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舟:无神庙的女人(三)二水出走(1)

Share on Google+

林凡自从劳改农场回来后,由政府给他落实了政策,补发了一笔钱。他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原来的学校为了照顾他,让他去校办工厂上班,他去看了看,觉得自己是这学校里当老师出来的,再回去干工人不合适,而且大家一说起来,就提他是劳改犯,他听了心里也不舒服,就没去上班。在家里正琢磨着干点儿什么,得有个吃饭的地方呀?正琢磨着,街道办事处的老太太张大妈就找上门了,说是给他安排个工作,让他去街道工厂上班。他跟着张大妈来到街道工厂一看,他心里就凉了。这哪是街道工厂呀,这纯粹是个老娘们聊天的地方。一群家庭妇女在糊纸盒,他一个大老爷们整天和这帮妇女裹在一起,怎么个干法?一赌气,回家了。

正在家里琢磨着怎么办的时候,张大妈又来了。一进门就说:听说你是有一技之长的人,要不然你自己看着能干点儿什么?我家那间旧厨房空着呢,原来是我那老儿子住着,这不,去年他跑海南去了,一直就没回来,要不你先用着?我再给你找几张桌椅板凳,你看能干点什么就干点儿什么吧,反正得奔自己的饭碗呀?林凡一听也对,就说了句:那我就先上您那里看看去?于是,他就跟着张大妈来到那间小厨房里,条件虽然简陋,可毕竟是个小环境,他就在张大妈的厨房里安顿下来了。说给张大妈房租,张大妈说什么也不要,说直当是你给我看着房子吧。

从这以后,张大妈只看见他进进出出的,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是知道他整天的骑一辆破自行车往乡下跑。可是最近有点儿让张大妈担心了,因为这几天来人不少,而且都是些村里的农民。这是要干什么呀?就这副穷样子,也能挣到钱?在后来,就不见他出去了,可是,家里添置了好多的瓶瓶罐罐的,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张大妈是阶级斗争的年代过来的人,警惕性是满高的。再说这可是个深牢大狱里出来的人,越想她心里越不踏实。那天她趁林凡不在家,就带着派出所的片警小胡把林凡的办公室检查了一遍。结果,除去见到一些瓶瓶罐罐以外,也没查看出来什么特殊的东西。张大妈一再追问小胡那些罐罐里面是些什么东西,小胡也说不清楚,说闻着味儿象是花肥。用打火机点了一下,也点不着,最后还是带着疑虑说让大妈以后多注意点儿,就走了。

林凡在郊区的一个生产队里搞了一块实验田,他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在实验一种新型蔬菜生长素。如果实验成功,他将使农民的蔬菜产量翻番。他所需要的地方是要离水近,所以,一眼就看上了白沙湾这地方。可是,他去和青皮商量了几次,人家就是不给面,死活不和他合作。没办法,他只好在张大妈借给他的那间厨房里,先自己试着干起来。

那天他去拜访了三水的母亲和春芽,她们都很冷漠,好象对他一点也不热情,只是春芽说了句:在农场见过你。之后,就没再说什么,很快他就出来了。但白沙滩这块地方,他没看上。他一看就知道这地是后垫起来的,他不感兴趣。他不知道瞎妈的冷漠来源于什么,更不知道春芽现在的情况。自始至终也没有见到大水,大水根本就没有露面,二水也不在家。

回来后,他就潜心于自己的技术研究中,他很快就把成果搞出来了,而且马上就进行了实验实施。在他的那间厨房实验室里,他精心的哺育着蔬菜的幼苗。张大妈还以为他是在培育花草,满屋的罐子,里面都种植着幼苗,她看了心里暗自琢磨着,这林凡原来是个养花的呀,这将来能养活自己吗?但有一点,他悬着的心算是放下来了。

林凡在村里谈合作的那个生产队长是个女的,和林凡接触了几次后,觉得林凡这人不错,于是对他很有意思。可是林凡一直没有感觉,只是觉得人家对他的工作很支持。每次他到村里去,那个妇女队长都赶前赶后的给他找地方,安排吃住。明显的是在追求他,可林凡就是对她没有兴趣。闲下来的时候,到是常常想起三水来,有时侯就给三水写封信什么的。村里的实验田在妇女队长的支持下,总算是定下来了。就等秧苗一培育好,往实验田里一移栽,就行了。妇女队长还给他安排了两个社员,专门负责浇水。

