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一人一相”呼吁释放刘晓波及维权律师江天勇被捕

Share on Google+

香港“支联会”成员本周六在湾仔港铁站举行了“一人一相”运动的开启仪式。该组织呼吁市民通过其官方脸书账号下载印有“释放刘晓波”的海报,并希望参与者本人与此拍照,并把相应照片通过电邮和社交网络寄回给“支联会”手中,以表示对刘晓波的支持并希望以此敦促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

参与这次“一人一相”运动的包括又美国众议院院长,中国维权人士滕彪,以及香港立法会议员等人。支联会表示,希望这张贴面照片的空椅拼图会越来越大,代表着越来越多人支持刘晓波。

维权律师江天勇失踪已逾三周,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12月14日,湖南长沙南站派出所终于承认,自11月22日起,曾将江天勇行政拘留了9天,原因是他“盗用他人身份证”。

中国官方媒体澎湃新闻周五晚间发布报道称,江天勇涉嫌违法犯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且承认相关犯罪事实。江天勇亲属表示担心江天勇可能遭受了酷刑之后“被认罪”。

《法制日报》在其网站报道称,“调查显示,江天勇非法持有多份国家机密文件,与境外机构、组织、个人相勾连,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

江天勇是资深维权律师,2001年考取律师资格证书,曾代理过陈光诚案,参与过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等多宗维权案的法律代理工作。维权过程中,江天勇多次遭到警察、国保绑架、酷刑,导致左耳鼓膜穿孔,双耳听力下降。他的八根肋骨曾被警察打断。2009年7月,江天勇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此后他以公民身份继续参与维权。

●香港发起“一人一相”活动,呼吁释放刘晓波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2月17日报道:“支联会”发起“一人一相”活动,呼吁大陆政府释放刘晓波

刘晓波刘霞

香港市民摆放的释放刘晓波的资料照片(路透社图片)

根据香港媒体周六报道,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当日在港举行活动,对于2009年圣诞节当日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入狱,至今已服刑7年之久的刘晓波表示支持,并呼吁大陆政府立即释放仍在狱中的其本人。

据了解,香港“支联会”成员本周六在湾仔港铁站举行了“一人一相”运动的开启仪式。该组织呼吁市民通过其官方脸书账号下载印有“释放刘晓波”的海报,并希望参与者本人与此拍照,并把相应照片通过电邮和社交网络寄回给“支联会”手中,以表示对刘晓波的支持并希望以此敦促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

根据“支联会”的官方脸书账号,对该活动的解释宣称:“每幅(民众与海报的)相片就是一个呐喊和一份力量,并坚信凝聚力量,一定能带来改变”。自上月起,该团体还在香港各地设立摊位,试图发起和收集当地市民为“天安门母亲”、刘晓波和其他遭当局打压的异议人士的圣诞祝福卡,并希望通过这种形式表达香港市民对他们的祝福和支持。

据了解,入狱前身为文学评论家、人权活动家的刘晓波曾主要参与“提出促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等政治观点”的《零八宪章》的起草,而其在2009年圣诞节当日,则被大陆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刑期。至今又一个圣诞将至,他已在狱中服刑长达7年之久,其本人并在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历史上第三个在狱中获得该奖的得主。

▲美国之音(VOA)12月17日报道:香港“释放刘晓波”一人一相运动

香港—香港支联会星期六下午发起“释放刘晓波”一人一相运动,要求中国中央政府立即释放在狱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支联会12月17日下午两点在香港湾仔举办一人一相“释放刘晓波”启动仪式。支联会在街头摆了摊位,并在摊位旁边放了一张由照片堆砌而成的空椅海报,呼吁市民到摊位拍照支持该运动。

参与启动仪式的市民拿着“释放刘晓波”的纸牌,高呼“停止迫害刘霞,零八宪章无罪”等口号。

参与这次一人一相运动的包括又美国众议院院长,中国维权人士滕彪,以及香港立法会议员等人。支联会表示,希望这张贴面照片的空椅拼图会越来越大,代表着越来越多人支持刘晓波。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表示,虽然刘晓波在狱中,但相信他会知道外界对他的声援。

刘晓波在2009年12月25日因草拟及联署“零八宪章”,被判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直到今年尚有4年牢狱生涯。

