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维稳最高指示,孟建柱、周强强调抵制司法独立

Share on Google+

所谓“依法治国”本来就是个幌子,是“面子工程”,不过,现在中共开始不要面子了,赤裸裸宣称司法是为共产党政权服务的。

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于12日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会上传达习近平指示,强调全国政法机关要“主动适应国内外形势新变化……积极运用现代科技手段,一手抓从严从实从细做好保安全、护稳定工作,一手抓深入解决源头性、基础性问题”以提高维稳能力,迎接十九大召开。

1月14日,最高法院长周强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表示,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中共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召集人魏千峰评论说:我觉得它是退步,以前还期待中国会走向民主化,一步一步法制化,现在就是赤裸裸的在维护政权,我想越这样越表示政权的稳定度越严重,政权的可信度越来越危险,到最后没有手段就什么都来了。以前还要装一下,现在真面目都出来了。共产党的原理就是共产党最大,什么都维护权利的核心,除非它变成一个民主国家。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当晚在微博回应称“不可理喻”。一向敢言的贺卫方表示,无论怎样的国度,司法如果没有独立性,那就意味着它会常态地受到法外因素的干预,无法严格地依照法律规则裁判案件和纠纷,也就难以让国民在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冤屈遍地,引发造反。即便在古代中国,包拯故事也代表着人们对司法独立的渴望。因此,把司法独立说成是西方观念,必欲除之而后快,是真正的祸国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一位资深评论人士匿名说:习(近平)这个人,他脑袋里头基本上就是一个毛泽东那些的大杂烩。四中全会当时提了很多非常高的口号嘛,包括这个司法独立这些方面的,但那个应该是习(近平)在那时候权力没有抓够,他对党内坚持改革的这么一些派别的一个妥协吧,实际上他当时就没有信过这个东西。说明了只不过是撂下了一切伪装的面具嘛,市场经济也不讲了,国际上这些规则什么都不要了。再下一部他说不定改革,这个旗号他也可以不要了。

▲香港《端传媒》1月13日报道:习近平维稳新指示:十九大前要将维护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首位

据新华社1月12日报导,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近日对全国政法机关作出新指示,要求“强化忧患意识,提高政治警觉,增强工作预见性,不断创新理念思路、体制机制、方法手段,全面提升防范应对各类风险挑战的水平”,以“确保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安居乐业”。

习近平称赞“政法战线”近年来“认真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为“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简称“维稳”)作出重要贡献。他强调2017年是“党和国家历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一年”,要把维护“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首位,提高对各种矛盾问题的预测、预警、预防能力,为中共十九大召开营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自1990年代末开始,中国便将维稳视作工作重心之一,在胡锦涛时期更被列为优先任务。维稳被认为是中国官员政绩考核及晋升的重要指标,其工作指导原则为“稳定压倒一切”。1998年3月,中共中央成立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后于2000年5月在公安部下设办事机构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中央维稳办”)。

政法系统、中央维稳办迅速响应

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于12日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会上传达习近平指示,强调全国政法机关要“主动适应国内外形势新变化……积极运用现代科技手段,一手抓从严从实从细做好保安全、护稳定工作,一手抓深入解决源头性、基础性问题”以提高维稳能力,迎接十九大召开。公安部部长郭声琨、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出席会议。

中央维稳办副主任马玉生于13日在官媒人民日报发表题为《打好新形势下维稳主动仗》的文章,称“稳定是改革发展的前提”。他列举中国社会存在的“影响稳定的问题和矛盾”,比如城镇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导致群体聚集上访、把互联网作为串联渠道表达共同利益诉求等事件,其“潜在危害性增大,尤其是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始终不忘意识形态渗透,插手炒作敏感案事件,对我国社会大局稳定构成威胁。”

文章称,要处理好改革发展与稳定的关系,必须“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不动摇,牢牢守住这一党和国家的生命线、人民的幸福线”;对各类涉稳敏感案事件,应“快速稳妥处置,严防境内外敌对势力插手炒作,同时主动发声、积极引导,加强对互联网上负面有害信息的核查处置,抢占舆论主导权。”

中国如何维护“政权安全”?

