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周强这是跑步“入局“的节奏

Share on Google+
周强

周强(public domain)

笔者本专栏上篇文章《习近平十六岁那年即已经和歧山大哥“苟富贵毋相忘”了》的中心内容就是习近平和王歧山如今的关系比合盖一条被子相拥取暖的“话说当年”更加情深谊长!文中提到王歧山与福山谈话时曾说习近平和他王歧山一样酷爱读史,笔者有理由相信当年的习近平离开王歧山的窑洞时,习近平不一定会背诵一句“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但此情此景很可能会令他联想起史书上记载的陈胜和吴广:苟富贵,毋相忘!

王歧山与福山的谈话内容杂乱无章,被余杰先生讽刺为“泄露国家机密”。余杰先生撰文分析说:在这篇谈话记录中,有一处耐人寻味的段落:王岐山说,他不赞成“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种说法,“人类文化的最基本要素其实中国都有”,即人类是有共同的价值的。王认为:“最基本的价值是一样的,不然我们怎么谈呢?”也就是说,王岐山否定了晚清自张之洞以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半西化”政策,承认“基本价值”高于“中国特色”。所谓“基本价值”,不就是人类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的天性吗?

在这里,王岐山虽然没有使用“普世价值”这个名词,而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地用“共同价值”或“基本价值”取而代之,但他说的显然就是“普世价值”。王岐山难道不知道习近平对普世价值的“咬牙切齿”吗?习近平气势汹汹的“七不讲”,成为二零一三年党内逐级传达的“九号文件”,也成为习近平时代意识形态往左转的风向标。其中,就有一条是“普世价值不能讲”——谁敢违背必然会遭到严厉的惩罚。

那么,王岐山为何敢于“逆龙鳞”,跟几个外国人——尤其是习近平痛恨的日本人——大讲“普世价值”呢?难道他不知道,八十年代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总书记胡耀邦,接见了香港记者陆铿,海阔天空地说了一番党内密辛,并被陆铿写成报道发表。此事后来就成为胡耀邦遭到元老杯葛的一大罪行?那么,习近平会不会恶向胆边生,将公然违背“七不讲”谕旨的王岐山抓起来关进监狱呢?也许,王岐山认为,他早已跟习近平成了连体人般的“命运共同体”,即便他“任性”一点,习近平也会优容有加。

而这篇谈话的关键信息在于,王岐山拒绝了福山的关于司法独立和问责政府的建议,发誓要将“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的道路走到尽头。王岐山通过中纪委而控制了中国的司法和情治部门,周永康时代耀武扬威的政法委在降格之后,也得乖乖臣服于王岐山之麾下。所以,公检法都得听命于王岐山一个人,王岐山成了人人谈虎色变的阎王爷。如此,他又怎么会自废武功,实行司法独立呢?

王歧山当面否定福山所说的“司法独立”的原话是:“(司法独立在中国)不可能。司法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之下进行。这就是中国的特色。再说宪法是党,也不就是人写的吗。总统、国会以外还有宪法,宪法应有神圣性,但它不是神,是公众的法。在中国皇帝是神,叫天子……”

王歧山如此果断又干脆地明确表示“司法独立“在中共治下绝无可能,无论在中国大陆的知识界、司法界还是海外中文媒体中,都没有招致大批判声浪,但前几天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公然号召整个中国的各级法官共同抵制司法独立引起的渲然大波,被纽约时报的专题文章形容为”中外震惊“。

纽约时报中文网刊登的专题文章中说:中国高级司法官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算不上是一个激进的改革者。但在对这个国家不断发展的法院制度有所观察、那些支持变革人士的眼中,他仍是一个令人感到乐观的人物。

近年来,他已带头努力把隶属于执政的共产党的中国司法部门变得更加专业化。他已推动了一些做法,包括把缺乏训练的法官清理出去、同时为那些受过正式法律培训的法官提高薪酬,这种培训通常包括大量的西方法学。所以,当上周六,这位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用好战的言词谴责了司法独立概念及其他人们钟爱的自由主义原则、警告法官不要陷入“西方”意识形态的“陷阱”时,中国和国外的观察者们都感到震惊和失望。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北京对一些法官发表讲话时说,“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

随着中国共产党今年的全国代表大会即将召开,他的这番讲话,被广泛认为是受迫于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国建立起来的严峻政治气氛而作出的。

纽约时报的文章引述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所所长孔杰荣针对周强讲话的博客文章内容,“对朝着建立一个专业、公正的司法系统所做出的断断续续、不均衡的进步来说,这种说法是几十年来的最大的意识形态挫折。它已经引起中国一些最令人钦佩的法律学者的公开反对,尽管他们享有盛名,我却不仅为他们的学术自由和职业担心,也为他们的人身安全感到担忧。”

孔杰荣在电话采访中说,现在周强正在宣誓效忠习近平。周强的这番讲话,看来是在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前,争取政治生存的表现,党代会将决定谁会在未来五年里直接在习近平手下工作,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召开。

“认识他的人觉得他是一个有头脑的人,他受过良好的法律教育,在他成为最高法院院长之前,对改善法律制度持开放的态度,”孔杰荣说。“要试图让法院对党的最高领导有一种战士般的遵从,这对他来说,一定是需要吞到肚子里的苦水。”

依笔者之见,与孔杰荣的分析恰恰相反,周强的如上言行绝无可能是“不得已而为(言)之,他之所以象只斗鸡一样用”敢于亮剑“这样血腥的语言表达对司法独立、宪政民主、三权分立的坚决抵制, 就是因为他内心十分明白只有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才会被千夫所指,只要被千夫所指,万人痛骂,就会达到习近平的”敢于担当“的干部提拔标准。

习近平曾经训诫手下们:在宣传思想领域,我们不搞无谓争论,但牵涉到大是大非问题,牵涉到政治原则问题,也决不能含糊其辞,更不能退避三舍。“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是不行的!领导干部要敢于站在风口浪尖上进行斗争。我曾经说过,领导干部不能搞“爱惜羽毛”那一套。有些干部对大是大非问题绕着走,态度暧昧,独善其身,怕丢分,怕人家说自己不开明。这是万万要不得的!这是什么羽毛?这是什么形象?故作开明姿态嘛!战场上没有开明绅士,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也没有开明绅士,就得斗争。作为党的干部,不要去想博得社会各种人的喝彩、赢得海外各种舆论的好评。只要站在党和人民立场上,坚持原则,就不可能取得这样的结果。不要怕被污名化。我常常讲干部要敢于担当,这就是一个重要检验。

重温一下习近平的如上讲话,就应该明白,周强赶在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急于“亮剑“,完全就是跑步”入局“的节奏。

纽约时报的前述文章中说:虽然周强身居要职,但他不是共产党主持政策的政治局的成员。在习近平2012年上台之前,周强曾是一位上升的明星,在毛泽东的家乡湖南担任最高官员。人们曾经常提到他可能是一个高级领导职位的候选人。

一点不错,正因为十八大上未能跻身政治局委员行列,所以十九大之前说什么也要再努一把,只要是如此“亮剑“之表现被习近平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十九大上入局接班孟建柱的图谋就有可能实现!

来源:RFA

阅读次数:8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