支联会将会继续在香港街头摆摊位,收集香港市民为中国在狱中维权人士所签写的圣诞卡,并在12月23日寄出。

▲自由亚洲电台(RFA)12月17日报道:香港团体发起“一人一相”活动敦促释放刘晓波

据香港《明报》12月17日报道,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中国《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2009年,遭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入狱,目前已长达7年。香港“支联会”星期六在湾仔港铁站出口,举行“一人一相”运动的启动仪式,呼吁市民下载写有“释放刘晓波”的海报,并展示拍照,以此敦促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支联会表示,每幅相片就是一个呐喊和一份力量,他们坚信凝聚力量一定能带来改变。另外,“支联会”自上月起还在全港各区设立摊位,收集市民为“天安门母亲”、刘晓波和其他遭当局囚禁异议人士和维权者的圣诞卡。这些联署圣诞卡将在本月23日通过特快专递寄出,以表达香港市民对他们的支持和祝福。

●官媒报道维权律师江天勇因“持有国家机密”被捕

▲自由亚洲电台(RFA)12月15日报道:江天勇失踪逾三周期间遭长沙铁路警方拘留

维权律师江天勇失踪已逾三周,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江天勇亲属及代理律师,向北京、湖南及江天勇老家河南公安机关多方查询,均遭到推诿。近日,江天勇的代理律师覃臣寿根据长沙警方提供的信息,获悉江天勇曾被长沙警方拘留,但是目前仍然去向不明。

12月13日,覃臣寿律师到长沙南站派出所,要求查阅江天勇失踪当天的监控视频,警方以录像保留三天后被覆盖为由拒绝。在覃臣寿追问下,长沙南站派出所警察透露,一名1971年生的河南籍江姓男子,使用他人身份证买了20多张火车票,被处以行政拘留9天的处罚,已经期满释放。警方拒绝提供相关文书。覃臣寿认为此人很有可能就是江天勇,但是其下落仍然未卜。

知情者说,江天勇长期受到国保监控、骚扰,为乐躲避,他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居无定所,外出旅行不得不借用别人的身份证购买车票。

12月14日下午,覃臣寿到广州铁路局长沙公安处法制科,询问江天勇的下落。覃臣寿与一名肖姓工作人员交涉,要求查看文书和案卷资料。这名工作人员承认江天勇冒用他人身份证购买火车票,从11月22日起对其拘留9天。律师要求工作人员提供处罚决定书并查看案卷。工作人员表示处罚决定书已寄到郑州的居所,因居所没人被退回。

12月15日,覃臣寿律师向铁路公安机关和中国公安部提出书面申请,要求公开审讯、拘留江天勇时的执法录像录音和换押程序文件等相关信息资料。但是长沙铁路公安处未提供任何相关书面材料,一份拘留通知书也没有。

三个多星期前,江天勇从北京前往长沙,看望709案被捕律师谢阳的家属。江天勇的妻子、旅居美国的金变玲称,江天勇计划乘坐11月21日晚的D940次列车返回北京,此后杳无音讯。

金变玲还称,经多方了解,12月4日北京警方对江天勇在北京的两个住所撬门入内进行了搜查,其中一个是江天勇弟弟的住宅。江天勇弟弟住宅中的租客莫小伟被警方带走,目前无法联系,江天勇的部分私人物品也被查扣。

按照警方说法,江天勇行政拘留9天,应于12月1日结束。江天勇至今依然下落不明。江天勇失踪后,其亲友及律师发起联署,并且在网络上发布寻人启事。目前看来江天勇遭到了强迫失踪。

本月早些时候,成都维权人士、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和湖北维权人士、民生观察网站创办人刘飞跃相继被捕。湖北作家熊飞骏也被公安带走。

欧盟、美国和加拿大在国际人权日发表声明,对709案被捕律师和其他被捕维权人士表示关注,并要求中国政府公布江天勇下落,释放这位维权律师。

江天勇曾代理过陈光诚、高智晟、法轮功等敏感案件,2009年被注销律师资格,此后以公民身份代理案件及参与维权活动。

▲自由亚洲电台(RFA)12月15日报道:中国官方首次承认曾关押江天勇获释后行踪再成谜

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失踪超过三个星期,受到国际强烈关注。12月14日,湖南长沙南站派出所终于承认,自11月22日起,曾将江天勇行政拘留了9天,原因是他“盗用他人身份证”;但当地铁路公安表示,12月1日江天勇已被释放,不清楚后来他的去向。该案代理律师怀疑江天勇的第二次拘留与国安部门有关。

