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未来学与中国的监狱企业

Share on Google+

生活在今日资讯爆炸的时代,生活真是丰富多彩。作为“知产阶级”的一分子,任你天涯海角,只要面对一台联网电脑,就能上穷碧落下黄泉,既能跟古人先知神交,又可驰骋于幻想天地,为自己或他人塑造虚拟的世界,集时间、空间和知识、信息于区区小我一身,其乐无极也。有些特殊功能的计算机可以比作希腊神话里的九头蛇怪,难缠得很,老得喂它点儿什么。蛇脑袋砍掉一个,会长出两个来,电脑嘛,毕竟是人、不是神造的,比较容易侍候些,喂的东西好,它就能吐出比财富、权力更贵重的宝贝来——知识。

跟收种瓜豆的道理一样,世界各地不少的专家们都围着一些计算机小心地侍候着。你输进去适当的资料:原材料费、工时、工资、营业税、关税,运费、广告费加上投资、折旧等等,它就帮你算出来,某样产品在世界上那个国家投资风险最小,利润最大。在全球180 多个国家中,欧美的工业国早已被挤在后头,愈来愈多的亚洲国家获得电脑青睐,在屏幕上跳出来,例如:从经济效益上说,小型机械加工中国大陆为最佳投资、出产地;电脑制造则非台湾、中国和马来西亚莫属;纺织品则是孟加拉独占鲨头。按照这个势头以此类推,金盾工程好好侍候,说不定也能为胡温算算命,不仅能多抓一些异议分子、宗教人士、法轮功学员,还能预测出全国每年六万宗大型抗议骚动的时间、地点,甚至自己的金交椅还能坐到几时,都能从这神了的电脑中获得“预言”。

其实不用电脑,普通西方商人的脑袋这几年来已经算出来了,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亚洲大国,在未来的几十年间,将在经济上爬升世界的领衔地位,2050年中国能取代美国经济大国的龙头。多少年来,西方先进工业国家一直毫不警觉地将know-how卖给中国,现在他们发觉,拿破仑口中的中国睡狮已经醒过来了。最近,德国市面上刚刚上市一本书《权钱将如何重新分配——一场争夺财富的世界大战》(Gabor Steingart,Weltkrieg um Wohlstand. Wie Macht und Reichtum neu verteilt werden,慕尼黑9月14日出版,20欧元),里面明确地指出,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后,世界的重心从欧洲转移到美国。而在新的世纪里,西方将再次没落,亚洲将崛起。作者Steingart写这本书的用意在为自我中心的欧洲人敲敲警钟,杀杀威风。以笔者看,亚洲的崛起,表面上看似和平,其实在很多方面是靠残酷、不人道地压榨劳工来攫取暴利的:恶劣的劳作环境、超额的工时、血汗低工资、恣意毁坏生态环境,举凡十八世纪西方早期工业化的野蛮手段都重新使用。欧美的工人有最低工资那道槛儿,公司和社会得支付工人的医疗、福利,还有失业救济、养老保险等等,加上工会在后面也为雇员们维权争利。如果说,这真是一场争夺资源和财富的世界大战,那么结果谁都知道,愈残酷剥削人的制度,愈能累积财富,前提是——如果它能存活下来,不被人民推翻的话。

西方人往往拿他们的标准来衡量,因此对中国能在短短的二十几年时间内,取得如此飞速的经济发展和高持不下的增长率大惑不解。因为很多数据在电脑的换算程序中,无法输入,也无法显示。撰写过影响深远的《第三浪潮》(1980)的未来学家托福勒(Alvin Toffler 1928-)和他的夫人海蒂(Heidi Toffler)合作写的新作《革命性的财富》(Revolutionary Wealth,2006)中提出了新思维,他们指出,二十一世纪对财富的观念不同于从前,财富的创造、积累,以及谁能得到、如何得到都跟以前的时代不同。知识、教育和资讯都是财富和权力,这一对夫妇作者学识渊博和洞察细致,在书中提出一系列的、只有数学家才能提出的、最浅显又最深刻的问题,不断给读者一些脑力激荡和当头棒喝。比如说,他们指出一个参与创造社会财富的隐形生产力——每个家庭中持家、照顾孩子的家庭主妇或退休的祖父母,这一族群为社会创造的财富一向被忽略,从来不会在任何国家的GDP中出现,而从真正意义和实际价值来说,这种“生产力”能占到全部指数的20%.得到托福勒的启发,我想指出中国社会也有一拨巨大的、虽非隐形,却不被专家正式承认、也不被消费者尊敬感恩的生产力——监狱犯人的无偿劳动,所不同的是,这股生产力所创造的财富,不但在中国的GDP中充分显现,还为它涂上令老外不解的神秘色彩。

