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不自由国家皆因有“伟大领袖”

Share on Google+

卡斯特罗死后,习近平在唁电中称其“是古巴人民的伟大领袖”,而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却认为这位古巴前领导人是一个“残暴的独裁者”。如果不能说前者是“惺惺相惜”,那就只能说是与后者大相径庭了。

“伟大领袖”都是强人

不必忌讳,能成为伟大领袖者,一般来说,都是很强大的人,这是特点,也是优点,古今中外皆然。懦弱者,一定是成不了伟大领袖的。据说,有一次,卡斯特罗陪伴一个外国访问者在古巴游览了一个星期后说:“简直不可思议,那傢伙居然比我还会说!”可见,连在“说”这一点上,伟大领袖都不太相信别人能超过自己。

而在人类史上离我们已经比较久远而又留下记载的“伟大领袖”是古希腊赫赫有名的亚历山大。二十世纪,希特勒想霸占全球,也不知遭到多少人的谩骂和唾弃,其实,在他之前至少还有一个亚历山大,理想就是要征服世界。公元前三二三年亚历山大不幸患上传染病,死于巴比伦,西方文明史上说“人们猜测,亚历山大曾因未能征服全世界而伤心落泪”。你说人类有几个会因“未能征服世界”而伤心落泪的人呢?据传说,亚历山大临终前,他的朋友要他指定继承人时,他回答说“给最强的人”,真是临死也不忘彰显强人本性,这与我们这个东方民族所说的什么“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一点都不相符。

也许正因凡“伟大领袖”都是强人无疑,因为自己强,就以为自己可以“无往而不胜”;又因相信自己无往而不胜,转而认为自己想的、说的、做的都是正确的,别人都应该听自己的,按自己说的去做。而当一群人发现有这样一个强人之后,可怜的大伙们往往与强人所想“不谋而合”:也认为就应该听强人的,按强人所说的去做。

上世纪六十年代,林彪那几句题词虽然是他造作出来的,然而也确实符合毛泽东以及把毛泽东当作“大救星”的亿万人民尤其是军队官兵的想法,这就是:“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这几句当时虽然只是林彪给军队的题词,对部队的要求,可后来就衍变成了林副主席向中国大陆所有民众(那时候叫“工农兵”)发出的号召。

“伟大领袖”都会膨胀

一个人到了千万人要读他的书,听他的话,要按照他的指示办事,这个人想不成为“伟大领袖”都难。这时候就有点“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的意味儿:强人借助自己“一人之下”所有人的歌颂赞美来抬高自己,而强人之下的众人也乐于对强人吹捧崇拜把强人推得更高,于是强人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万众爱戴的“伟大领袖”,成了“大救星”。

一个人,当其从强人走到“伟大领袖”,就一定会接着继续膨胀,有着所谓更“伟大的抱负”,更“远大的理想”。马克思、恩格斯不说,从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到卡斯特罗,这些“伟大领袖”虽然未必像亚历山大、希特勒那样想征服全世界,但他们至少都想在本国建造自己的“天堂”。至于在建造天堂的过程中,无论是多么荒唐,多么罪恶,与要建造天堂比起来都算不了什么。中国大陆在“三面红旗”下饿死百姓无数,那个“伟大领袖”以及他的一班人马,至今没有得到任何追究,更没有向全体中国人尤其是像那些成为“饿死鬼”(书面语称之为“饿殍”)的家庭以及他们的后人认罪、道歉,也正是这个缘故。

然而历史和事实告诉人们,一个人,只要从强人变成“伟大领袖”,那么往往也就会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路子,这在人类史上几乎毫无例外。

也不知卡斯特罗活着或临终前是否想到了,作为一个“伟大领袖”,他的死会让很多古巴人欢欣鼓舞。据《每日邮报》十一月二十六日报道,“古巴前总统卡斯特罗周五去世,结束传奇一生。美国有不少流亡的古巴人,特别是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当地甚至有一个名为小哈瓦那的社区,足见当地古巴人之多。在卡斯特罗的逝世消息传出后,当地不少古巴人上街,为的不是悼念他,反而庆祝他的死讯。”如果这位伟大领袖泉下有知,会作何感想?

“伟大领袖”建造地狱

这不能怪。伟大领袖总以为只有自己想的做的才是正确的,只有让伟大领袖领导才能走向幸福。可从历史的教训中我们看到,这不是规律,也不是真理。更像规律或真理的反而是:一个人不自由,可能有很多原因;一个国家不自由,一定是因为有一个“伟大领袖”。古人讲国家不昌,必有妖孽,其实,“伟大领袖”正是那“妖孽”。

我们已知的事实是:凡伟大领袖,往往都是独裁者,人民在他的面前都只能趴着甚至跪着。伟大领袖往往不明白,作为个人,只能是来去匆匆,永存的将是民族大众!因此,国家不需要伟大领袖,人类更不需要伟大领袖,“伟大领袖”不过是“独裁者”别名。这个世界上,“伟大领袖”根绝的那一天,才是人类彻底走向自由民主的一天。

现在已当上“将军”的毛新宇在二○一○年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回忆上世纪末与其母邵华到陕北,说他第一次见到毛泽东的崇拜者们的激动场面,沿路看到迎接的人群,有个别人还跪着,手里举着“毛主席万岁”和毛主席像欢迎他们。这对母子当时的感觉,自然是“味道好极了”,甚至忍不住还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可那些至今过着艰难生活而可怜的陕北人民哪里想得到,正是那个让他们至今还在喊着“万岁”的人创造的一种社会,让他们今不如昔。

至于伟大领袖往往想建造“天堂”,在过去近一个世纪的历史也告诉我们,没有一个伟大领袖真正建成;相反,伟大领袖在下令建造天堂那一天起,实际上就是在建造地狱。正如生活在十八至十九世纪的德国诗人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所说:“总是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东西,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而伟大的自由主义思想家、经济学家哈耶克在他那著名的《通往奴役之路》开篇的“引言”中说的是:“在我们竭尽全力自觉地根据一些崇高的理想缔造我们的未来时,我们却在实际上不知不觉地创造出与我们一直为之奋斗的东西截然相反的结果。”唉!

动向2016.12

阅读次数:7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