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舟:无神庙的女人(十二)春花要嫁青皮爷(3)

Share on Google+

瞎妈和大水把神像沉进白沙河,春芽虽然嘴上不说,心里是有想法的。她感觉瞎妈为人心机太深了,深得都让她心里发怵。大水又是个孝子,一味的听瞎妈的话,没有一点儿自己的主心骨,她想起来就有些心里不舒服。二水和三水的情况,她都看着呢,按照瞎妈的意思,二水和三水永远是抛弃了白沙滩的人。现在能让他们回家看看,就已经很不错了。继祖的情况她最了解,这是她永远也不能原谅大水的地方。可是继祖现在是瞎妈的红人,不单是瞎妈,就是大水,就是她春芽也都对继祖上心着呢。

继祖是她从小带大的,一直跟着她睡。小的时候,都是嘴里含着她的奶头儿睡觉,那两只小手一离开她的奶头儿,就睡不着。她也乐于抱着他睡,当她抱着赤条条的小家伙的时候,心里不知道是有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是对爱人的向往,还是对儿子的渴望,都说不好。如今,这小子一眨眼之间,都长成塔似的大小伙子了,可是他一见到春芽,还是嗲声嗲气的撒娇。他拿她当成亲妈了,她对他也不可能没有感情。何况继祖又正是意气风发,年轻力壮的时候,长得那么讨人喜欢,有时候她心里就想,这是不是上天赐给她的。每天晚上继祖睡着了后,她且得看他呢,有时候还亲他。看不够也亲不够的,你说春芽的心里能没有他这个天外飞来的儿子吗?

然而,最近明显得继祖回家的趟数频繁了,而且回来一吃完饭就粘糊她,每天晚上缠着她撒娇。这孩子也真是的,想起他的出身,她就心疼他,所以,有时候她对他是感情上有些过份。小的时候他把他搂到自己的被窝里来,大了以后,虽然分开睡了,可继祖还是离不开她,有时晚上还总往她被窝钻。这出去工作以后,虽然好多了,可有时候还是和她腻腻歪歪的,一到晚上就扒开她的衣服,要奶吃,弄得她真心急火燎的往起扇情。她认为是继祖在撒娇,想妈妈了。她又觉得继祖是不是还有其它想法,可她总觉得自己是他的妈妈,他是自己的儿子,是自己的私有财产。可她有时又觉得他是个男子汉,她又需要这么个男子汉的感情来慰籍自己。从感情上,从心里上和生理上她都需要他,她离不开他。她喜欢他对自己撒娇,她喜欢他叫自己妈妈,她晚上睡觉的时候,需要抱着他,亲他,体验着他抚摸她乳房时的快感。

这一晃有好几天继祖没回来了,晚上,躺在炕上后,她又想起了他。她想着他的音容笑貌,想着他的坚壮的身材,想着他抱着自己时那男人般有力的臂膀,她想马上见到他。他再不回来,再不见到他,她就有些不行了。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继祖从外面回来了。她激动的眼睛都潮湿了,赶快下地给他倒水,衣服都没来得及穿。

继祖这几天由于青皮爷那边有事,没有回来。今天晚上他应酬完一个事后,就赶紧回来了,他想他妈妈。因为这几天青皮爷心里不痛快,没有给他好脸色看,他心里委屈,想回家,想妈妈。晚上他回到家,推门进来,叫了一声妈,由于喝了酒,脸上还在发烧。春芽赶紧从炕上起来,衣服都没穿,就起来给他倒了一碗水,递到他手里。继祖看着春芽雪白的身体,丰满的大乳房,心里的烦躁马上就下去了,感到一时的安宁。他喝了一口母亲给他倒的水,洗了洗脸和脚,就上炕钻进了母亲给他刚铺好的被窝里。

春芽看着他脸色不太好,问他是不是最近工作不太顺心?继祖看着母亲的脸眼泪就下来了。春芽见他哭了,知道他心里有事,不知道他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就伸出手来,用胳膊把他的头抱住。继祖顺势把自己的头扎在春芽的怀里,他的脸紧贴在春芽的乳房上。跟着就撩开春芽的被子,身子也顺势钻进了春芽的被窝里。春芽见他进了自己的被窝,想往外推他,可继祖紧紧的把她保住,头紧贴在她的胸上,就孩子般的哭起来。春芽见她这样,就知道他在外面受了委屈,也紧紧的抱着他,嘴里在不断的开导着他。

