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歌:说龙

Share on Google+

近日,在对龙的认知方面又产生了争议。在是否将龙作为中国的象征存在着截然不同的意见。有人赞成,有人反对。网上网下,专家学者,普通网友,众说纷纭。

对我们中国人来说,龙是无处不在的。成语中的龙腾虎跃,龙飞凤舞等等,仍在为人们所习用,龙的形象更是屡见不鲜。龙不但存在于我们悠久的文化传统之中,龙也存在于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划龙舟,舞龙灯,是现今仍存的体育活动与文艺活动。皇帝的龙袍,龙椅,龙一样的皇帝仍在我们的图书与影视作品中飘飞与安坐。张艺谋大师又制作了一部离不开帝王将师、阴谋诡计、杀 流血的宫中戏剧──《满城尽带黄金甲》几乎成了全国尽带甲黄金了,这样与当下的“太平盛世”倒是颇为相符,只是那头昏脑胀之人才会真正相信太平盛世的实存。

伟大的《易经》开篇第一卦就是说龙的,“时乘六龙以御天”、“潜龙勿用”、“见龙在田”、“飞龙在天”、“亢龙有悔”与“见群龙无首,吉”。这龙是什么呢?或许真有那龙?在渊在田在天,或许只是古人的想象。反正一般人谁也没有见过那神秘的龙先生。好龙的叶公可能见过那龙,只是我们又没见过叶公,于是叶公所见的龙与我们又隔了一层。一年多以前,海外某网站登过一张关于龙的照片,据说是在青藏高原的云层上拍下的。那照片上的龙好象一只巨大的鳄鱼,黑色的鳞甲上闪着银光。但这龙的真实性并不算大,可能多半是那些喜欢制造耸人听闻的新闻的人们的创作,尽管创作的动机是良善的。

龙是什么呢?龙又在哪里呢?我们是要龙呢?还是不要龙呢?龙能否成为我们中国的象征呢?这些问题的回答应当说是有趣与有意味的。

我不知道别人怎样看待这些问题,常常好发议论的我,倒是愿意以一已之见来作出我自已的回答。不管这些回答是否合人们的心意,也不管这些回答是否一定“正确”,我只想着我无邪恶之心无伤时害世害人之意就行了。

我眼中的龙是古人所作的观察与想象,是原始的图腾,权力与幸福等等抽象概念的象征。龙在古老的土地土层里、岩石中,在发黄生霉的史册里,更是在代代相传的我们中国人的大脑里。我们要龙,我们不能不要龙,因为那龙是我们的传统,我们不能不要我们的传统,我们无法将我们与我们的过去与现在野蛮割裂,生生分开,我们并不是共产主义者,共产主义者是主张与传统彻底决裂的,决裂的结果是摧毁一切,作恶多端。

我们要那龙,但不要那凶恶之态的帝王之龙影响我们的现实生活,作为传统专制权力象征的龙是我们应在思想上坚决否定的,因为它与现代的自由、民主理念格格不入。我们要龙,我们要喻示着君子自强不自息的大龙、强龙、有志气有作为的龙,我们要那象征着富强、高贵、祥和、幸福的龙,我们要与现代的人权理念、自由民主理念、现代的生活方式相一致的现代龙的概念与龙的存在。以龙所含的积极喻意如进取、勇敢、所向无敌、高贵、坚强、伟大、多能等等为核心的中国龙是我们中国人可以采信的国民精神与国民人格的象征物,正如美国鹰一样。

古老的东方有条龙,她的名字叫中国。这歌所传达的情感仍具有普遍的代表性。我永远认同我的龙的传人的身分,永不更改此一有意思有尊严的民族象征物的身分。我以我是东方中国龙的子孙为荣,我的黄皮肤、黑眼睛是我这龙的子孙的主要标志。那落入可厌的帝王情结陷井的龙子龙孙的说法与我所说的龙的传人与子孙的身分认同是不相干的。我厌恶那世袭着祖辈与父辈的权力与地位的龙子龙孙们,如古代没出息的太子、帝王,我同样厌恶现代世袭优渥地位与巨大权力的所谓太子党(那以自已的努力而升至高位者不在此中)。

龙呵,中国的龙,我们的龙,是新美如画的现代大龙,是坚强勇敢的龙,是上天入地的龙,是有为有能有才智的龙,是幸福祥和的龙,是和靄可亲的龙,是与我们相伴,随我们远行的龙。

赵子龙、陆文龙、诸葛卧龙,所有的勇敢的男子、智慧的人们,都是我们喜爱的对象。

龙呵,在世纪的长空之中快速飞航的中国龙。她必将超越她的障碍,领先于世界。只我们中国人个个如龙一般努力进取,我们一定能看到一只飞腾于世界前列的中国巨龙。

民主论坛
2006.12

阅读次数:44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