失踪多日的江天勇律师终于有了线索。该案代理律师覃臣寿12月14日到广州铁路局长沙公安处法制科交涉,对方承认,江天勇因冒用他人身份证购买火车票,自11月22日起被行政拘留9天,但他“早在12月1日已经获释”。

覃臣寿律师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这是当局首次承认关押了江天勇:

“江天勇一直被相关部门骚扰,阻止自由出行,他用他自己的身份证是买不到票,给他出行造成各种的不方便,所以说他才用了别人的身份证。其实我们还在查实阶段,今天相当于他们也口头确认了江天勇被他们行政处罚,关了9天,关在他们铁路公安处的拘留所。11月22号关到12月1号,他们的说法是说江天勇已经出来了,出来之后的具体去向他们没有告诉我们。

覃臣寿引述当局指,家属的通知邮寄到江天勇在郑州的居所,因该居所没人又被退回。当局还拒绝提供处罚决定书、拒绝给律师查看案卷,拒绝提供拘留通知给家属委托的律师,理由是没到诉讼阶段,有权不提供。

消息发出后因外界哗然,有不少关心事件的网民问道,为何只拘留9天,至今家属亲朋仍联系不到江天勇?江天勇二次失踪后是否遭遇了什么不测?

覃臣寿表示,江天勇被二次拘留或与国安部门有关:

“但是我怀疑的话应该是出来之后马上被其他的办案部门采取措施,一直到现在都联系不上,即使江天勇被拘留家属也应该收得到相关的通知,但是我去公安处法制科,他们的说法是他们已经邮寄了相关的拘留通知到江天勇在郑州的住所,因为那里没有人,又被退回来了,今天下午我去要求,以家属代表、代理人的身份帮他们领取拘留通知,但他们也没有给我。”

覃臣寿表示,他还要求调阅江天勇失踪当晚的监控录像,但警方称只能看三天内的录像,三天前的都覆盖了,他要求做技术处理,但被拒绝。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告诉本台,江天勇的父亲周四已经启程去拿拘留通知书,但担心会像以前一样,以父子关系不明确为由刁难,家人都想知道江天勇获释后的两周发生了什么:

“我通知了江天勇的爸爸明天去长沙公安局去领取拘留通知书,但我现在有一个担心,他们还会以派出所父子关系证明没盖章,只能拿到村委会开的父子关系证明,因此他们会像在北京派出所那样,说父子证明不行,不符合要求来进行推诿,江天勇到现在还是没有下落,虽然说是行政拘留9天,也就是12月1日放出,但是现在这十几天,江天勇都哪里去了,我们还是很担心江天勇的安全和身体。”

江天勇律师上月在湖南与709案被抓捕的维权律师谢阳的家属见面后乘火车返回北京时失联。家属求助警方遭到刁难。覃臣寿12月9号在网上向铁路局提交了资讯公开申请,目前仍未有回复。而江天勇的父亲就北京西站派出所拒绝提供江天勇信息而向北京铁路公安局寄出的申请行政复议信则被退回。

▲德国之声(DW)12月17日报道:律师江天勇“认罪”家属指疑点重重

中国官媒报道了失踪近一个月的中国知名人权律师江天勇的下落。报道指,江天勇已“承认”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同时,江天勇的妻子对当局“给予”丈夫的罪名提出质疑,并表示丈夫目前仍处于“失踪状态”。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于官媒报道中提出的“涉嫌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等指控,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对德国之声提出了多项质疑。她说,“丈夫一定是经过酷刑后,不得不承认他们强加的罪行”,其次,报道并未指出,江天勇被哪个公安机关提出的这一指控。这只是官方对江天勇罪名的一个构陷。

周五(12月16日)中共党报在报道中称,公安机关指控江天勇冒用他人身份证件乘车,对其行政拘留9日。

《法制日报》在其网站报道称,“调查显示,江天勇非法持有多份国家机密文件,与境外机构、组织、个人相勾连,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

报道称,自12月1日以来,江天勇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这也意味着,其行动和自由受到限制。

报道补充说,“江天勇已承认相关违法犯罪事实,并依法通知其家属。”

仍处失踪状态?

