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朋友多”也能成为被抓的“理由”?

Share on Google+

湖北红安的熊飞骏被抓多日了。其后,经常批评政府批评社会的“异议人士”刘尔目及一位网名叫“海底”(也叫“海底哲龟”,真名叫王飞)的网友也被抓了,原因都是发文诅咒该死的雾霾,犯了大忌。有网友分析说,“‘海底’被捕是因为雾霾激化了社会矛盾,因此当局对重点人物进行定点打压”;更邪乎的说法是,这个政府现在开始搞“定点清除”。其实,狼要吃羊,有的是借口。有人特意浏览了“海底”的博客,觉得内容都是些很平常的东西,无非就是对时政的点评,讲了自己的一点想法,根本谈不上颠覆国家政权。

这年头,他们抓人是家常便饭。生活在大陆,天天恍惚看到的就像是中共拍摄的电影:当年国民党实行白色恐怖,天天抓人,不分青红皂白。可让人蹊跷的是,现在怎么反过来了,变成共产党喜欢这么干了呢?最有意思的是,当年国民党无论怎样实行白色恐怖,怎样随便抓人,好像都没听说“朋友多”也能成为被抓的“理由”之一。

昨天,手机微信上流传“海底”妻子的几行文字,告诉我们她丈夫的罪名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当她质问警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怎样来颠覆”时,抄家的警察说,“海底”被抓是因为“朋友太多”。“海底”妻子觉得这“理由相当荒谬”,她很愤怒地反问:“朋友多也是罪吗?文人交往很正常,为什么你们就那么害怕?是不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心虚?”

大家看看,现在抓人的理由多么荒唐。近年一再听说有“同城饭罪”,也就是说连几个志同道合的人在一家饭馆吃个饭也是“罪过”。这大概要赶上周厉王时代了吧。当局就不想想,“朋友多”也能成为罪名,并治罪,岂不滑天下之大稽。

按照当局“朋友多”也可以治罪,那么对凡批评政府的人,都有“充足的理由”把他们抓起来。我甚至粗略地估算了一下,依照抓“海底”的“标准”,中国大陆至少还可抓十万。他们现在之所以没有搞“大逮捕”,大概是出于“策略”,考虑到“社会效果”。不抓,不是不该抓,不想抓,而是还没到“火候”:“火候”一到,说抓就抓,随便找个理由,都属“正当执法”,都属“中国内政”。这一点当局很自豪,对此“批评人士”也一定要认识到,并做好充分准备。

前不久,网文高手老泉,在微信上跟“批评人士”开玩笑:“他娘,熊进去了,下一个保准是你”。看了该微信,不禁一惊,我这人胆小,连别人杀鸡看着都害怕,我可不希望老泉是“金口玉言”,或“一语成谶”。

早先有位朋友在文章中表白“想逮就逮吧,如今坐牢也不是啥丢人的事,正好退休没事干。”但我可不这样想。自由多好啊,在牢狱外面多好啊,即使满天雾霾,本人现已退休,不出门就是了。就算需要出门,要呼吸雾霾,也还是比失去人身自由要好得多吧。再说,多好的身体只要进去,就会被他们的“渣滓洞”搞垮,特别是像我这种身体,一旦进去,只能做好“直着进去,横着出来”的准备;况且还有呼格吉勒图、聂树斌式的冤杀。

已去了大洋彼岸的余杰先生,因为批评当局,在自己的祖国曾经被折磨得死去活来,险些丧命,办案人威胁说,要剁去他写文章的那只手。就连80高龄的铁流先生也因为为“老右派”们说话,也被办了进去,说是犯了“非法经营罪”,但到底“犯”了什么,天下人心里明镜似的。后来,铁流老人在网上披露了自己在看守所里遭受的非人折磨,让人不寒而栗。想一想,进去时已是年届八十的老人啊,照样酷刑——“先是连续三天三夜的审问,戴手铐,坐铁椅,外加一条钢皮板带,动一下都难。那位审讯我的公安赵预审员,一脸杀气,十分凶恶,厉声叫喊:你知不知道,右派就是反动派?……不杀你头,也得判你无期徒刑!”即使在老人住院期间,竟还要给他“戴上两副重达60斤重的脚镣,晚上睡觉还外加手铐。管你老人病人,一律如此。看守说,这是贯彻落实刘云山‘依法治国’指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一个国家,如果连“朋友多”、“同城吃饭”也能成为罪过,也可以抓起来,治“颠覆政府罪”,当局还说其讲人权,说这个国家的国民过着怎样幸福快乐的生活,不是胡扯又是什么!

2016年12月23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2016年12月27日

阅读次数:3,41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