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扬: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兼答为什么放弃追究打人者的法律责任

Share on Google+

鲁扬

1月12号,我发表了这样一个声明:

我本人放弃追究2017年1月4日在山东建筑大学西门围殴我的那群老人的法律责任。山东鲁扬2017年1月12日。

声明一出,没多久,我就接到一个又一个质问我为什么放弃追责的电话,有的甚至非常恼怒。有的朋友打过一次后,又打过来,极力想说服我,不能放弃追责,并不厌其烦地讲述追责的“重大意义”。有的朋友则想到,我可能受到某种压力,而做出妥协让步。

这一点,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朋友们,我没受到压力。自2006年,我因发表批评当下教育的观点,被迫辞职。我们夫妻携刚满三岁的女儿,离开山东老家,流落南方打工。这期间因参与《零八宪章》的签署,以及“六四”纪念活动,我们从这个城市被赶到另一个城市,从这个学校被撵到另一个学校——我都没感到过压力。准确地说,我从不认为这是压力。我认为,这是一个追求自由的思想者应该付出的代价。

虽没压力,但这次却发生了怕是我这一生都难以释怀,至今想来愧疚疼痛不已的一幕:那是我济南被打的第三天下午,在我租住的房子里,有三名穿制服的警察突然闯入,说是查流动人口,问我八十多岁的母亲叫什么名字。在农村,像母亲这样岁数的女人,是很忌讳人家叫她名字的。当时吓得惊慌失措的母亲,急急声明:我明天就走,我明天就走……。待三名警察走后,母亲放声哭诉:你爹死得早,你哥刚死了……我知道我命苦,想到老天爷还算有眼,还给我留了个好儿……谁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啊,你让我咋活啊……我在边上,边唤娘,边落泪……

想我鲁扬,虽不像网上传的那样大仁大义,可你去鲁西那个叫后店的小村打听,我还算是个孝子。可现在,把刚刚失去长子,投奔我来住的老母亲气成这样,内心之痛,使我现在笔行至此,都忍不住泪水……

接下来的事,朋友们是知道的。为安慰母亲,我在网上发了那个请求朋友们发声支持的帖子:

“朋友们,我因去济南参与声援邓相超教授,一下子在乡亲那里”出名“了。因他们都爱毛、崇毛,看到的全是毛粉编发的打我的文章和视频。支持我的声音,他们看不到,听不到,认为我做了让他们极其丢脸的事,纷纷打电话吵我,骂我。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则一直在哭。这里我请求朋友们发声支持我一下。我好拿给老母亲看看,让她知道:她儿子没做坏事,没给亲人们丢脸,朋友们都在支持我。如朋友们同意,请您在此说上一句话,三四十个字就行,署上您的名字。可发这里,也可发我微信和手机短信,我电话:15864919035.以上文字请朋友们帮转发,鲁扬在此叩谢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全国各地支持我和慰问我母亲的电话、短信和微信不断。有的朋友要求亲自给我母亲说话。我母亲不在时,朋友提醒我录音,说等鲁妈妈回来让她听……母亲不识字,没什么文化,不知道我做的事是对是错,但她是个识大理,通大义的母亲——她听到全国这么多人支持我,夸他儿子是个好人,她脸上开始有了笑意。

说到这里,可能有的朋友要问,既然没有压力,又有全国那么多朋友的支持,我为什么还要放弃追究那些打人者的法律责任呢?

也许有的朋友已经发现,我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借用刘晓波先生的经典名句:“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

刘晓波先生是我最崇敬的人,也是我的精神导师——是我走上自由民主思想道路的引路人。

我本是个诗歌写作爱好者,偶然的机会读到晓波先生一篇文章(当时我年少,不知道他就是所谓的“六四黑手”),令我又惊又喜。惊的是中国作家里面,还有人这样写作一一竟然敢说真话。喜的是,这位作家就在国内。当时我就在心里喊出:像刘晓波那样写作!

于是我通过各种途径,狂热搜集晓波先生的作品。现在我可以吹牛一句:当今世界,我是收集晓波先生作品最多最全的人!我发现,目前网上包括国外网站流传的《刘晓波电子文集》大都是我当年编辑整理的。2006至2009四年时间里,我每周都会抽出一个晚上,给向我索要《晓波电子文集》的朋友们发送电子邮件。

最满足我的虚荣心,至今提起仍使我感到自得的是,晓波先生曾亲自来信向我要他的作品。他要的是自己的早期作品,他没有这部分作品的电子版,问我这里有么。晓波夫人刘霞老师也曾通过独立作家王金波先生,向我要晓波先生的电子版文集。

我炫耀这些,是想告诉朋友们,我是十足的“晓波迷”,是晓波先生狂热的崇拜者。当时晓波先生还没获得“诺奖”,不算“出名”,我为什么对他如此痴迷呢?