继祖最近其实是受了很大的委屈,青皮爷把这一时期的火都出在了他身上。不理他,给他冷脸子看,拿话甩打他等等,他从出来干事那天起,从来也没有受过这么多委屈呀。如今躺在里母亲的怀里,能不诉说吗?春芽开导着他,劝他外面的事不要往心里去。她温暖的手在他的身上抚摸着,他扎在母亲的怀里,感到无限的安稳和温暖。继祖在春芽的怀里撒够了娇,就一歪头,把春芽的乳房给咬住了。春芽正被他抱的心里冒火,突然乳房被他咬住,就神经一机灵。搂着他的双臂自然的就又紧了一下。继祖把自己赤裸的身体整个的贴在她的身上,她感觉继祖的双手在顺着她的后背下滑。她想推开他,可继祖把她抱得非常紧,他的手已经滑到了她的屁股上,伸进了她的裤叉里,手在她的屁股蛋儿上游动着,抚摸着,摩擦着,她挣扎了一下,没有效果,她的心更加的慌乱起来。她感觉他把自己抱的更紧了,她的心一动,不由自主的也把他抱紧。任凭他的手在她的屁股上摩擦,他把她的裤叉给褪下去了,也有她的配合。这时候她感觉到了自己的下身已经潮湿了。

她正神情荡漾的时候,她的手推了他一下,但她马上意识到是碰到了继祖的下身,感觉到继祖的下身硬了起来,她更加晕眩了,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滑到了他的屁股上。这是一个正处于青春旺盛期的男性成熟的臀部,足以使她失去自控意识。突然,他的手缓缓的伸向了她的前边,她赶紧攥住了他的手。但他有力的挣脱了,她感觉他的手触到了自己毛绒绒的地方。她的神情开始迷乱了,她的血液沸腾起来了。她那里马上就被他的手抚摸着,被他的手指拨弄着,她感觉到了自己已经潮湿的下身麻痒的厉害,也感觉到了一种久违了的舒适。她不由得呻吟起来,神情完全的陷于迷惑当中,紧紧的抱着他,害怕他跑掉。继祖猛然的翻过身来,完全的压在她的身上,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双腿就被他的身体给分开了,紧接着,一根硬东西就插进了她的下身。她感觉一股电一样的刺激,使她麻遍了全身,她的身体都快要飘起来了。很快,继祖就动作起来,强大的刺激使他不由得叫唤着,配合着继祖的动作,使她先前的呻吟变成了无法抑制的嚎叫。好象她又回到了以前,好象她又恢复了青春,她已经顾不得瞎妈和大水是否被她的嚎叫声吵醒。顷刻之间,她就决定要为继祖付出她一个女人能付出的一切,她要爱他,直到生命截止。

从这天夜里以后,继祖每天都回来。春芽也是每天都盼望着他回来,继祖晚回来一会儿,她心里都着急。她给了他以无边的性爱和伟大的母爱,他给了她以青春的活力和男人的体魄,还有一个青年男子的火热的爱。这几天春芽已经处于如醉如痴的状态当中,神魂颠倒的如同换了一个人。而支撑着她的唯一精神支柱就是他本来就不是我儿子,他应该是我的男人。

春芽和继祖经过了一个蜜月的交融,继祖享受了人间最为美好的情感。沐浴着春芽给他的母爱加性爱雨露,完全的沉浸在人类最高的圣洁感情的河流当中。他感觉到了无比的幸福与快慰,因为他在春芽那里得到了他在别的女人那里没有得到,而且是永远得不到的感情,所以,他要为春芽对他的付出,做出终生的回报。春芽也是享受在继祖给她的人间伦理的情感当中,她即获得了人间儿女的天伦之乐,又享受了天下男女的欢乐之情,体验着一个青春少年的男性之美,真让她一时的无所适从。

大水已经是心如死灰,不在干涉身外之事了。可是瞎妈的心里却是雪亮的,她用她那洞察一切的灵魂,在静静的观察着白沙滩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什么都瞒不过她的瞎眼睛,她知道白沙滩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是她所期望的,她期望着让她赏心悦目的时刻。她在等待着,等待着又一个生命的诞生。这也是她能够活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的理由,为了这个理由,她瞎妈不惜牺牲一切,不惜毁灭一切。因为她瞎妈心里很清楚,白沙滩上的香火,已经无法在按照自然的规律进行延续了。只有出现奇迹般的事情,才能给白沙滩带来生命,同时给她带来希望。她每天烧香拜神,就是在祈求这一奇迹的出现,而这奇迹,就奇迹般的出现了。

