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毛左暴力邓相超:一种回光返照

Share on Google+

对毛左暴力邓相超事件,本人更认同刘二狗蛋的“回光返照”说。且看毛左们现场那些几十年来毫无新意的口号,敢问我的毛左兄弟这样的决不创新派有何面目他日面见春桥文元,更别说阁下们早年就被轰轰烈烈过的继续革命的伟大理想了,要知道哪有隔夜饭菜还没加热就急吼吼端上桌的。

就像文革1976的强弩之末,之后的中国人民终于不用革命了。那年的广场上的人们喊出“秦皇的封建时代一去不返了”,也就在那年中国人民的红太阳终于陨落,同是那年史无前例的文革寿终正寝。

有时我在想,兴许上帝觉得和中国人的玩笑开过头了,于是老人家让中国在一百年前摆脱帝制走向共和,也是上帝老人自觉玩笑太大,让我的祖国在40年前的那一天毫不血腥的对文革紧急刹车,历史在那天来了个惊天急转弯。

于是中国,如果说第一次国门是在洋枪洋炮的兵临城下时被迫打开,这第二次被人为关闭的国门竟不费一枪一弹的自然洞开。历史在和中国人开了天大的玩笑后,差不多及时中止了玩笑——于是总算谢天谢地,那时的中国离开除球籍,仅一步之遥。

我们当然不乏的有识之士总担心文革再来,日本德国也有人怀念他们的军国年代,也不见他国的士子们惧怕法西斯主义复避。明末清初多少人仁志士高呼反清复明,民国初年多少满清遗老与辫子同生死,二战后期多少狂热派誓与日本共存亡,文革中多少人泣血谁反对红太阳谁死有余辜——但可惜了天时地利人和竟一个不占的所谓沉香,然而我的滚滚长江水啊毕竟东流去。

当然中国曾生产过义和团红卫兵,即便如今正批量当代毛左又当若何,说白了还是少数。有次我和妙觉开玩笑说,妳看这满大街的红男绿女哪个像某个主义的接班人,再看看当今电影电视小说诗歌及全民的生活方式,哪部哪篇哪曲哪款敢和那个主义沾亲带故?

文革中是左派可以泡妞,如今的左派只能靠想像红太阳完成自慰,在无尽的自慰中一天天熟透直至腐烂。

2017-01-08初晨美兰湖

阅读次数:1,8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