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裕:请不要以偏见和武断乱批瑞典——致何清涟女士和美国之音中文部

Share on Google+

2017年2月23日,何清涟女士在美国之音发表“代码291案卷”中隐藏的瑞典 》一文(以下简称《何文》),令在瑞典居住了数十年的笔者倍感惊奇,想不到在现居美国的何女士的笔下,瑞典如此黑暗可怕,居然“与专制的中国政府异曲同工”。但细看下来,原来《何文》有关瑞典相关情况基本只是道听途说且浅尝即止,明显缺乏可靠依据,却轻率随意加以评介,上纲上线抨击,其中大量陈述和判断是基于猜想、偏见和误解/误译,以至于失实、武断和误导比比皆是。现逐点列举如下,以供对比参考并就教于何女士,希望能向被误导的读者澄清。

1,《何文》开门见山:“2月19日,英文媒体几乎都在报道‘瑞典昨晚没发生骚乱’。”

据在网上检索结果,根本没有发现任何英文媒体在2月19日报道“瑞典昨晚没发生骚乱”(尽管如果真有媒体如此报道也没错)。事实很清楚,也正如《何文》随后提到 ,“是川普总统2月18日晚在佛罗里达演讲时提到瑞典惹的祸”,“川普在佛罗里达州的集会上向支持者演讲时,条列了一份欧洲部分地区的恐怖攻击清单,说‘看看昨晚在瑞典发生了什么事情!’(Look what happened in Sweden last night!)但17日晚间瑞典并没有相关报导。”因此,英文媒体不至于如《何文》介绍的“几乎都在”那么轻率:在2月19日把2月17日说成是“昨晚”,把“恐怖攻击”说成“骚乱”。

2)《何文》此后又介绍说:“2月20日,瑞典斯德哥尔摩郊区的移民居住区Rinkeby发生了‘现场有如战场’般的暴乱,起因是警察抓一位移民毒贩遭到难民干扰,扔燃烧的汽油瓶,导致警察不得不开枪。”

这一句话中就有很多疑点。首先我们已知瑞典警方至今也没有公布被捕“毒贩”(应只是“嫌疑人”)和“干扰”者的身分背景,《何文》中的所谓“移民毒贩”和“难民干扰”的两个身分没有说明来源,显然只是猜想。其次,已知所有报道都只提到闹事者“扔石块”,并无“扔燃烧的汽油瓶”一说,也正如《何文》在此后也提到:“这次因警察在地铁站逮捕从事毒品交易的该区居民,引发该地移民暴乱,30-50名暴民焚烧十数辆车辆,抢劫多家商铺,向警察投掷石块,导致数名警察受伤。”事实上,据瑞典媒体报道,有关当局正在调查“警察不得不开枪”的疑点,并很可能要定位为“失误”——因为之前先有警察使用戒具打了几个“干扰”者,遭到对方扔石块报复,只是有个警察手臂中了一块石头(声称“轻伤”),在警察开枪吓跑当时闹事者并带着那个“毒贩嫌疑人”离开后,近30名流氓群集在社区车站附近发泄闹事,砸车站玻璃和附近商店橱窗,点火烧了停车场和路边至少七辆小车,并殴打了一位店东和一位媒体摄影人,大批警队在数小时后才赶到制止,而那群流氓一哄而散,几天后才抓到一个扔石块的嫌犯。据了解,那群流氓看上去都只是中学生小青年,是否都是移民或难民子弟不得而知,但受损的当地居民倒全是移民。因此,《何文》所谓“该区居民”、“移民暴乱”、“30-50名暴民”、“数名警察受伤”等,也属于猜想或夸张,明显是对瑞典的移民/难民的偏见。

3)《何文》由此断言:“瑞典政府与西方一众媒体并非不知瑞典的现状,只是‘逢川必反’的习惯,让他们情愿用一块红布遮住眼睛。”

《何文》并未提及,在川普无中生有地说瑞典于2月17日发生恐怖袭击的假新闻之前,瑞典政府哪怕批评过他什么,因此所谓“逢川必反”显然只是毫无根据的武断。

4)《何文》指责说:“这次西方媒体与瑞典政府及官方人士充分发挥了小聪明,以瑞典2月17日晚上没发生恐袭为由,回避瑞典现在强奸案高发、16万难民中只有不到500人就业的灰暗现状。”

首先是所谓“瑞典现在强奸案高发”根本就没有任何依据,比如“强奸案高发”的犯罪率到底多少?与何时或何国相比为高?《何文》所引的瑞典媒体的数据明明说得很清楚,“接纳16万难民的2015年犯罪同比有增加,但相当于2005年水平;强奸同比减少12%”。

至于“16万难民中只有不到500人就业的灰暗现状”,及此后进一步提到“在瑞典,至今只有494位难民去工作,99.7%的难民处于失业状态”,则是《何文》缺乏足够资讯的误导。事实如上所引瑞典媒体数据:“16万难民”是《何文》对2015年全年“避难申请者”总人数的误解,实际经过审核批准获得“难民”身份而具有工作许可者只是其中三万多人,虽说尚未就业的难民仍高达98.35%,但至今才1-2年内本来就是瑞典政府安排难民的瑞典语言课程等学习期,否则直接自找工作因语言问题当然极难。因此,要说明难民的就业率,根本不应使用学习期的就业数据,以此导出所谓“就业的灰暗现状”。这就好比考察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却使用了绝大多数尚未毕业者的统计数据,显然只是误导。

5)《何文》引用说:“自1975年瑞典社民党对大批移民开放边境后,犯罪率升高300%,强奸率增高1472%。”