金变玲还指,我们结婚20年,江天勇一直从事维权工作。他可能会把一些维权者的信息及和弱势群体有关的消息发布在社交媒体上。另外,他也见过一些国家领导人。如果说见其他国家的领导和高层就是与境外势力勾连,那就是纯粹的诬蔑。

对于报道中提到的涉嫌收受境外资金的指控,金变玲说,“因为经常被国保盯着,他长期收入不稳定。他的生活来源依靠家人。如果家属,包括我给他汇的钱也算是境外资金,那真是荒谬。”

金变玲还指,至今公安机关并没有任何类似行政拘留的证明通知家属。家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收到过书面证明,只是被口头告知,“现在,江天勇人在什么地方?在哪个公安机关?是拘留、看守所还是监视居住?这我们都不知道。”

加大打压力度

法新社的报道指出,强迫取得供词在中国很常见,法院由执政的共产党监管。

联合国赤贫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Philip Alston)今年8月访问中国时曾与江天勇会面。上周奥尔斯顿表示,他担心江天勇的失踪是中国当局对他和江天勇今年在中国会面进行报复的结果。

自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来,不断加强对民间社会加强控制,过去几年来对司法从业人员进行打压。

虽然当局最初只是针对政治活动家和人权人士,但之后越来越将注意力转向他们的代理律师。

最突出的例子是,当局去年的“709案件”。截至去年9月,中国各地约300名律师和民间维权人士被逮捕、传唤、刑拘,部分人士下落不明。其中包括中共认为敏感的民权案律师。

据国际特赦组织“大赦国际”报告称,江天勇以公民身份参与人权维护工作,曾高调代理许多案件,包括为法轮功学员、西藏示威者及2009年为毒奶粉受害者担当法律援助。

11月21日江天勇到长沙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师谢阳的太太陈桂秋。他在长沙逗留几天后,购买了11月21晚上22点53分,从长沙回北京的火车票。按计划,他应该于转天清晨到达北京。此后别音信全无。

▲英国广播公司(BBC)12月17日报道:中国媒体:江天勇因“持有国家机密”被捕

中国媒体周六(12月17日)报道称,已经失踪近一个月的著名人权律师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等罪名遭到警方逮捕。

该报道引用“公安机关”的话称,江天勇涉及的罪名还包括冒用他人身份证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

报道称,江天勇“已承认相关违法犯罪事实”。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资料显示,江天勇曾经代理多起关注度极高的案件,代理对象包括法轮功、“六四”天安门事件以及2008年毒奶粉事件受害者等。

江天勇在11月下旬从长沙前往北京的途中失踪。他正在湖南查询一位被拘押的人权律师的相关情况。

中国官媒《法制日报》称,“调查发现江天勇持有多份国家机密文件,并于外国机构勾连,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

该报称,12月1日,江天勇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联合国人权及贫困特别报告起草人菲利普(Phillip Alston)曾在今年8月访问中国期间与江天勇会面。菲利普上周表示,担心江天勇的失踪和他帮助联合国专家开展调查有关。

▲自由亚洲电台(RFA)12月17日报道:当局指江天勇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而扣押

中国官方12月16日公布,北京人权律师江天勇因冒用他人身份证件,并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等违法犯罪受到公安机关扣押;并指,江天勇长期接受境外资金资助,以所谓“公民代理人”身份承接、插手一些敏感案事件等。江天勇的妻子对此发表三点声明反驳,呼吁当局准许律师会见其丈夫。

中国媒体“澎湃新闻”12月16日发布了失踪三周的江天勇已被羁押的报道。报道引述公安机关称,江天勇冒用他人身份证购票乘车,依法对其行政拘留9日;还指,江天勇非法持有多份国家机密文件,与境外机构、组织、个人相勾连,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12月1日,江天勇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依法通知其家属。公安机关还称,江天勇还长期接受境外资金资助,并以所谓“公民代理人”身份承接、插手一些敏感案事件,在互联网上大肆编造传播谣言,煽动访民和当事人家属对抗国家机关、干扰司法办案,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江天勇已承认相关违法犯罪事实,其还涉嫌其他犯罪,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侦办。

对于中国媒体的上述报道,人在美国的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随即发表三点声明称,“澎湃新闻”突然发布江天勇被以所谓持有国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为由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对此,她表示震惊及强烈谴责。

金变玲对自由亚洲电台称:“突然发布江天勇被以所谓的持有国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采取行政措施。我表示震撼也表示愤怒。我郑重声明:一,江天勇失踪后,家人一直依法向公安机关报案失踪,当局都拒绝受理并设置各种障碍。家人在此期间从未获得任何的通知,甚至查抄住处也没有任何家属在场。官方消息称,已向家属两次送达两次通知实属谎言”。