是呀,奇迹还就真的出现了,春芽突然的怀孕了。就在春芽自己还没有感觉的时候,瞎妈已经感觉到新的生命气息。在这死水一般的白沙滩上,在这死水一般的庙宇生活中,是多么的需要活力,需要生命。早上,瞎妈很早就起来了,给春芽做了一锅鸡蛋汤。白天的时候,又让大水把鸡杀了,给春芽顿了一锅鸡汤。可是,春芽已经不是以前的春芽了,她不可能让生命再降生在这已经无法生存的地方。

晚上,在她和继祖又一次欢娱之后,望着继祖那孩子般的神情,她还是告诉他自己怀孕了。继祖还是个孩子,没有经历过怀孕的事情,他一时不知所措。他的头爬在她雪白丰臾的胸上,她以长者的口吻对他说,她要嫁人。继祖问她要嫁给谁,她说嫁给青皮爷。继祖抬起头来惊呆了。她要他明天约青皮爷到河边的船上,她要和青皮爷见面。尽管继祖心里不愿意,可他个听话的孩子,他还是把青皮爷给约来了。

这几天春芽思虑再三,觉得要想延续她和继祖的感情,她只有保住肚子里的孩子。要想保住这个孩子,就只有离开白沙滩。因为,她知道瞎妈是不会饶恕过她的,弄不好这回会要了她的命。所以,她这几天经过仔细的思考后,决定以体面的方式离开白沙滩。那就是嫁给青皮爷,然后离婚,和继祖远走高飞的过舒心日子去。

可是,这一回春芽是真的把瞎妈给看偏了。这回瞎妈是真心的想要这个孩子,因为,白沙滩需要延续香火。更重要的是,继祖是老牛家最纯正的根苗。所以,要继祖来继承老牛家的家业,那是再好不过的了。可是这回春芽没有领会对瞎妈的意图,完全的跑偏了,使得她自己也在危险的边缘走了一遭。

继祖的心里别提多么厌恶青皮爷了,他真恨不得他掉河里淹死。但他还是依照春芽的意思,把春芽约青皮爷谈话的事和青皮爷说了。青皮爷问继祖春芽约他是什么事情,继祖说大概是商量你们的婚事吧?你就去吧,我也说不清楚。然而,青皮爷万万也没有想到春芽会约他,他更没有想到约他,居然是要和他结婚。青皮爷如约而至,春芽已经在船上等待多时了。然而,春芽就一个条件,那就是让继祖来当这个村的村长。青皮爷想都不想的说:那没问题。接着,他们就定好了结婚日期。

春芽和青皮爷谈好了后,就琢磨着怎么和瞎妈谈。是呀,青皮爷也说了,瞎妈这关不好过,让她小心些。通过这么多年和瞎妈的生活,她已经对瞎妈有所了解了。她深知,对瞎妈不能让她反复琢磨,否则就要出意外。瞎妈这人一生都是办事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所以,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赶快快刀斩乱麻,只要她一吐口,就已是万事大吉。

当春芽和瞎妈摊牌的时候,瞎妈这回可有些招架不住了。这事情太突然了,完全出乎瞎妈的预料之外,整个打瞎妈一个措手不及。夜里,瞎妈在房间里哭,哭得很伤心。大水和春芽谁都没过去,春芽知道她在哭什么?瞎妈在哭春芽肚子里的孩子。这么多年来,春芽一直看着呢,唯一能让瞎妈动心的,就是小孩儿,还得是在白沙滩出生的小孩儿。但大水和瞎妈知道,春芽这回是要走定了,瞎妈就是哭死了,也没有用。而春芽已经跟瞎妈说的明明白白,继祖当村长,是她结婚的唯一条件。瞎妈心里在琢磨着春芽到底要干什么?这个她身边长大的女人,弄得她现在越来越看不懂她了。春芽早就和青皮爷好,瞎妈心里是清楚的。可春芽这么大张旗鼓的要和牛家决裂,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她本来以为,等自己走了以后,把这家传给春芽的,可谁想到现在会出现这样的局面。这样也好,看来这春芽是有意识要把这家传给继祖了,瞎妈心里掂量着这事那头轻,那头重。所以,没有对春芽的决定很快的做出反应,而是持静观的态度。只是在心里不断的琢磨着另一个问题,就是春芽要和青皮爷结婚,她和大水的婚姻怎么解决呀?名义上她和大水还是夫妻呢?去离婚吧?当初就没有结婚手续,不离婚吧,她怎么对大水交代呀?

