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2017年:巨变的一年

Share on Google+

今年12月10日,是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六周年纪念日。九天后,中共官媒报道,中国政府与挪威政府发表联合声明,宣布:“经过多次细致的对话,双方在过去几年达到了一定程度的信任,可以恢复正常关系。”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另一份声明中说:“挪威方面对损害双方互信的原因进行了深刻反思,并与中方就如何改善双边关系进行了认真、严肃的磋商。双方就汲取教训、恢复互信达成了重要共识。”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则在记者会上点明,中挪关系是因为“诺贝尔和平奖事件”而“严重受损”。

我们知道,早在六年前,中国政府提前获知挪威的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颁奖意图,特地派遣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前往挪威,与诺贝尔研究所所长进行了正式交谈,并且对外声明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此举会严重损害中挪关系。当时,挪威的诺委会顶住压力,仍然把和平奖颁予刘晓波。其后,中国虽未宣布与挪威断交,但是冻结了双方的外交关系与贸易关系,并采取了一系列报复措施。

2011年,中国方面以挪威进口的三文鱼可能携带病毒为由,拖长验收时间,导致大量鲜鱼在中国的仓库中腐烂,而来自同一海域的英国三文鱼却一路顺风。此后几年,中国的三文鱼市场有显著增长,但是挪威进口的三文鱼数量却大幅下降。

2012年,中国方面公布了一份涵盖45个国家的名单,允许这些国家的公民在北京中转期间72小时免签游览北京。这45个国家包括欧盟27个成员国、冰岛和瑞士,以及美国、俄罗斯、日本、澳大利亚和大部分主要拉美国家,但没有挪威。

2012年,挪威前首相应邀参加在中国南京举行的国际会议,但在与会前一个星期被通知拒签。

2013年,挪威右翼的保守党赢得选举,取代了由左翼的工党领导的前政府。新政府撤销了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的主席,由副主席接任。这是诺贝尔和平奖设立114年来,第一次评选委员会主席在任期内被解职。

2014年,达赖喇嘛访问奥斯陆,参加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纪念活动。为避免中国政府不满,挪威首相拒绝与达赖喇嘛见面。

最后,这一次,挪威政府为当年颁奖刘晓波一事向中国政府“认错”,换取双方关系的正常化。

民主的挪威政府向专制的中国政府叩头(kowtow),这不可避免地招致了严厉的批评。不过也有人替挪威政府辩解,他们说:我们不能指望其人口还不到中国人口的0.5%的小国挪威长久地顶住中国的压力,问题是其他的民主国家呢?他们为什么不挺身而出、鼎力相助?

就在中国宣布中挪关系恢复正常化的第二天,中共官媒发布消息称,蒙古外长对媒体表示,达赖喇嘛11月对蒙古进行宗教访问,其影响和后果超出了宗教范畴,对蒙中关系产生负面影响,蒙古政府对此表示遗憾。这位外长还表示,蒙古正在为蒙中关系重回正轨和恢复有关对话做出积极努力。

一个月前,达赖喇嘛访问蒙古,受到大量信众和僧侣的热烈欢迎。事前,中国政府向蒙古政府表示强烈不满,并敦促其取消访问。在达赖喇嘛的蒙古之行后,中国无限期推迟了一项有关中国向蒙古提供价值42亿美元贷款的双边会议,并暂停了经济合作。还有媒体报道说,中国开始在两国间的一条主要陆路口岸加征通行费用。

这里还有两条消息。其一是,美国和澳大利亚政治学者的最新研究称,在美国和许多其它自由民主国家,认为必须生活在民主国家中的人比例在下降,对专制政体的支持率在上升,民主面临衰退风险。其二是,哈佛大学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对资本主义的支持率跌到了历史新低。在18至29岁的美国年轻人中,51%的人对资本主义表示了强烈抗拒,只有42%的人支持资本主义。回想起27年前,美籍日裔学者福山宣告“历史的终结”,民主资本主义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你不能不感到,就在这短短的二十几年间,整个世界发生了何等惊人的逆转。

六年前,挪威诺委会宣布授予刘晓波和平奖,当时我曾写文章,提请人们注意诺委会的那份公告。一方面,公告写到:“在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的经济取得了世界历史上罕见的长足进步。该国目前拥有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亿万人民已经脱离了贫困线,参与政治的范围也扩大了”;另一方面,公告又指出:“中国一直在违反着她所签署的一些国际协议,以及自身法律中有关政治权利的规定”。诺委会的逻辑是:既然你们中国政府在经济发展上做得这么好,为什么在人权问题上又做得那么坏呢?你为什么不能在人权问题上也做得好一些呢?他们不懂得中国政府的逻辑。中国政府想的是:我们的经济发展正是建立在对人权的压制之上,那我们怎么能放弃对人权的压制呢?今天我们能搞得这么“好”,就是因为我们“坏”;如果我们不这么“坏”,那我们也就不会这么“好”了。这也就是说,沿着现在这条道路下去,伴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上升,中共统治集团只会变得更自信,更骄横,更迷信强权,更迷信暴力,更蔑视正义,更蔑视人权,因而必将对中国以及整个世界带来更大的危害。

在这里,我们不能不对川普刮目相看。从他胜选后的言论,尤其是从他挑选任命的核心团队来看,川普确定无疑地把一党专制下的中国当做最主要的对手。我们一再说,中国的问题不只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如果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们意识到这一点,事情就大有转机。2017年,很可能是巨变的一年。

《中国人权双周刊》2016年12月23日

阅读次数:3,4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