眼见得厨房里林凡培育的幼苗越长越大,张大妈看了心里高兴,想着林凡总算是干出点成绩来了。那天张大妈在街上看见一个卖花肥的,她就自己买了两包。拿回来后,就把那两包花肥泡成肥水,都给它浇到了那些瓶瓶罐罐上面。心想,这回这秧苗可是长得更快了。结果,没几天,那些罐罐里的幼苗都被花肥烧死了。林凡回来后,看见自己的产品都报废了,心里很痛,可就是找不出原因。再中一次吧,时间又来不及了。这一耽搁,就入秋了,季节就耽误过去了。冬天平房里面又没有暖气,只好等第二年春天再说了。可是这一耽误,就把原来谈好的地也给弄没了。人家生产队不能再等你一年,再去和人家谈的时候,村里领导说:你那事我们合计了一下,觉得靠不住。实际上是人家妇女队长见他总是没有那意思,也就不再支持他了。就这样,他的实验计划就要面临泡汤了。

林凡仔细的又计算了一次配方上的数据,还是没有发现有不对的地方。心里就纳闷了,这错误出在了什么地方呢?张大妈又来看他,但张大妈的眼神有些躲闪,他随便的问了句,大妈您有事呀?张大妈赶紧说没事,有事,也没什么大事,那什么,那个我是想和你说,说一说你个人的问题,对,给你说个对象怎么样?林凡被她这一说,还没反应上来。沉了一下,只好说:您看我这连自己还养活不过来呢,怎么好再连累别人呀?张大妈说:那也是,那就再沉沉?好那就再等一等吧。说着话,她转身出去了。

就这样,这一冬天林凡都是在这间厨房里度过的,他反复的验算着自己的数据,感觉不可能有错误。可是自己到底是错在哪了呢?为什么所有的秧苗都死了呢?直到春天来的时候,他也没想出答案来。

林凡又一次来到劳改农场看望三水。三水说他也快出狱了,因为他去年立了一个二等功,所以,又获得了减刑的奖励。林凡把自己在外面的事情都和三水讲了,说等他一出去,就赶快加入进来。还说他要在县城租一套房子,他出来好有个住的地方。就事在那里把公司注册起来,自己当经理,三水当副经理。要好好的挣一笔钱,享受一下下半生。林凡说很想念三水,三水也说很想念林凡,林凡又把自己最近的研究成果告诉了三水,并把资料也给他留下了。要他有空好好看看,出去后好实用。

从劳改农场看望三水回来的第二天,林凡就又来到郊区,想找那个妇女队长再商量一下地的事情,那个妇女队长借口去公社开会,没有和他谈什么。林凡感觉到了她对他的冷淡,可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脑子雾水的回到厨房小屋里时,张大妈已经在等他了。张大妈一个远房的姪女离婚了,她要给林凡说说。林凡知道详情后,苦笑着说:大妈,我这事业才刚刚起步,你是知道的,我那有那个心思呀?去年那一茬秧苗都死了,现在还没有找到死亡的原因,您说今年我该怎么办?我心里正没着落呢,张大妈,您就饶了我吧。张大妈见他没有那份心思,考虑到他现在也确实难,也就没再提什么。可是听他说还是因为去年的死苗事件,没有情绪时,心里就跳起来。怎么说我也是好心哪,可这回弄不好就得把姪女的婚事耽误了。

林凡的另一件事就是拿政府给他补贴的钱,在县城里面租了一套房,准备三水出来后,他们居住的地方。他还刻意布置了一番,有点儿过分,象新房。紧接着,他就和张大妈商量,想注册一个公司。张大妈完全支持他,说就把街道的小工厂扩展成公司吧,省得再去找注册资金了。于是林凡去工商局把街道工厂改了名字,成立了一个科技公司,摇身一变,自己就成经理了。第一次拿着营业执照,第一次手里握着公章,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反正自己现在也是老板了,还给自己印了名片:中国国英科技开发公司总经理林凡。中国字头的企业。把三水的名片也印出来了,牛三水,是副总经理。张大妈是行政总监。具体总监什么,他到是对张大妈有一个解释,反正张大妈挺高兴的。张大妈的小厨房他没有退,因为在那里搞实验最合适。办公室就设在街道原来的工厂里。

张大妈自从办了上次那件错事后,心里一直不踏实。几次想和林凡说开了,都没有拿出勇气来。今天,林凡正想和张大妈商量公司开张的事情,并说由于张大妈白给他使用小厨房,将来公司有了效益,一定给张大妈回报。张大妈一听,那叫一个高兴。可是她嘴里还是说:那到不必了,只要你把事情做成,我就很高兴了。

天气刚一暖和,林凡就又搞起了实验。这回他加了小心,实验室里谁都不许进,张大妈也不例外。没过多久,他的瓶瓶罐罐里面就又长出了小绿苗,他精心照料着。可是又一件心事摆在了头里,种苗就要孕育出来了,实验田到现在还没着落呢,怎么办?找了两次妇女队长,她都象避瘟神似的躲着不见他。如果地的问题不解决,他的绿苗一过时间,就又全部报废了。心里那叫一个急呀?嘴都起泡了。

(未完待续)

(本书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阅读次数:3,02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