这里的统计数据即使准确,仍然也存在明显基于偏见的混淆和误导。 首先这里的说法把“大批移民”入境作为犯罪率升高的唯一或决定性前提;其次由于并没有比较移民和非移民的犯罪率,显然是基于偏见把犯罪率增加归咎于移民增加。其实,即使只根据《何文》中所引的相关数据就能发现其误导所在。如上所引“接纳16万难民的2015年犯罪同比有增加,但相当于2005年水平;强奸同比减少12%”,这也就是说,1975年后“犯罪率升高300%,强奸率增高1472%”,都是2015年接纳16万难民申请者以前的事。此外,瑞典人口统计资料还显示:2005年移民及其后裔人口11%,而2015年后达20%,但犯罪率回到同等水平,强奸率略有下降,可见《何文》是因偏见而误用统计数据。

6)《何文》断言:“2月20日Rinkeby暴乱实现了川普‘预言’”

川普关于瑞典的说法是地地道道的假新闻(fake news),根本不能看做“预言”。这就好比某甲硬说某乙昨天死了,但某乙到后天即使真死了(其实只是患病住了医院),根本也没有任何理由说成是“预言”,如果硬要为某甲开脱,一般无非可说其是“乌鸦嘴”没坏心,但假新闻的性质并不能由此改变。何况,如上所说,Rinkeby事件只是并不很严重的骚乱,并非什么“暴乱”,更不是川普作为批评瑞典难民政策根据的“恐袭”。

7)《何文》提到:德国《法兰克福汇报》刚发表《对川普言论的震惊: 瑞典?恐怖袭击?他抽了什么烟儿?》,尽情嘲笑川普总统的“昨天骚乱”,面对不到两天就发生的暴乱,其评析有点不知所云。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德报标题完全是照译的瑞典前首相比尔特(Carl Bildt)的推特嘲讽——比尔特是瑞典现在反对派联盟中最大党保守党前领袖,从来不是《何文》提及应为瑞典难民政策负责的“瑞典社民党”政府成员。而《何文》在此把“恐怖袭击”直接变换成“昨天骚乱”,显然不是一般因概念不清的误导了。

8)《何文》还说:瑞典发生了这么多强奸贩毒暴力袭击罪案,瑞典政府用什么办法让瑞典人不知道这些信息?《代码291:瑞典警方掩藏的数千宗罪行:强奸,攻击,恐怖威胁等被保密》(CODE 291: SWEDISH POLICE COVER-UP THOUSANDS OF CRIMES INVOLVING “REFUGEES”, Rapes, assaults, terror threats kept secret,Feb.5, 2016) 揭示了其中奥秘。

事实上,《何文》在此句之上也就只是提及2月20日的一起涉及“贩毒”和“暴力袭击”案,“这么多”根本无从说起。

9)《何文》此后继续说:该文援引瑞典媒体Svenska Dagbladet的消息,指出瑞典警方将5000多起发生在庇护者接收中心的罪案保密,该文举例,在从2015年10月开始的4个月内,瑞典共发生以难民为犯罪者的559起暴力袭击、194起攻击、4起强奸案和2起恐怖袭击案,共计5000多宗。所有这些罪案都归入291号警察规则保护之下,不得公开。

经查《代码291:瑞典警方掩藏的数千宗罪行:强奸,攻击,恐怖威胁等被保密》(CODE 291: SWEDISH POLICE COVER-UP THOUSANDS OF CRIMES INVOLVING “REFUGEES”, Rapes, assaults, terror threats kept secret,Feb.5, 2016)英文原文和所引的瑞媒报道,显示英文和中文的翻译都不够准确,一个比一个更从重使用某些罪名:“559起暴力袭击、194起攻击、4起强奸案和2起恐怖袭击案”,译自英文——559 cases of violence(暴力), 194 assaults (攻击), four rapes(强奸),two terror threats (恐怖威胁) ,而瑞典媒体原文分别是: 559 misshandel(殴打), 194 olaga hot (恐吓),fyra våldtäkter(强奸),två bombhot (炸弹威胁)。以上罪名在瑞典文中本来只有“强奸”或许可以作为重罪,但在中文全都似乎为重罪了。此外,瑞典媒体明确说明为5000多起“报案”的“涉嫌犯罪”,中英文都说成是“犯罪者”“罪行”(CRIMES),而且把瑞媒所提的“避难申请者”说成是已获批准居瑞的“难民”(REFUGEES),显然是因误解误译而导致误导。

这里还需要说明一下《何文》不断提到的“瑞典强奸案高发”问题。此处唯一提到而未误译罪名的就是“强奸”,但没有说明这只是警方接受的“报案”数,而非定罪数。《何文》作为难民强奸犯罪率高的根据是:16万难民在四个月中报案4起强奸——相当于强奸犯罪率为每十万人全年7.5起。但是,这个数字其实相当低,还不到2014年瑞典全国强奸犯罪率的八分之一,或美国全国强奸率的三分之一。

此外,更值得一提的是,瑞典作为全世界男女平等水平最高甚至被认为女权过度的国家,“强奸犯罪率”统计却一直名列前茅,为欧洲之最,确实让很多不了解内情者吃惊,并认为是一种“讽刺”。但事实上,瑞典统计数字之所以如此高,其实是其“强奸”定义与众不同,范围最为宽泛,报案率比其他国家高,且从2005年起报案统计方式为“强奸案发生次数”,而非很多国家仍采取以受害人来计数的惯例。BBC曾有文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专家举例说明瑞典这种统计方式:如果某女报案其丈夫之前一年内几乎每天都强奸她,那么统计数就算为300多起强奸,而非惯例的一起!如果按受害人数的惯例来计算,瑞典在欧洲只居中游,不如美国强奸犯罪率高。

《何文》中关于瑞典警方对罪案统计信息保密和追究泄密警官的问题诸多错评,将另文讨论。

2017年2月28日于斯德哥尔摩

阅读次数:46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