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舟:无神庙的女人(十三)婚礼(1)

Share on Google+

自从大水把河神的雕像投入白沙河里后,白沙湾就连续的发了多年罕见的洪水。搞得二水和三水的企业都不景气,大部分工人都给遣散了。当他们哥俩听说春芽要嫁青皮爷的时候,都非常震惊。他们回来见瞎妈,一个是要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再有就是和瞎妈商量,他们回白沙滩。

瞎妈让他们到墓碑前仔细的看看她的遗嘱,二人心里都不舒服,觉得母亲太绝情了。他们又向母亲讲述了外面生意不好做,企业的各种优惠待遇都到期,如今都要按照正常的规章制度进行纳税。反正钱也挣的差不多了,二人想收手不干了,回到白沙滩来,好好的享几天清福。目前在小区里住着,很不方便。受一帮诬赖管着,吃的是超市里的劣质食品,喝的是充满漂白粉味的自来水。噪音大,空气也不好,蔬菜都是化肥种出来的,环境也不干净,每天不是得这病就是得那病的。现如今,他们才知道母亲当初为什么死守着这块地方,要是听了他们的,现在,白沙滩还不定成什么样了呢。可让他二人不解的是,既然我们家有这么一个养老的地方,为什么不让我们回来呀?

当然,瞎妈自然有瞎妈的道理。她认为二水和三水已经是被污染的人了,如果让他们回来,就等于把白沙滩给污染了。而且还会招来败家的危险,这几年要不是瞎妈坚持着,白沙滩早就不知道姓什么了。虽然白沙滩的人越来越少,可她决不让外面的东西进来,把她的家给败了。她要保持住白沙滩的清静,要维护住老牛家血脉的纯正。

幸子想回日本,可是二水说那里他生活上不习惯,尤其是吃生鱼生肉,他受不了。三水想去日本,可小红不愿意,因为她父母都跟着她呢。再说了,就是去日本的话,也要把白沙滩的事情处理好,把母亲带回去。可母亲说什么也不回去,他们对于继祖的身世始终表示怀疑,虽然母亲把他都写在遗嘱里了。他们对未来白沙滩的命运也不怎么乐观,因为母亲的年事已高,春芽近几年和前几年也不一样了。再加上她和青皮爷的特殊关系,就更加让他们对家里的事情放心不下。可母亲又偏偏不让他们插手,而且看样子还大有把他们逐出家门的感觉,因为母亲的遗嘱上写得很清楚。

春芽要嫁青皮爷,他们也看出来点路数了,如今这白沙滩就是老牛家的人说了算了,可二水和三水他们二人身为老牛家的顶梁柱,却没有了说话的权力。其原因也很简单,用三水儿子的话说,因为他们都是外国人。他们虽然都是外国人,可他们都不愿意出国,只是拿了个外国护照。如今哥俩的处境一样,外面不想呆了,可家又回不来。

当初,他们从家里走出来的时候,是带着反叛心理,为了追求新生事物出来的。走出愚昧落后,进入现代生活,是他们这么多年来的追求。可如今,现代生活追求到手了,房、车都有了,世界各地也都转个遍了,却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所否定的,却是现在看来比较珍贵的。原来追求的,现在已经到手的,却是个无形的包袱。使他们即讨厌又无法摆脱。而且就是这个包袱,让他们有国投不了,有家回不去,使他们成了流浪的孤魂野鬼。

尤其是当他们听说春芽要嫁给青皮爷的时候,哥儿俩的心里都不约而同的感觉到了一股酸酸的滋味。他们简直无法理解大哥的态度,他还竟然的答应给他们去做婚礼的证婚人。尤其是最近几年来,春芽的变化让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多少的有点儿对当初那么轻易的放弃,感觉有点后悔。他们经历过婚姻以后,才感觉到春芽具备其他的女性所不具备的伟大性格。她基本是一个完美的女人,而且是一个传统的女性,是每一个现代男人都向往的女性。显然,这又是一件覆水难收的事情,哥俩隐隐约约感觉这些年是不是活错了。以前虽然有些后悔,但毕竟有大哥呢,毕竟春芽是大哥的女人。可现在,她要嫁给青皮爷,实在是让他们接受不了。你为什么要出嫁呢?就是出嫁,嫁谁不好,为什么非要嫁给青皮爷?这不是诚心斗气吗。

