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言:前苏联解体二十五年──从勃列日涅夫说到习近平

Share on Google+

二○一七年,又一新年开局。在全世界最揪心的国际大势中,中共的运命如何恐怕是在列的。恰好,二○一六年底的十二月二十五日,是苏共崩溃和苏联解体二十五年,这令笔者想起中共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宣传得家喻户晓的一句“金句”: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由此而观中共,倒是精准呢!

习近平关于苏联解体有一句名言:“竟无一人是男儿”。除去性别歧视的影子,习氏这话大概是说全苏联没有一个人是像他习近平那样的“男儿”。但其实,苏共有一人倒与习近平惟妙惟肖(严格说应该是习与他惟妙惟肖),此人,就是前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两相比较,习氏的今天和明天,难道不是勃氏的昨天!谓予不信,试先看那个勃列日涅夫。

苏共有男儿

首先,勃列日涅夫本是苏共党内一个平庸人物,在苏军和苏联各地方为官均无出彩的政绩,是在赫鲁晓夫下台后,在苏斯洛夫和谢列平争夺大位的平衡之中被推举上位的。一旦上台,勃氏拼命任用旧部、同学和私人(“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帮”),拼命抓权,排挤总理柯西金,拼命大搞个人崇拜(勃氏有“勋章大王”之戏称,甚至自己给自己颁发勋章,还自封“苏联元帅”),树立个人形象。

其二,勃氏上台后,其国内政策是祭出斯大林的亡灵,回归斯大林,一九六六年初,勃氏公然决定终止“非斯大林化”。勃氏在经济上彻底推翻了赫鲁晓夫时代开启的“新经济体制”改革,停止企业以利润为中心、扩大企业自主权、物质刺激等带有市场经济色彩的改革,批判“市场社会主义”。政治上在一九六九年斯大林出生九十周年时,勃氏在列宁墓背后的克里姆林宫城墙下为斯大林立了一座半身铜像;到一九七九年斯出生一百周年时,勃氏又发行照相纸年历纪念册。政治上,勃氏推行“新洗脑运动”,拘押异议人士,强行开除一些持不同政见者的国籍。著名作家如西尼亚夫斯基和丹尼尔被投入劳改营,索尔仁尼琴被驱逐出境,罗伊?麦德维杰夫被开除出党……。

其三,在国际外交上,勃氏公然推出“有限主权论”(“勃列日涅夫主义”),提出苏军可以入侵东欧华沙条约各国,并据此于一九六八年公然军事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镇压“布拉格之春”民主运动。一九六九年三月和八月,苏联与中国在珍宝岛和铁列克提地区发生边界冲突;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勃氏又出兵阿富汗,还支持古巴在安哥拉的军事冒险。勃氏极力增加军费(开支占GDP的比重居世界第一,超过百分之十二)扩充军备,想与美国一争天下。

如此强势,难道不是真男儿?

谁是“中共勃列日涅夫”?

反观习近平。首先,习同样也是中共一个平庸人物,没有任何出彩的政绩,也是在江、胡等中共派系争权的平衡中上台,也是在上台后拼命任用私人(“之江新军”,昔日同学如刘鹤……),而一旦上台,也是抓权集权(“习核心”),也是架空总理李克强,也是大搞个人崇拜(“系列讲话”)。本来,勃、习两人既然都是平庸上位,既无威望,又乏基础,又同样野心勃勃,不用私人、不抓权、不搞个人崇拜,如何保住大位,巩固权力?

其二,习上台也是回归毛泽东。习屡屡到井冈山、韶山、古田等毛氏圣迹朝拜,还提出“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经济上,习氏表面上提出“深化改革”,实则否定邓小平市场经济,国愈进民愈退,还公然提出“国企也要姓党”。政治上,习氏也是钳制舆论,迫害异见人士,强调“媒体姓党”,厉行“七不准”,其所镇压的人数甚至超过江胡时代的总和,连《炎黄春秋》这样的保党刊物也不允其存在下去。

其三,国际上,习氏完全抛弃了邓小平明智的“韬光养晦”策略,从东海到南海,处处穷兵黩武,与美国、韩国、日本为敌,最近竟公然在南海的公海区抢劫美国的无人水下潜航器。另一方面,习氏又在非洲、东南亚甚至欧洲以大撒币的形式大搞扩张,使全世界对中国侧目而视。习氏甚至妄图输出一党专政加市场经济的“中国方案”,抗衡全世界认同的普世价值。

综上所述,难道习近平不就是中共的勃列日涅夫?

以往曾有人说江泽民与勃列日涅夫很相像。然而江毕竟没有回归毛泽东,这是江和习、江和勃氏的根本差别。江毕竟还是继承了邓小平的市场经济改革,在政治上也比习近平开明得多。在国际上,江没有那么耀武扬威,江时代的中国没有像现在那么为世界侧目。所以,江还不是勃;只有习,才与勃氏惟妙惟肖。

亡苏共者勃氏,亡中共者习氏?

勃氏在前苏联执政十八年(一九六四──一九八二),直到勃氏去世。一九八五年,戈尔巴乔夫上台,并于一九八七年提出改革“新思维”。但仅仅四年之后,苏共就在一九九一年倒台,前苏联同时解体。

中共一直声言戈尔巴乔夫是苏共垮台的罪魁祸首,这是对戈氏的故意构陷和对历史和逻辑的恣意歪曲。像前苏联这样的庞然大物,其肌体如果没有膏肓之疾,仅仅四年,怎么可能一下子轰然倒下?事实是,正是勃列日涅夫回归斯大林的倒行逆施,才完全堵死了前苏联由赫鲁晓夫开启的经济转型、政治转型和社会转型的所有通道,导致全苏联社会特别是苏共党内有识之士的普遍不满,苏联终于走进了死胡同,勃氏才是促成苏共垮台的罪魁祸首。戈尔巴乔夫的糊涂在于:他看到了苏共和苏联的危像,却还想以“新思维”改革救亡。

中共政权从毛泽东建立它的第一天起,就以其追随“列宁主义”的斯大林模式而注定了它的必然崩溃。邓氏的经济改革(“西学为用”)和邓规江随、邓规胡随,因为还是“中学为体”,只能是延缓而不可能取消这个政权的死期。到习氏上台,如果他有蒋经国那样的政治智慧,把邓氏的经济改革推向政治改革,变“中学为体”为“改旗易帜”,实现普世价值,中共倒是有可能与民主政治共存,就如现在的俄罗斯甚至美国都还有共产党的立足之地。然而习氏这个中共勃列日涅夫,同勃氏一样的冥顽不灵,一个祭起斯大林,一个叫魂毛泽东。如此,中共除了像前苏共一样走向崩溃,还有什么回天之术?除非有幸终于出个“中国蒋经国”,则中共未必有二十年的寿期,习或者只能当崇祯皇帝了。

争鸣2017.1

阅读次数:7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