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论姜福祯先生的“既爽也累”

Share on Google+

9月11日我遭遇两次“恐怖袭击”:

先是上午破手机换上电池后怎么也开不了机。这叫我烦得不轻。

接着是午饭后外甥女和堂侄在我的电脑上用QQ聊天,突然堂侄惊叫一声,屏幕上出现一个妖怪模样的东东,张牙舞爪好厉害。我一看旁边的显示知道感染了病毒,手忙脚乱了一阵,好不容易杀完毒,却发现杀毒软件不好用了,于是重装杀毒软件。但我的技术太糟糕,忙了三四个小时、重启五六次终于重装完毕。但此后却发现运行速度慢了许多倍。又过了几天,发现所有的信箱均进不去,网页通常需要点击七八次才可能打开。于是不得不现学现用电脑网络知识,前天才发现是所有的自由门软件都感染了病毒。删掉并重新下载后不仅没有好转,反而速度更慢。可奇怪的是,大约24个小时之后,突然速度基本恢复正常(但有时信箱仍不好用,有的网页打不开)。

从8月12日开通到9月11日,我上网整1月,这是首次发现有病毒。因此,我算是相当“幸运”的了。这不,8月29日姜福祯先生发给我一条短信说:“好用了,谢谢!昨夜里看到很晚,既爽也累。再聊。”原来尽管姜福祯先生上网早,但黑客特别“照顾”他,机器动不动就瘫痪,三天两头感染病毒,因此很难上海外网站。此前几天我借花献佛转发给他一个软件,他终于“既爽也累”了一回。

那么,姜福祯先生为什么“爽”呢?因为他终于上了海外网站,看到了他想看而通常看不到的信息。姜福祯先生为什么“累”呢?因为他白天为了养家糊口干十几个小时,晚上回家就打盹,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于是挑灯夜战,自然就累。

其实,姜福祯先生的“爽”与“累”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假如他能随意浏览海外网站,8月28日这一次获得的信息就会令他那么“爽”吗?假如他能随意浏览海外网站,8月28日他会再累也要挑灯夜战吗?我想,不会的。

而令姜福祯先生如此“既爽也累”的根本原因,就是当今中国政府对公民言论自由权的一贯肆意侵犯。尽管中国政府早已签署的《世界人权宣言》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规定“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可张林、师涛还是被判刑了。张林不过是在网上发表了一些主张和意见;师涛不过是行使了他作为记者的天职,将他认为有价值的新闻资料公之于众。

所以,只要不改变目前中国政府对公民言论自由的肆意非法侵犯的现状,姜福祯先生就还要继续“既爽也累”下去。

2005年9月27日,山东莒南

《大纪元》 2005年10月5日

阅读次数:36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