春芽和青皮爷的结合,是整个白沙湾的大事。消息一经公开,就炸了窝,整个白沙湾都沸腾了。按说,青皮爷是白沙湾头一号的男人,春芽是白沙湾头一号的女人,二人的结合是在合情合理不国的了。可是,偏偏不是这样,许多人都说青皮爷配不上春芽,说这是鲜花插在牛粪上。又有许多人说青皮爷怎么娶了这么一个女人,是会遭灾的。也有人说,他们的结合是瘸驴配破磨,也有人说他们是交易婚姻,长不了,还有的说他们以前就有一腿……

而闹的最欢的要说是槐花,她死活不同意这门婚事,一定要父亲撤消与春芽的婚约。要想让她同意,那么父亲必须先同意她和继祖的婚事,不然,就断绝父女关系。而从心里讲,继祖也不同意春芽和青皮爷的婚事,可他没有足够的理由说服春芽,放弃和青皮爷的婚约。相反,春芽却有足够的理由说服继祖,让他默认这门婚事,并且她明确表示不反对继租与槐花的结合。

晚上吃完晚饭后,继祖又早早的回到春芽的房里。春芽收拾完厨房,洗漱完后,也回来了。继祖问她奶奶在干什么?春芽说在诵神。继祖说:这庙里一座神像都没有,奶奶每天诵的是那家子神?春芽笑了笑:什么好听念什么呀?继祖不以为然的还要说什么,春芽说:你一个小孩子,什么也不懂,就别问了,问了也是挨蒙。于是,二人就脱衣服钻进了被窝。

在继祖的心里,他与槐花结合不结合,都无关紧要,他要的是给他母爱与性爱的春芽,甚至他都想过,娶春芽为妻的可能性。可是春芽明确跟他讲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她在名义上还是他的母亲。温情的时候,春芽也曾经问过继祖为什么喜欢她?继祖说她和别人不一样。春芽问他哪不样,继祖说也说不上来哪不一样,可就是不一样。于是,春芽问他都和谁有过那事,是不是那个槐花?继祖就把自己的事情都和春芽说了,他觉得这是对她的报答。

在继祖与槐花交往的时候,他曾经对春芽说过。那时候春芽是带着醋意听他讲的,而且过问了细节问题,还教给他一些避孕的方法。而继祖给她讲这事的时候,是把头扎在她的怀里讲的,跟她讲了每一个他和槐花交往的细节,就是最后爆发时的感觉,他都对她讲了。因为她问得很细,那时她听得心惊肉跳的。但他当即就对继祖说,槐花跟他不是第一次,继祖不以为然,他相信槐花,可是自从与佳子发生了那事以后,他心里就有了疑问,难道槐花还有另外的男人?怎么没听她说过呢?

继祖一个一个的把他接触过的女人都对春芽讲了,春芽惊奇的听着,原来他有过这么多女人?讲得春芽心惊神摇,浑身发软,把继祖紧紧的抱住。继祖被她抱得紧紧的,讲话都困难了,最后,还没讲完,他的手就不老实了,他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他感觉在春芽的身上,有一种非常厚实的女性感觉,他会获得很多。而在别的女人身上,就没有那么多。感觉别的女人和春芽比,是那么的单薄,是那么的简单。他和春芽做完爱以后,有一种不满足感,充满了想象力,还想继续做。而跟别的女人就没有这种感觉,完了就完了,完全没有想象力。

继祖不管和谁结婚,也不管他将来娶谁,他只关心他怎样才能不和春芽分开。春芽说你只有娶槐花,才能和我永远在一起。继祖是个听话的孩子,他认真的和槐花谈了一回,槐花没有想到继祖会主动找她谈,简直是欣喜若狂。没想到这次继祖那么主动,可是一对青皮爷说这事,青皮爷断然的不同意。继祖又和槐花商量办法,这回槐花心里有底了,她不再心虚了,因为有了继祖的明确表态,她就什么都不怕了。她可以公开的和父亲讲条件了,她要和父亲进行一场生死较量,直到他同意他们的婚事为止。

可是,事与愿违,槐花什么办法都用了,就是说不动父亲。最后,槐花说你要是还不同意,我们就私奔,有了孩子再回来。青皮爷那叫一个难受,可他又没有任何办法,是呀,怎么才能阻止他们这场让他难堪的婚事呢?这也是青皮爷现在最为头疼的一件事。

鉴于槐花的威胁,鉴于不使自己和春芽的婚事受到干扰,鉴于继祖的身世还只是和疑问,鉴于维护自己在白沙湾的脸面,青皮爷决定不再干涉槐花与继祖的婚事。于是,双方都各自开始筹备自己的婚礼。青皮爷和春芽的婚礼要在河神庙举行,由大水证婚,瞎妈作为女方家长出席。继祖和槐花的婚事,在土地庙里举行,由二水证婚,请全村的乡亲们参加。