早在五十年代,毛泽东提出的思想改造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就一直被奉为中国劳改政策的佳臬,但是监狱企业真正蓬勃发展还是在邓小平启动开放政策之后。虽说五六十年代,人们满脑子都是政治和“革命”,认为发财赚钱是犯政治错误,老毛也于1965年7月1日,对劳改工作作出批示:“改造要紧,不要在经济上做文章,不要想从劳改犯人身上搞多少钱,要抓改造,让他们能寄点回家嘛。”,显然当时已经有劳改单位把犯人当牛马,让他们超强度地干活,来为监狱创收了。从许多劳改犯的传记中(见劳改基金会出版的政治犯传记系列《黑色文库》),我们知道中国监狱里的犯人一向是被用来修路、架桥、挖煤、筑堤,集工、农、矿各般武艺于一身的奴工。所谓奴工是因为他们不能获得酬劳,劳动不卖力,还得挨打受饿,甚至刑具棍棒侍候。

从改革开放以来,政府已经不再全额负担各地劳改营的财政开支,许多劳改队不得不下海,开始兴办企业,所谓的监企合一,对内是监狱,对外是企业。追求经济效益成了监狱的最高目标,以致各种怪异荒谬和贪污腐败的现象都出现了,监狱失去了原来的法治意义,监狱企业事实上是个无本买卖。企业的厂房、土地和设施由国家提供,犯人的无偿劳动力更是可以无限度地使用,如果不是碰上完全无能的管理和经营干部,那本来是一本万利的营生。难怪近日许多监狱的外型修整得漂亮体面,看上去像个观光饭店,真是不论不类,令人啼笑皆非。然而犯人们在工厂里做奴工的情况,长时间里不为人知。最近几年由于法轮功学员被关进劳教所,很多照片和报道流传出来,世人才知晓劳改工厂里对犯人的残酷剥削和摧残。加上中国制造的廉价商品短短几年内就充斥世界市场,令人疑虑丛生。

为了“改善国际形象”,中国政府于1994年取消了“劳改”这个阴森的词汇。全国所有的劳改队全都改成监狱,但是整个劳改制度依然是换汤不换药。只不过市场经济已经对整个体制进行了悄悄的“革命”。如今各地监狱里,还将思想改造放在生产劳动之前的,怕没有几家了。为了发财致富,很多监狱同时经营几种不同的生产企业,进行来料加工,提供劳务服务,承包外来计时计件的合同,往往为了赶工,让犯人日夜赶活,每天劳动十几小时是很普通的。劳改产品的种类从拖拉机、汽车、机床、化工、建材、日用民生用品、制药到林场、牧场、农场、矿场、采石场。这全国一千多家监狱、看守所、劳教所的几百万犯人奴工,日日夜夜在为监狱和社会制造财富。他们在最恶劣的工作环境中,从事有损健康甚至生命危险的工作。没有人考虑他们的身心安全和健康,他们别说抗议罢工,连抱怨怠工的可能性都没有,更别提有工会和利益团体来为他们说话了。他们能得的报酬也许是饭可以敞开吃,过年过节能打个牙祭。更幸运的则可以获得减刑。

监狱企业为了存活,达到自给自足或更高的发财致富的目的,各种恶性竞争的现象出现,因此司法部2003年开始进行监狱体制改革,推动监企分开的政策,并全额保证监狱的经费。近年来,许多企业进行兼并,一种新式的国营企业又出现了。国家作为监狱企业的唯一投资者,并让监狱企业享受特殊政策待遇,免交企业所得税和土地使用税,同时还能享受“先征后返”增值税的特权。最近几年来,有些地区的监狱企业简直如庞然大物,俨然是一个跨领域和跨地域的商贸集团,母公司底下有十几个子公司,呼风唤雨,富可敌国。如山东省第一监狱,企业名:济南生建电机厂、济南发电设备厂,这头怪兽的年产值超过十亿,向国家上交上亿元的税,跟瑞士公司进行技术合作,产品多次获奖。还有一个山东里能集团,下辖6个监狱,集电力、煤炭、水泥、机械等生产于一体,并经营投资、营运、建设等项目,该集团的资产也是以亿计算的。奇怪的是山东省监狱企业出奇地发达,而且该省的GDP2006 年的增长为15.3%,上半年内就突破了一万亿,居全国之冠。然而山东省居民的生活水平却很低,拿济宁市为例(这儿有济宁监狱和监狱企业菜园煤矿、金桥煤矿和面粉厂),该市经济增长率高于省的水平,达到17.4%,但是居民收入水平却是全省倒数第二。犯人们无偿劳动创造的财富到哪儿去了?是不是流入贪官的口袋之后,又转到外国的银行帐上了?

未来学大师托福勒夫妇的书中自然也提到中国,不过着墨不多,语气也颇客气,这是他们的智慧之处,中国这样一个乱象丛生的社会,财富由大部分穷苦人所创造,被极少数的贪官所享用,教育的资源愈来愈枯竭,资讯被独裁统治者掌控,一胎化人口政策使中国人口老化萎缩失衡,再过二十年势必失去廉价劳动力的优势,这样一个国家还有什么未来?难怪未来学大家不能也不愿奢谈中国的未来。只有自由、民主的国家才有未来,而且是令人有美丽遐想的未来,让我们努力去追求吧。

《观察》首发2006

阅读次数:24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