速找到法轮功在各地的组织联络系统”。在这里,江泽民不是指控法轮功搞秘密组织——他知道法轮功不是秘密组织,江泽民指责的是下属有关部门为什么事先不注意,如果注意了为什么不反映。江泽民是要一方面消灭在共产党之外的一切有组织的力量,另一方面借此整顿党内,加强对社会的控制并进一步强化自己的权力。

一直有人以为,中共对台湾的政策主要是反台独。错了。在《文选》中,江泽民明确宣布中共对台湾的政策是“全力封杀台湾国际空间”。去年,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向中共喊话。马英九说:台湾人民值得享有应有的国际空间和尊严,台湾需要在国际外交上获得更多认同,如果中共连这个空间都不给,是把所有台湾人逼反,不一定是台独人士,“我们这些人都会反,这和独不独没关系,你没有给我生存空间嘛!”《江泽民文选》证明,江泽民完全知道台湾的问题不是独不独的问题,是国际空间的问题,而他就是要全力封杀台湾国际空间,中共不是反台独,中共是反台湾。中共不但反对台湾进入联合国等国际组织,而且反对台湾争取双重承认,甚至还要“牵制和组织有关国家与台湾发展实质关系”。好一付赶尽杀绝的架式。如果说现在中共还没做到这一点,那只因为它的力量还不够而已。

关于六四。江泽民照例大骂赵紫阳。他指责“赵紫阳身为总书记犯了分裂党、支持动乱的错误,这是使这场动乱逐步升级为暴乱的重要原因”。数年前,中共在公开发表的文章与讲话中,提到六四都改称“风波”而不再称为“暴乱”。外界普遍解读为当局在对六四问题降调,其实不然。在我看来,那只不过是中共想使外界淡化对六四的印象而已。在谈到六四时,最荒谬的是江泽民居然说“这个用鲜血换来的深刻教训,我们一定要永远记取”。我们知道,一般人说到血的教训,那必定是站在受害者的立场,是“我们”付出了鲜血,因此“我们”要汲取教训。江泽民明明是杀人的一方而不是被杀的一方,然而他却奢谈什么“用鲜血换来的教训”,岂不荒谬绝伦?

江泽民一再告诫全党要坚持一党专政,绝不能搞自由化多元化,否则“就会犯下不可饶恕的历史错误”,红色江山就会改变颜色,“有一天我们的脑袋掉了都不知道怎么掉的”。这套话我们在毛泽东时代听得太多了。共产党要杀人要镇压,可是在和平时期,别人既未作过违法之事又手无寸铁,你凭什么去杀别人?所以共产党就编出一套话,说阶级斗争你死我活,你不杀他,他要杀你。只是这套话连一般的共产党人都难以相信,所以伟大领袖就要说你是糊涂虫,脑子里没有阶级斗争这根弦,到头来“脑袋掉了还不知道是怎么掉的”。这样,共产党就“理直气壮地”大开杀戒了。当年毛泽东就是藉口防止资本主义复辟,防止红色江山改变颜色,防止千百万人头落地,发动了一场文化大革命,其结果倒是实实在在地使千百万无辜的人们失去了生命。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用自由民主取代共产专制就是用“数人头代替砍人头”;苏联东欧的的情况也告诉我们,民主转型并不会让人——包括原来的共产党人——掉脑袋(唯一的例外是罗马尼亚的齐奥赛斯库,而齐奥塞斯库掉脑袋恰恰是因为他下令屠杀和平抗议者)。如今江泽民又重新捡起毛泽东的这套话,他当然无法指望还有多少人相信。只不过他不敢公开讲出我们共产党就是要靠镇压过日子这种话。他必须要把他的凶残掩饰起来,同时又必须让人们感受到这种凶残。如果要问江泽民为何如此凶残?很简单,因为江泽民深知他要维护的政权是不得人心的,是内在虚弱的。哲人曰:唯怯懦者最凶残。诚哉斯言。

——首发《北京之春》06年10月号(总第161期)

阅读次数:31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