在举行婚礼之前,清皮爷召集全村村民大会,会上他宣布自己从今天开始不再是白沙湾的村长了,下任村长由继祖担任,同时宣读了乡政府的任命书。村民都觉得顺理成章,但又问村支书是不是也换?青皮爷说书记还是他自己来担任。于是,继祖开始正式行使村长的权力。继祖又把二混蛋和胖子歪叫回来,做他的助手。又任命了几个村里跟他关系不错的小伙伴,为各队的队长。并扬言还要把土地庙搞起来,但这回这事再没有人申茬了。继祖想起了张丽,他找到张丽,和张丽商量能不能把土地庙那几间闲置的房子和院子用起来,搞一个项目。张丽是外面闯出来的人,见是继祖找她,就把自己心里的愿望对他说了。张丽一直想在白沙湾搞一个当地最大的洗浴中心,继祖想了想,觉得当地确实缺这么一个项目,就同意了。于是他和青皮爷商量,青皮爷也没意见。

于是,张丽正式进入土地庙,白沙湾洗浴中心也很快就进入了筹建阶段。其实所谓筹建,一个是院落和房间的装修,再有就是招兵买马。施工和人员培训同时进行,这张丽确实是个人才,很快就把这洗浴中心给干起来了。开业典礼这天,由青皮爷过来剪彩,而后,青皮爷在这里玩了多半天儿。

二混蛋被继祖提拔为副村长,胖子歪是村办公室主任。这二人跟张丽一直就很熟,张丽一搞这洗浴中心,他们就围上来了。几乎每天一有空,就泡在这里。按摸房的小姐们跟他们本来就很熟,这回一在一起干事,关系就跟密切了。其中有个小姐叫小凤,家是四川的,这天她的一个老乡来洗浴中心找她,说带来几个家乡的妹子,要她照顾一下。这小凤是个在好多地方都干过小姐的,她和张丽是老相识,张丽叫她过来干,就是要她照顾生意的。这几个川妹子都是头一次出来,还是处女。小凤知道这事后,就感觉到有利可图,于是,就和二混蛋、胖子歪商量,让他们介绍几个可靠的老板过来,给这几个处女开苞。

开始三个人商量好了,每个人三千块钱,二混蛋他们拿一千,小凤拿一千,剩下的一千有张丽店里五百,给当事人五百。结果,二混蛋做事不严密,第一个客人来了后,就把事情给弄漏了,让张丽知道了这事。张丽把小凤叫过去,狠骂了一顿,还要轰她走。吓得小凤直哀求老板,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

张丽对于二混蛋和胖子歪是要礼遇的,她把二人请过来,明码标价的说了。让他们二人去拉生意,每个开苞人要五千元,给他们回扣一千五百元,张丽自己拿三千元。这下就没有小凤的利益了,自此小凤心里对张丽产生了怨恨。这小凤来到洗浴中心时间不长,就和当地的片警混熟了,片警为了排马屁,对上面搞拉拢,带来好几个局里领导,于是,她又通过片警膘上了警局的一个罗副局长。

小凤在一次陪这罗副局长玩的时候,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怨恨,让那罗副局长给她出气。于是,那个罗副局长往下面打了招呼,警方检查了洗浴中心,并查出了卖淫嫖娼的,不巧,把二混蛋正好在和一个女孩儿泡,就也抓在里面了。按照国家法律,涉案人员要进行处理,这下二混蛋傻眼了,张丽的店也要查封。张丽是久经杀场的老手了,她先找到继祖,继祖觉得这事太大了,自己处理不了,让她赶快去找青皮爷。青皮爷觉得这事蹊跷,上面他已经都打过招呼了,怎么还会出这事呢?于是,就让继祖去询问一下,看看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继祖问了胖子歪,又到监所里见了二混蛋,了解了情况后,就把事情的经过都对青皮爷讲了,并说一切事情都是小凤的怨恨引起的。青皮爷听了后,就让继祖把胖子歪叫来。胖子歪来了后,青皮爷爬在他耳边讲了一阵,胖子歪坏笑了一下,就去了看守所,说是给二混蛋送衣服。胖子歪从看守所走后,二混蛋就开始找看守,说还有事情要交代。警方又提审他,他就说出了小凤也卖淫的证据,并说罗副局长可以作证。

第二天,二混蛋就给放出来了。而且,所有涉案人员都回来了,片警还通知张丽可以继续营业了。大家都觉得青皮爷神通广大,可这里面的什么事情,大家就不知道了,二混蛋出来后,胖子歪把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了他,他赶紧带上礼物去看望青皮爷。

(未完待续)

(本书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阅读次数:1,2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