作为一个想成为作家,并在人类思想领域有“野心”的人,我阅读和研究了大量伟人和圣贤的著作。我发现能够流存于世,名扬千古的思想,不外乎三种:大爱、大慈、大仁。

耶稣的大爱,让亿万人众苦苦追随。佛陀的大慈,千百年来普照东西南北。我们山东人孔丘——孔子的大仁,使他数百年之后,重又“复活”——创下影响整个东方世界的中华文明。

通过阅读刘晓波,研究其思想,我发现:

刘晓波是集大爱、大慈、大仁于一身的思想家。这里我可以调侃一句:刘晓波就是当今中国的“大圣人”。下面我引刘晓波先生的一段话,大家马上就会理解,我为什么不再追究那些围殴我的老人——

“因为,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刘晓波:我没有敌人一一我最后的陈述》)

朋友们知道,我不仅事后声明不追究那些围殴我的老人,而且在被殴时,我双手紧紧后背,任由他们殴打。我这种坚定的“打死也不还手”的“非暴力”不抵抗信念,也是缘自刘晓波先生的大爱、大慈、大仁思想的影响。

看下面《零八宪章》签署后,晓波先生入狱不几天,我发表于海外的一篇文章:

众所周知,刘晓波先生是一位长期以来坚持以和平理性的原则,致力于推动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基本人权在中国的实现的独立作家,又是一位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主张以和平的方式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的自由思想家。

作为一位独立作家,他总是在第一时间内对国内发生的重大事件发出自己的声音。他的声音总是本着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对人们进行提醒和劝戒。很多时候他不顾一些人对他名誉的诋毁及恶毒的人身攻击,坚持发出自己与众不同的声音。

比如今年五月四川大地震发生后,很多人把此次大灾看成是对中共暴政的一次惩罚,而在网上发出一些“幸灾乐祸”的言论。刘晓波先生立即发帖:《刘晓波:大灾之中,任何幸灾乐祸都是可耻的!2008-5-14 》。

在杨佳暴力事件发生后,面对中国社会日益严重的暴戾之气和自由思想界一些人对杨佳杀警的狂热支持,他又写下:《刘晓波:杨佳式暴力复仇仅仅是“原始正义”2008-9-1》。

作为一位高瞻远瞩的自由思想家,他的发言和著述不是站在某一帮派的立场,更不是为哪个“政治团体”和“民运组织”服务,而是站在人类的高度,国家和民族进步的立场上来发话的。然而,现在,就是这样一位坚持反对任何暴力,以和平方式维护中国人的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和写作自由的写作者失去自由——因“罪”而被刑事拘留。我们要问一句,到底是谁在犯罪?(《鲁扬:抗议北京警方刑事拘留自由思想作家刘晓波先生》)

讲到这里,相信朋友们已经明白被殴时我不动手,事后又原谅围殴者的原因了。如果当初我的梦想是成为晓波先生那样的作家,那么现在我的理想是成为晓波先生那种心存大爱、大慈、大仁——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主张以和平的方式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自由思想家!

我们为什么要采取“非暴力”和平方式来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民族进步,社会制度变革是个宠大的系统工程,是充满巨大风险性的。暴力与激进的方式,是不妥当的。推进国家和民族进步,暴力对抗不是最佳选项。更何况世界上许多国家,都通过非暴力民主运动,实现了和平转型。世界民主运动的经验证明,非暴力不合作对抗,不论从思想上,还是行动上,足以形成制约政府的强大力量,最后迫使当政者自动改革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基本已成“铁律”的历史现象:共产主义政权,发展到一定地步,不击自垮,人民最终不战而胜。前苏联如此,波兰如此,东德如此,就是我国南边毗邻的小国越南,不也正在不声不响地进行民主体制改革吗?

另外,现代政治讲求“驯化统治者”,而不主张肉体消灭。原因是,不经过驯化这一过程,另一部人上台,依然会行施暴政。因此,我们坚决反对使用任何形式的暴力。我们不防这样说:

任何一个参与未来中国自由民主和平运动的中国人,只要主张暴力者,他就等于自动退出自由民主和平运动队伍——给自已贴上IsIs的标签。这里提醒大家,我们要远离这种人——起码我鲁扬本人,是不与这种人做朋友的。

我们不主张暴力,但我们不要放过对人民使用武力——下令开枪的人。他是民族的罪人,他必遭清算——无论躲到那里,无论时间多久,我们也要像全球追查纳粹一样,把他送上人民的审判台。

在中国未来自由民主和平运动中,我不希望看到一滴鲜血,不希望听到一声枪响——这也许是我诗人的梦想,但这确实是我真实的自由民主运动的思想主张。

全体中国人必须认识到,因政见不同消灭异己的做法,是反人类的,是不利于社会稳定,国家和平的。我们要对话,要协商,要动用我们中国人的智慧一一和平奋斗兴中国。要把暴力思想,从所有中国人头脑中剔除掉,学会理性思索,理性对话,探求中国人幸福和平的发展道路。

最后,我希望所有投身于中国自由民主和平运动的朋友们,都像晓波先生那样,心存大爱、大慈、大仁,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以和平的方式参与未来中国自由民主和平运动,使我们的祖国早日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现代文明国家。

山东鲁扬
2017年1月15日

阅读次数:2,60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