青皮爷简直是因祸得福,生意没了,却情场得意,把春芽给娶回来了。这几天他是满面春风,来到乡里的时候,那嘴乐的都阖不上。他是来到乡里办继祖接班的事的。他找到乡长,说土地庙的事,他们村里损失惨重,乡亲们每天都堵在他家门口,要他想办法。乡长也正在为这事没办法擦屁股感到挠头,正心里烦着呢,就碰上青皮爷来了,这回是想躲都躲不开了。

乡长和青皮爷达成协议,由继祖接班,给他们二人擦屁股。乡长心想,这牛继祖本来就是乡里培养的接班人,索性就让他赶快上吧。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青皮爷哼着小曲回家了。他要好好的歇两年,和春芽好好的过两天消魂的日子。这段感情一耽误就是二十多年,当初闹的天翻地覆的,如今他们都老了,也该有个归宿了。

这继祖究竟是不是他的儿子,等把春芽一娶进门,那不就全知道了?说不定这还是春芽的一个设计呢。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过日子,想起来,心里那叫一个甜。正在做美梦,突然槐花回来了。一见到槐花,闺女还没说话,他的头就嗡的一下。还有这姑奶奶呢,怎么净顾得高兴了,把她给忘了。这要是不和她商量好的话,这婚也结不成呀。心里琢磨着,槐花肯定是不让他结婚的,回来就是找他闹事的。

槐花是听说他爸爸要结婚的消息后,赶回来的。她在路上都想清楚了,你老爹爱和谁结婚就和谁结婚,我不管。可我要和继祖结婚,你也别管。咱们各走各的路,各办各的事。既然你和春芽结婚,那我就和继祖结婚。不但要和继祖结婚,还要和父亲一起办喜事。谁想她刚一和父亲交换意见,青皮爷一听就急了:这怎么行,不行。死说活说,他就是不答应。没办法,槐花又去找到继祖,根他谈起结婚的事情。继祖的心都在春芽身上呢,心里正烦着,这会儿怎么能拿她当回事呢。三言两语的就把她打发了,槐花心里委屈,又去找春芽想办法。春芽的心也在继祖身上呢,能给她想什么办法?

槐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抱着被子痛哭。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想起了自己所受的委屈,想起了自己以后的前途,觉得父亲太对不起自己了。她想到了抗争,也想到了死。实在不成干脆,死了算了。活着真没劲,父亲不理解,爱人也不理解,这叫她今后怎么活?

晚上,继祖回来了,抱着春芽问她以后怎么办?春芽说只要你听我的,以后我们的好日子就没跑儿。继祖说:你都要嫁给青皮爷了,怎么还和我有好日子?春芽说:我们对外还是娘两个呀,那我们想什么时候在一起,就什么时候在一起,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多好呀?继祖被她说的半信半疑的,就把她的身体抱得紧紧的,深怕她跑了似的。春芽也确实没有骗他,因为,她没有必要骗他。放着一个大小伙子她不留恋,为什么非要跟一个老头子呢?可不这样不行,不这样她从牛家出不来,不这样她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不这样,她无法和继祖永远在一起,不这样她在白沙湾站不住脚。这一点,整个的白沙湾只有一个人清楚她的心理,那就是瞎妈,别人都还蒙在鼓里。瞎妈那洞澈一切的智慧灵光,使春芽的一切心里动作都难逃出她的普照,只是瞎妈有时候保持沉默而已。

下午,春芽和大水谈了好长时间,畅续和大水这么多年的感情,哭了好几次。可是大水已经对人间的情感麻木了,他的心已经如死灰了。春芽敢这么走一步,他心里很高兴。他完全的支持她,并鼓励她走到底。最后和大水达成了由大水出面,在她和青皮爷的结婚仪式上做证婚人,大水对于春芽的信任很高兴,他欣然的接受了。当瞎妈知道了这事后,由衷的佩服春芽,你说她怎么想来的。由此她也感觉到了青出于兰,要胜于兰了。继祖的身边有这么个人保护,她死也能闭眼了。她仿佛看见了继祖作为白沙滩的主人,出现在一个大会上,她仿佛看见了继祖在她的墓碑前,为她烧香磕头。在春芽的肚子里,怀的是她老牛家的种,这是她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希望,也是她多少年来的期盼。他们老牛家后继有人了,而且是那么的光荣,因为是春芽生的。

春芽和大水、二水、三水那么多年都没生一个儿子,如今跟继祖才几天呀,她就怀孕了,这不是大喜事吗。瞎妈知道,这件事情只有她、大水和春芽心里清楚,这是他们三人心里的秘密,也是他们三人心里最值得欣慰的事情。同时,也是大水心安的地方。自从到这白沙滩上来以后,大水可是说很少上外面去。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给牛家生个后代,这下终于算是了了一份心愿。

(未完待续)

(本书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阅读次数:2,51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