2016年中国“两会”期间公布的“十三五规划”纲要中便提出“国家政权主权安全”概念,在对付传统的三股势力“暴力恐怖、民族分裂、宗教极端”活动之前,将“敌对势力渗透颠覆破坏活动”放在首位。

自2015年开始,中国当局大规模关押律师、跨境抓捕“敏感”人士,其理由均包括“严防境外敌对势力渗透”。2015年7月施行的《国家安全法》更将此前一系列行动合法化。

对内方面,中共提出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习近平及党媒多次批评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等人“背着党组织搞政治阴谋活动,搞破坏分裂党的政治勾当”。自2012年底十八大后开始的反腐风暴,近两年有增无减、落马高官众多,且新增了“妄议中央”等罪名。

中国也陆续针对军队、群团组织、媒体、国有企业、高校等领域召开全国性的高规格政治工作会议,其宗旨无一例外都是强化党的领导。

被当局视为重点监管领域的互联网,在2016年也有各部门法规陆续出台,而全国人大于11月通过了将于今年6月起实施的《网络安全法》,更将监管行为合法化。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部1月13日报道:习近平要求政法机关把维护政权安全放首位

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传达“最高指示”习近平要求政法机关把维护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首位。评论认为,习近平已撕去“法治国家”面纱;中国社会矛盾频发,今年召开的十九大,预计政治维稳将出现严酷局面。

大陆官媒周四(12日)统一转发党媒新华社消息,指近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政法工作做出重要指示,强调2017年是中共和国家历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一年。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提高对各种矛盾问题预防能力,为党的十九大营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各级党委要切实抓好维稳工作。

习近平这番讲话,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中共政法会议上传达,据报道称,中国公安部部长郭声琨,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均出席会议。

法律界人士认为表示,郭声坤,周强和曹建明等司法部门负责人,已沦为政权的扯线木偶。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路其中一位召集人魏千峰向本台表示,习近平已彻底撕掉以前所宣称的“法治国家”面纱,党指挥政法和司法部门已是不争的事实。

魏千峰:我觉得它是退步,以前还期待中国会走向民主化,一步一步法制化,现在就是赤裸裸的在维护政权,我想越这样越表示政权的稳定度越严重,政权的可信度越来越危险,到最后没有手段就什么都来了。以前还要装一下,现在真面目都出来了。共产党的原理就是共产党最大,什么都维护权利的核心,除非它变成一个民主国家。

“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认为,习近平毫不隐讳的要求政法机关为政权服务,将矛头指出民间社会,显示出政权与民间社会的割裂;加之中国经济出现危机、环境问题等诸多社会问题,民怨沸腾,每一个触点都可能引爆整体性危机。加之十九大将在今年召开,习近平需要再稳固政权和自己的政治势力,预料政法机关,会使出残酷的维稳手段。

杨建利说:现在已经把它明确的提出来,就是为了政权安全,这说明政权和社会民间已经不是一体化了另外这次他还提出一个观念,就是防范各类风险挑战,实际上它说明了在中国各种问题都可能引发对这个政权的挑战,比如说环境问题、空气污染问题,比如说现在出现的经济危机,现在中国的经济危机又在出现,政权觉得这时候受到威胁,所以他出手非常狠。还有十九大前后的安全问题,我预测2017年,政治维稳会出现非常严厉残酷的手段。

阳光卫视董事长、政论人士陈平指,中央现在什么都不顾,面子也不要。在习近平上任初期,陈平曾公开劝谏,如果习近平不改革,中国没有出路。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月14日报道:习近平害怕2017出现颜色革命指示政法系统全力防范

根据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指示,2017年是“党和国家历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一年”,要把维护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首位。会上多处理提到抵御“推墙”、防止颜色革命。

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日前召开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传达了并没有出席的习近平的重要指示,要求全国政法系统“提高对各种矛盾问题预测预警预防能力,为党的十九大召开营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苹果日报引述多维网指,习近平的新年寄语透露,今年中共政法工作重心是“矛头向外”。

报道又引述参加会议的北京西城法院副院长刘建勋披露,此次政法会议有别以往,旗帜鲜明提出“维护政权和制度安全就要防止国际敌对势力制造颜色革命;反对抹黑党和军队历史,并借此否定执政地位;警惕个别公众知识分子与境外反华势力勾结”。政法机关一向被视为中共维护政权的“刀把子”,习的“重要指示”显示不但不会“封刀”,还更磨刀霍霍。

中央政法委下属微信公号“长安剑”发文解读称,近年国际形势空前复杂,国内矛盾叠加,不稳定因素增多。妄图颠覆中共政权的图谋也开始“变脸”把戏,试图通过社会活动、社交媒体乃至“维权”幌子侵蚀执政之基。

