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宽兴:炽热的物体

Share on Google+

没有人看见我哭
在六月
无人察觉的泪水潸然而下
深夜里
阵雨也无声息地
为树根积蓄着茂密的可能。

我选择静止。我日复一日地足不出户
以沙尘暴的天气作借口
打发日子
不同的年轮上,做一件相同的事:
将透明的身影,尽量隐藏。
仿如深冬的梧桐
或僵冷的蛇,盘曲
只有内心的叶脉,流着十五年依旧的血型
众目睽睽下,我一再放弃
始终,可耻地沉默

我就地腐烂,就地融入泥土
让鹰也看不到我的眼神里
无法掩饰的轻蔑
要尽量躲闪着,不与它对视
要愈加世故地,度过一年,要痛苦地卑微着
静止。
但卑微的绝不是记忆──那高贵的元素
坚硬如钻石的结构

想说的是:亲爱的敌人,
已经成为同谋──测试我对耻辱的忍耐:
目击躯体朽亡
以及,葬礼上,从火焰中爆出的碎石。

碎石,是我!

我曾是炽热的物体!

民主论坛
2006.12

阅读次数:11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