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尚笑:我看邓相超事件

Share on Google+

据传邓相超在12月26日转发了一条微博:“如果牠45年死,中国少战死60万。如果58年死,少饿死3000万,如果66年死,少斗死2000万。直到76年才死,我们才终于有饭吃。他做的唯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死了。”

这仅仅是个转发,而非首创。
这也仅仅是事实,而非谣传。

邓相超,又像毕福剑一样,遭到了毛粉们的猖狂反扑,受到了官方的解职处理,更引发了海内外的舆论效应。

善良的人们,同情他们的厄运,为他们的仕途婉惜。

恶贯的中共,一如既往,认定是吃党的饭砸党的锅。

海外的媒体,又见一股清新飞出了雾霾深琐的大陆。

我的观察是,体制内精英对国内形势又产生了误判。

这种误判,由两方个面的因素构成。一方面,即得利益者,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才艺或知识,受到了当局的重视和重用,有维护统治的利用价值。

另一方面,一些精英时常会流露出自已的真实感觉,应该是属于自我约束不足的人。这说明,他们良知未泯,但还不是或未能达到真正良知的”成色”标准程度。

这种现象,在幼稚的(共产党叫别有用心的)外媒报道里,是从癌症晚期的躯体中流出来的一股并不混浊的液体,便十分牵强地认定,是生命的征兆,是体制内民主转型的希望。

这刻意人为的拔高,其可怕的后果是,在没有对这种认知明确界定的情况下,偏离或丧失了对现存社会环境的有效评估。

我曾在《是选川普还是在选美?》一文中,引用过英国十八世纪杰出政论家乔纳森·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 (1667-1745) 的一句名言:Proper words in the proper places, make the true definition of a style. “风格的真正定义,就是合适的词放在合适的地方。”

邓相超是不是在不适合的场合,转发了不合时宜的言论?这种不适宜,是不是既不符合今天中国的困境,也不符合邓相超自己的政治身份,更不符合习近平走毛式老路的企图和行动?

在这三重的不适合中,如果存在的话,无论是毕福剑,还是邓相超,均不属于风格的“真正定义”,即,不是合适的词,放在了合适的地方。

换句话说,真正军人的不是,只是一道并不亮丽的风景,转瞬即逝,却成了人们谈资的话题,而不是改变历史的话题。因为它缺少启蒙的创意。

“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这用来概括形容大陆一眼望不到边的毛粉毛左,以及形容惶惶不可终日的天朝,再恰当不过。

穷山恶水出刁民,恶政有恶政的道理。让这些毛左毛粉们,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人间地狱里,慢慢地死去!是我送给他们最好的礼物,更是他们宿命的报应。

至于对海外媒体的期待,大可忽略不计。媒体哪有不炒新闻的道理?如果是自我觉醒,无论是毕福剑,还是邓相超,唯有移民海外一途可走,出书写回忆录,痛苦的。

对中国暴民刁民,对这片遭上帝诅咒了的土地,我十分悲观。这是我早年逃离大陆的判断和决定。对今天体制内外的精英们,我相信仍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意义。

邓相超事件,不是第一,也不会是唯一,而是没有穷尽的之一。

来源:《观察》

阅读次数:69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