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喝茶

Share on Google+

以五步流血的痴绝
我去喝茶
父亲执意陪绑
那一刻
他比我读过的朱自清的父亲伟大

五名便衣森然相迎
回族父子
走进生命的津渡

直白如讯问
冒渎了老父密藏有年的亲情
他像我的斯芬克斯一样
开始咆哮
而我——他永远的小儿子
只是他利爪守护下沉默的风景

他们要我不再谈论新疆
那关乎仇恨和一个百年孤独的囚徒

那个几世不得返家的游子
换了乡音 憔悴了容颜
却把全部的心慌用异族的文字续写
对回疆绿洲的守望
对青春舞步的眷恋
对戈壁心曲的摇叹
真心的笔触
像泪水
打湿了尘封的禁忌
像夜火
灼痛了黑暗中未被曝光的起义

地府在震怒
他的信使急于让我明白
生在这午夜的国度
我就已是一名编号不详的囚徒

饮下一杯绿茶
就在苍茫中耗尽青春?
千重少年心事
于今
又多一重耻辱

刀剑外
山河梦远
心魂、相思无泪可寄,又何物可限

新疆姑娘

2009年7月23日星期四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21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