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CCTV的救赎

Share on Google+

QQ上的网友把CCTV说成CCAV,以嘲笑它的僵化或曰假正经。可当你不再寄望于这位老夫子时,冷不防它又扮回鬼脸儿,还真能带给你一点惊喜。今晚我就见到梁文道现身这期的《周六佳片有约》里。那些至今还没听说过此兄的同志肯定不能算骨灰级的爱书人,由于你们的缘故,请允许我唠叨一下——根据我对他的不完全了解列举出一长串头衔——这对看客们明了我特别提及这部“佳片”的当下意义有帮助:文化人、书评人、时评人、电视节目主持人、专栏作家还有……香港民主派。就像这位才子仁兄不久前在大陆人看来还显得有些另类(只有以大胆敢言著称的南方报系敢接纳他的文章),这期被推荐的所谓“佳片”——《肖申克的救赎》也有点另类,事实上它就是过去的“禁片”,由“禁片”到“佳片”其间演变了十多年。当国家台把曾经被严防死守的人物和电影颇受礼遇地请上荧屏的时候,虽然我们已感觉到这是大势所趋,但还是有些眩晕。用那句老话说,就是“不是我们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得快”。

道长(“道长”是梁兄的粉丝对他的爱称)为这部电影旁征博引的引介虽然吊足了观众的胃口,但对作品在政治谴责意义上的评点十分的克制,只简明提及制度对人的改造令好人亦有变坏的可能。佳片有约的编辑们也力图淡化争议,他们将此片定性为悬疑题材。替政治文艺片覆盖上娱乐悬疑片的标签是中国人老于世故的智慧,显然,《肖申克的救赎》一片的每一处动人的细节都体现着自由主义的价值观。“肖申克”是一座监狱,也是一个小社会,小说原著作者斯蒂芬·金以它隐喻一切极权社会:社会等级的金字塔顶端是大权集于一身、外表威严正派、实则伪善的监狱统治者“典狱长”;中层是凶相毕露、执行维护监狱秩序任务的警察;小社会的主流人群是匍匐在底层的囚徒们,他们在先知人物安迪到来之前,因长期与世隔绝失去了思考能力,既是以法律名义作恶的受害者,又适应于甚至离不开这种非人道、不合理的制度。正如阴森的电影画面所展示的:没有自由的社会必然颓废堕落、麻木扭曲、宗奉暴力至上……表面的平静之下是所有人的灵魂渐渐遭到戕害、腐化。安迪坚持为监狱图书室争取善款、扩大规模的行动和那个占领广播室播放意大利歌剧的小插曲,则代表着人文知识分子的理想:知识与美能够用来救赎民智。这也是梁文道这样的中国异议作家长期坚持著书立说向人民中间传递思想的火种的信念源泉,他们普遍具有普罗米修斯那样为人间受难的精神,顽强中也有脆弱,却始终痴心不改。

站在演播大厅中央的梁文道,其相貌并不扬,典型的南人体态,但精神气质上已闪烁出人文大师才会拥有的光焰。他游走在讲坛之上镇定自若,论说电影出口成章。从台下众人凝神关注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已受邀进入了一次难得的精神盛宴。

在临近奥运之时,央视不但推出这样一部被公认为具有反极权主义色彩的经典影片,而且力请一位体制之外的著名公共知识分子解读,是否隐含着对自己保守形象的救赎之意?这才是我真正想观察的“解冻迹象”。虽深恶于中国人的种种痼疾,但我仍不能免俗于观察风向与祈望天恩的浅薄。这让我想起那句话:人无法仅靠主观上的断然愿望,就随意舍弃或者为自己选择这种或那种文化。

变化却真的是在悄然发生。身处逆境的白人安迪曾对黑人老狱友瑞德劝慰道:希望是个美好的东西,它不会消失。是的,只要我们不绝望于希望,希望就总在路上,给我们以动力。即使以上所言又是一次我一时兴起的过度阐释,也并非全无意义,因为我还保有希望,这就够了。

2008年8月3日星期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44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