政法系统铁腕化解了“软威胁”,包括查办周世锋等律师颠覆国家政权案、侵犯狼牙山五壮士、邱少云等革命先烈名誉权案,“反渗透、反分裂、反间谍、反邪教、反恐怖五路并进,抵御‘推墙’企图,为中国守住了政治底线”。

内地左派人士13日引援与会者称,孟建柱在会上点名批评《炎黄春秋》洪振快抹黑英雄和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侮辱毛泽东的行径,着重指出“辱毛就是推墙,就是要颠覆国家”。毛左认为此意义重大,“显示高层领导认识到,否定毛主席必然导致亡党亡国”。不过,官方新闻并未报道孟建柱有讲这些讲话,相关左派博文13日下午也被删除。

▲香港《端传媒》1月14日报道:中国最高法院:抵制司法独立,严惩煽颠,为十九大营造良好法治环境

1月14日,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座谈会上表示,全国法院今年要按照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的要求,严厉惩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等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抵制西方“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想,为中国共产党十九大的召开营造良好法治环境。这是回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提出全国政法机关要把维护“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首位的指示。

在1月12日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曾传达习近平的指示,强调全国政法机关要“一手抓从严从实从细做好保安全、护稳定工作,一手抓深入解决源头性、基础性问题”以提高维稳能力,迎接十九大召开。周强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公安部部长郭声琨等均出席了会议。

根据中国《公务员法》及《法官法》,最高法院院长属于国家级副职(副国级)干部,由全国人大选举和罢免;副院长属于省部级正职(正部级)干部,由最高法院院长提请全国人大会常委会任免。身为最高法院院长的周强同时也是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法委委员、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

据最高法院官网公布信息,周强在会议上谈到各级法院要做好意识形态的工作,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坚决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周强还提出,要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把社会主义道德要求贯彻到司法审判中,以司法手段促进道德领域突出问题的解决。

另据央视新闻报导,周强在会议上还表示,当前国际形势空前复杂,不可预测性有所上升;要“坚决抵御敌对势力策动颜色革命企图,严厉惩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等危害国家安全犯罪,积极参与反间谍专项斗争,从严惩处间谍破坏活动。”

最高法院在会议上还提出要深化反邪教的斗争,要求加大对“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组织”犯罪的惩处力度,防止邪教成为影响政治安全的突出因素。周强表示,要“始终绷紧反恐怖斗争这根弦,依法从重从快打击暴力恐怖、传播恐怖音视频等犯罪,决不给暴恐分子以可乘之机。”

中国将维稳视作工作重心之一始于1990年代末,在胡锦涛时期,维稳更被列为优先任务。维稳被认为是中国官员政绩考核及晋升的重要指标,其工作指导原则为“稳定压倒一切”。1998年3月,中共中央成立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后于2000年5月在公安部下设办事机构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中央维稳办”)。

习近平在对维稳作出最新指示时称,“各级党委要切实抓好维护安全稳定工作……要加强和改善对政法工作的领导,选好配强政法机关领导班子,研究解决制约政法工作的体制性机制性问题,为做好新形势下政法工作提供有力保障。”

▲美国之音(VOA)1月15日报道:北京强调磨刀亮剑保政权批宪政引关注

周强

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苹果日报图片)

香港—继中共政法委主任孟建柱1月13日强调,2017年是“党和国家历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一年”,要把维护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首位之后,最高法院长周强14日表示,要敢于向西方“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亮剑。中共高层近日强硬表态引发外界广泛关注。有分析表示,在目前国内国际都出现重大危机隐患之际,为确保十九大的召开,当局进一步收紧控制,打压异见。

据报道,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星期五在政法工作会议上传达习近平指示,强调政法系统要强化忧患意识,提高对各种矛盾问题预测预警预防能力,为十九大召开营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

多维网说,中共政法工作重心今年是“矛头向外”。报道援引与会的北京西城法院副院长刘建勋的话说,此次政法会议有别以往,旗帜鲜明提出“维护政权和制度安全就要防止国际敌对势力制造颜色革命;反对抹黑党和军队历史,并借此否定执政地位;警惕个别公众知识分子与境外反华势力勾结”。报道说,习近平的重要指示显示不但不会“封刀”,还更磨刀霍霍。