金变玲在声明中表示,公安机关对江天勇所有的造谣抹黑的指控,皆是一种莫须有的构陷,是对江天勇长期以来维权工作的报复和打压。她说:“公安机关称,江天勇已承认相关违法犯罪事实。以我对江天勇的了解,江天勇绝对不会做出‘自证其罪’的供述。所以我很肯定的说,江天勇在他们手里面,受到了酷刑。另外,说到公安机关也没有说明是哪一个公安机关,所以接下来我将委托我的代理律师,要求立即会见江天勇。同时也考虑起诉这些造谣媒体和非法办案机构”。

11月中旬,江天勇在湖南长沙与“709案”被抓捕的谢阳律师的妻子会面,21日乘火车返回北京之际,与外界失联。家属及律师向河南、湖南及北京警方求助,但遭到推诿及刁难,如江天勇的父亲向北京铁路公安局寄出的申请行政复议信被退回等。只到数日前,长沙警方称,江天勇冒用他人身份证被行政拘留9天于12月1日将其释放,又称江天勇是自行离去,不清楚去向,再度引起舆论关注。

关注事件的法律工作者滕彪12月17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江天勇自三周前失踪,几乎可以确认他被当局所控制:“因为江天勇一直在维权运动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所以当局对他早想下手,至于找什么罪名,那是非常随意和任意的。以前也有律师被这种类似的罪名被抓、被判刑,如上海的郑恩宠律师等”。

滕彪说,江天勇作为一名执业律师,非常清楚国家秘密的界限,他也没有任何可能性持有或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

据知情人士称,12月4日,有自称北京市公安局的便衣人员与江天勇居住地片警撬锁进入江天勇曾居住的住宅搜查,并带走了部分物品。租赁江天勇弟弟住房的租客莫小伟,被数名警察带走失联,其住宅也被搜查。

▲美国之音(VOA)12月18日报道:江天勇遭刑事控制家属批污名化疑酷刑被认罪

金变玲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质问中国公安江天勇关押何处(网络图片)

北京—中国官方媒体澎湃新闻周五晚间发布报道称,江天勇涉嫌违法犯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且承认相关犯罪事实。江天勇亲属表示担心江天勇可能遭受了酷刑之后“被认罪”。

%e9%95%bf%e6%b2%99%e5%8d%97%e7%ab%99

江天勇被失踪前到过的长沙南站旅客通道。(美国之音艾伦拍摄)

该报道指,11月21日长沙铁路公安在巡查时发现江天勇使用他人身份证购票乘车,被公安处以行政拘留9天,也曾依法通知了家属。

报道中说,公安机关对江天勇进一步调查发现,江天勇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与境外组织机构和个人勾连,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

报道还说,江天勇长期受境外资金资助,炒作敏感案件,煽动访民和当事人家属对抗国家机关,干扰司法机关办案。报道称,江天勇被发现随身携带了7台手机、11张手机卡、7张银行卡。

该报道并未说明江天勇为境外提供何种国家机密,也没有说明江天勇接受过境外什么资助,对于他随身携带多个手机、手机卡和银行卡的情况也未提供进一步细节。

江天勇被拘捕的公安机关层级尚不得而知,报道中说江天勇已经承认相关违法犯罪事实,还涉嫌其他犯罪,尚在侦办中。至于在警方控制中的江天勇承认了哪个犯罪事实,或还涉嫌哪项犯罪,报道也没有交待。

澎湃新闻的上述报道文章一经发出,全国各大官媒、门户网站和各地公安微博均有转发,此前中国内地媒体对江天勇失踪事件一直保持沉默。

%e5%85%b1%e9%9d%92%e5%9b%a2%e5%be%ae%e5%8d%9a

江天勇随身携带多个手机及银行卡等物,许多共青团地方组织及团中央官方微博力图将这些物品说成特工或诈骗工具。(网络图片)

共青团中央和一些省市的共青团机关官方微博纷纷对江天勇随身携带多个手机、手机卡和银行卡进行有罪推定,称“只有特工和诈骗团伙骨干才会有这么多配备,他是哪样?”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发表声明说,家属没有收到任何通知,查抄住处也没有家属在场,官方消息称已经向家属两次送达通知实属弥天大谎。

声明表示,公安的指控是莫须有的构陷,是对江天勇长期以来的维权工作的报复和打压。金变玲还表示担心江天勇很可能已经遭受严重的刑讯逼供。

金变玲周六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当局和官媒很无耻,他们刻意模糊指控,并捏造歪曲事实,用“与境外组织机构和个人勾连”和为“境外提供国家机密”之类的描述对江天勇实施污名化。

金变玲:什么境外资金呐?我不知道,它能说出来吗,有证明吗?从哪个地方来的境外资金,哪个地方算是境外呀?它现在就是模糊了。然后还说,什么文件,泄露国家机密,泄露了国家什么机密了?他一个律师,他泄露什么国家机密了?

