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致朋友圈的2017年新春贺辞

Share on Google+

人说四十不惑,我晚成熟,直至年过花甲才略有知晓人生的真谛、世界的真相。每想起驴游途中,夕阳西下,暮色苍茫之际,总有藏族、怒族、纳西族人开门接纳我这个过客,让我在藏床上、火塘旁温暖一个夜晚,每想起怒族女子知道我还想吃珍珠蒜头,大清早溜索飞渡怒江,为我采摘此野食,每想起讲好连吃带住一夜给六十,结果房东盛宴款待,视我如临门贵客,我就明白人是群居动物,每个人的存在都与你息息相关,每个人都有可能是你生活中的贵人和恩人,哪怕是偶尔对你微笑,陪你一段路,或者给你暧昧温馨的人,这还没有包括暗中保护,对你手下留情的朋友。这种感觉在驴游途中特别强烈,有人留宿,有人请饭,有人请你搭车,往来古冰川,往四川稻城,甚至泸沽湖,还有人在太行山请你吃羊肉,还有人不远百里送水果上门,最让人感动的是,一外地粉丝三年来一直是我驴游的物质后盾,只因为看了我的小说《梦莲》。

即便在常熟,我貌不惊人,无钱无权,也有人对我另眼相看,不管老春、小林、唐教授,还是莫先生、广告大师,逢年过节送礼,邀我飞机火车轿车旅游,往成都,往浙江,往安徽,还三天两头邀我做座上宾。晓得你大半生无职务,还聘我做办公室主任。我已做了三家单位的办公室主任,这让我引以为傲,更主要的在老婆那儿挣足了面子。其中常熟美女顾春芳给了我十足的面子,这一直让我铭记在心,至今无门路未探监,深为歉疚。还有一位企业家叫王坤元的,仅给他起了个厂名,就送了我价值三万的红木写字台和太师椅,他患难时,被人设计敲竹杠,我爱莫能助,这也一直让我深为内疚。

在这里我还要谢谢书台文艺沙龙全体成员,你们不仅给了我良好的艺术氛围,以及创作灵感和思路,比如对艺术一往情深、孜孜以求的章平,而且在生活中他们也给了我莫大的帮助。有的几十年来是我的健康顾问,还有一次是主刀医生,就是翁立平,有的我断腿卧床时抽空探望嘘寒问暖,就是陈虞诗人,有的慷慨大方,就是大红花,慷慨帮我解决了我儿子的婚房。我原单位的部门经理顾福元网开一面,几十年来让我领干薪,安心写作,这也是我艺术追求的保障。我还要谢谢药机厂前厂长、书记章祖德先生,我在做油漆工时,他第一个发现了我身上的潜质,承认大材小用,并给我减负,营造进取的环境。

我大半生最大的福气,是碰到四位恩师,本地是俞小红和张维,外地是刘晓波和王干。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刘晓波是我精神上的导师,他传授了“我没有敌人”的理念,王干给了我文学上的点拨,让我明白小说的作法。张维指点了文学的入门途径,让我少走了不少弯路,俞小红是文学上的伯乐,是他一步步培养提携,可以说我文学上的成绩,都与俞先生的无私相助分不开的。在这儿我还要谢谢两位文学大师,一是兰陵笑笑生,一是法国塞利纳,你俩的巨著《金瓶梅》和《茫茫黑夜漫游》是我创作的源头。

最后我要谢谢我的妻子,几十年来患难与共、相濡以沫,一同拮据,一同受惊,为了我写作任劳任怨,将家务一肩扛。人非草木,感恩于心,我想,来世性别交换一下,做他的女人,我可能才不觉亏欠。

在此也谢谢一年多来点赞跟帖的朋友,你们的捧场是我写作的动力!还要谢谢王清波、戈维强、平先生对我的热情款待。说真的,你们的宝地——练塘附马庄、福山樱桃园、唐市“锦时苑”是我心灵的港湾。

趁此机会,我也要谢谢人民政府给了我夫妻俩这么多的退休金,让我们幸福地安度晚年。

江苏/陆文
2017、1、23
电子信箱:luwensm@vip.sina.com

阅读次数:3,52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