最高法院长周强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表示,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中共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周强讲话一经报道,立即引发包括一些法学家在内的外界的强烈反响。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当晚在微博回应称“不可理喻”。一向敢言的贺卫方表示,无论怎样的国度,司法如果没有独立性,那就意味着它会常态地受到法外因素的干预,无法严格地依照法律规则裁判案件和纠纷,也就难以让国民在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冤屈遍地,引发造反。即便在古代中国,包拯故事也代表着人们对司法独立的渴望。因此,把司法独立说成是西方观念,必欲除之而后快,是真正的祸国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北大法学院张千帆表示,宪政民主怎么成西方的了?宪政就是实施宪法。中国现实是有一部宪法,而宪法当中规定了民主。宪政民主就是要实施中国宪法,落实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和民主选举。否定宪政民主,就是否定中国宪法;否定宪法,也就是否定了宪法规定的所有国家机构的合法性,各级人大、政府和法院都成了不合法的存在。不知这是出于对宪法的无知呢,还是无底线自黑?

中国近代史学者、时政评论人士章立凡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局在十九大召开前国际国内压力很大,非常缺乏安全感,除了内部可能还存在反对派,因为毕竟4年来的反腐把各个派系都得罪遍了,而打压言论,知识分子和知识、财经及权力的精英也不满,这种情形非常危险。

他说:“总体来看,我觉得非常没有安全感,特别是川普上台以后再撬动中国经济这个杠杆,会加大这种危机,尤其是到十九大前是非常的焦虑,非常的没有安全感。这种状况才出现了这种应激反应。”

章立凡表示,这种危机感还体现在,4年来除了在权力斗争节节胜利外,治国政绩似乎不多,经济越来越差,导致外界对这届领导层执政能力普遍有疑问。章立凡举例说,雷洋案的处理尤其令社会产生的普遍失望情绪在蔓延。他表示,公众原本对司法公正还有点期盼,至少希望产生像慈禧太后处理杨乃武、小白菜冤案的主持公正,但结果还不如慈禧太后,彻底将依法治国的牌子砸掉。

章立凡说:“越是采取这种强硬的做法,就越是给自己树敌。有很多事情的处理导致不满,总是以为有敌对势力要颠覆他们,但是其实就是你自己的所作所为,导致越来越多的人被推倒了反对的一面。”

章立凡表示,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有关向“司法独立”等西方错误思潮亮剑的讲话,是在孟建柱讲话上的延伸,完全将司法体系视为执政党的附属品。

他说:“周强这个讲话等于说法律就是为了执政党服务了。你既然不要司法独立,那么大家对于法律的这种安全感就没有了。很愚蠢,很愚蠢。”

大批网友在网上发起呼吁,要求同为78级西南政法学院学友的贺卫方和周强就宪政民主展开公开辩论。异见人士杜导斌在网上撰文表示,希望周强大法官今后向国人、向世界“亮理”,而不是“亮剑”。首席大法官头脑中只应该有理,不应该有剑,法官不“亮理”反亮剑,这是有法理水平、有宪法意识,还是无知和堕落?

此外,据报道,中央政法委下属微信公号“长安剑”发文称,近年国际形势空前复杂,国内矛盾叠加,不稳定因素增多。妄图颠覆中国政权的图谋也开始“变脸”把戏,试图通过社会活动、社交媒体乃至“维权”幌子侵蚀执政之基。政法系统铁腕化解了“软威胁”,包括查办周世锋等律师颠覆国家政权案、侵犯狼牙山五壮士、邱少云等革命先烈名誉权案,“反渗透、反分裂、反间谍、反邪教、反恐怖”五路并进,抵御“推墙”企图,为中国守住了政治底线。

▲德国之声(DW)1月15日报道:高院院长周强:司法独立须抵制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对全国高级法院院长提出要求:要敢于向西方的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亮剑”。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中新社报道,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1月14日在出席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时,谈及全国各级法院“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必须掌握的几项内容。

其中包括“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

近年来,中国进行的一些司法改革至少是力求朝着司法独立方向迈进,例如赋予法官更大的独立性,以及限制地方政府官员对法院工作的影响等。但中国的法院仍然要接受共产党的领导,没有独立地位。

习近平自2013年上台以来,一直强调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并要求在党的领导下实现司法运作的独立。

高院院长周强还表示,要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社会主义道德要求贯彻到司法审判中”。

就在此次全国高法院长会议前几天,中国官方最重要的反腐机构中纪委举行了全会。中纪委副书记吴玉良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不存在不接受党的领导的,所谓的’独立’的监督机构。”