目前居住在美国加州的金变玲表示,中国政府想加什么罪名就加什么罪名,把江天勇跟跟国外的亲友保持联系说成“勾连”,即使用中国法律也说不通。

金变玲:比如说,我在美国,他跟我联系,我都算境外的人,这就算勾结吗?比如说,他认识陈光诚或者滕彪,他们不是也都在境外吗?这个都可以算一个罪行吗?如果是这样,那习近平呢?他到国外访问,很多中国官员,他们的家属什么的,也有在国外的,那样的话,这些官员们,他们也在违法。

%e6%b1%9f%e5%a4%a9%e5%8b%87%e7%88%b6%e4%ba%b2%e6%b1%9f%e8%89%af%e5%8e%9a%e5%92%8c%e5%be%8b%e5%b8%88%e8%a6%83%e8%87%a3%e5%af%bf12%e6%9c%8815%e6%97%a5%e5%9c%a8%e9%95%bf%e6%b2%99%e7%b4%a2%e8%a6%81

江天勇父亲江良厚和律师覃臣寿12月15日在长沙索要江天勇的拘留书面通知未果(网络图片)

美国之音记者问道,官方媒体是否曾采访江天勇亲属及其代理律师对其报道内容进行求证?金变玲回应说,他们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官方文书或媒体联系咨询,她将保留起诉相关“媒体歪曲事实造谣”的权利。

金变玲还表示,她委托律师尽快提出会见江天勇的申请,并要求当局确保江天勇的合法权益。

%e6%b1%9f%e5%a4%a9%e5%8b%87%e5%ae%b6%e5%b1%9e%e5%a7%94%e6%89%98%e5%be%8b%e5%b8%88%e5%90%91%e4%b8%ad%e5%9b%bd%e5%85%ac%e5%ae%89%e9%83%a8%e9%97%a8%e6%8f%90%e5%87%ba%e7%9a%84%e4%bf%a1%e6%81%af%e5%85%ac

江天勇家属委托律师向中国公安部门提出的信息公开申请(网络图片)

江天勇的代理律师陈进学和覃臣寿也发表声明,指江天勇失踪至今,家属和律师没有得到任何书面通知,也没有告知江天勇涉嫌罪名和关押地点,侵害了江天勇的合法权利和律师的辩护权。

此前,覃臣寿律师曾要求当局出示关押审讯江天勇的完整程序文件和录音录像。

根据澎湃新闻的报道,12月1日江天勇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已经通知家属。此前,江天勇从北京前往长沙看望709案被捕律师谢阳的家属,原计划11月21日从长沙南站乘车返回北京,此后杳无音讯。江天勇家属向北京、长沙和郑州公安报告失踪,查询江天勇下落,遭到多方推诿。

江天勇失踪后,其亲友及律师发起联署,并且在网络上发布寻人启事。

本月早些时候,成都维权人士、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和湖北维权人士、民生观察网站创办人刘飞跃相继被捕。湖北作家熊飞骏也被公安带走。

因709案被捕的维权人士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在羁押近一年半后首次会见律师时披露,他曾受到酷刑虐待逼供,公安向其他在押人员称他为邪教分子。

欧盟、美国和加拿大在国际人权日发表声明,对709案被捕律师和其他被捕维权人士表示关注,并要求中国政府公布江天勇下落,释放这位维权律师。

江天勇是资深维权律师,2001年考取律师资格证书,曾代理过陈光诚案,参与过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等多宗维权案的法律代理工作。维权过程中,江天勇多次遭到警察、国保绑架、酷刑,导致左耳鼓膜穿孔,双耳听力下降。他的八根肋骨曾被警察打断。2009年7月,江天勇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此后他以公民身份继续参与维权。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2/18/2016

阅读次数:5,1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