中纪委还提出筹建“国家监察委员会”,以推动党内监督和国家监察相互促进。但吴玉良强调:“无论是党内监督还是国家监察,都是在党中央统一领导下进行的。”

周强还要求各级法院党组“要把意识形态工作纳入重要议事日程”。周强说,要认真总结涉意识形态领域相关案件的审判经验,制定审理涉及侵害英雄人物、历史人物名誉荣誉等案件的司法解释,依法维护领袖、英烈形象,坚决捍卫党和人民军队的光辉历史。

去年,“狼牙山五壮士”的后人诉记者洪振快名誉权、荣誉权案在中国引起广泛关注。法庭判决结果是,发表文章对官方版本的历史叙述提出质疑的洪振快被判须停止侵权行为并公开道歉。这一案件被视为中国官方保护“英雄人物人格权益”的典型案例。

此外,近期多名人士因在微博上转发批评毛泽东言论被解职引起热烈的社会讨论。而这样的纠纷今后也有可能会诉诸法律层面解决。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部1月15日报道:最高法院院长:严惩煽颠、分裂国家罪行

中共中央政法委传达了总书记习近平强调意识形态斗争之后,司法高层再一次效忠式的表态,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表示,要敢于向西方司法独立思潮亮剑,又强调要严惩煽颠、分裂国家等罪行。法律界及评论人士认为,这是近年中国司法领域最严重的倒退。

最高法院官网报道显示,周强周六(15日)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作出有关讲话。他重申要按照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的要求,抵御敌对势力策动“颜色革命”的企图,严厉惩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等罪行;并要抵制西方的“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讲话。

就在2天前,官方的报道显示,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中央政法会议上亦传达习近平的批示;当时公安部长郭声琨、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都有出席会议。

周强的说法立即引起律师界的反弹,律师王飞即指出,司法是一种判断权,如果不独立行使,怎能够实现公正?法学科班出身的院长,令人失望。

1位要求匿名的资深评论人士认为,周强早前还撰文称,绝不能以党委决定改变和代替司法裁判;现在突然转向,作为一个法律科班出身的人,只能说是为了政治投靠而不顾基本的原则。

他说:周强,他50多天前说就是党对于司法的领导,只能是这个思想上的、政治上的。决不能用党委的决定,来代替这个判决啊之类的,但现在就把这个话颠倒过来,他明说了就不能让司法独立。周强原来是共青团的干部啊,是学法律的,科班出身啊,他知道怎么回事,故意反著说那这就是利益上的需要嘛。

他还表示,这次司法界的整体倒退,就是整体进行一次效忠式的表态。四中全会的时候,习近平还称要依法治国,但从现实来看,他并不相信法制,这次是直接将“伪装”撕下来。

他说:习(近平)这个人,他脑袋里头基本上就是一个毛泽东那些的大杂烩。四中全会当时提了很多非常高的口号嘛,包括这个司法独立这些方面的,但那个应该是习(近平)在那时候权力没有抓够,他对党内坚持改革的这么一些派别的一个妥协吧,实际上他当时就没有信过这个东西。说明了只不过是撂下了一切伪装的面具嘛,市场经济也不讲了,国际上这些规则什么都不要了。再下一部他说不定改革,这个旗号他也可以不要了。

旅美学者吴祚来表示,无论是政法委的表态还是周强的说法,都源于习近平最近的讲话基调,这意味著公共知识分子和律师们,将面临更严苛的环境。

吴祚来说:因为最近这个口风来自老习的这一次讲话,就是把意识形态的安全,党国的安全放在首位。那么呢,他们就认为律师、一些公共知识分子首先是颠覆中共的意识形态,然后呢,就是唤醒人们来跟中共进行对抗。基于这样一种判断,从政法委书记到周强所有的口风全部改变,要求法律必须要以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为准绳。

但吴祚来认为,体制内人士口头上紧跟习近平,并不等于他们真信。根据中共的权力斗争史,跟得最紧的,后来遭清算的可能性亦最大。

据悉,周强发表效忠讲话的同一天,公安部、最高检察院同时召开了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和检察长会议,分别传达习近平的批示。事件发酵后,周强没有作出后续的表态。

周强拥有西南政法大学硕士学历,也是李克强之后的共青团第一书记,是团派代表人物之一,曾任湖南省长、省委书记。2013年出任最高法院院长后,即签署命令枪决反抗城管的小贩夏俊峰;到2016年,河北抗强拆杀死村支书的贾敬龙,亦是被他下令处决。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16/2017

阅读次数:2,52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