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诗一首:赠中国

Share on Google+

喀喇汗朝留下语言
叶尔羌汗国留下音乐
一百年前的左宗棠留下新疆
还有两页伤残的书简:
西域、安西、新疆
匈奴、突厥、东土耳其斯坦
血雨腥风
力透纸背
词语的战阵里
可汗扬鞭画出闪电
杀不死的阴魂隐隐重现

以突厥王子的词和叶尔羌妃子的曲
新疆在赞美中国
冰与火的感受:
“党的政策亚克西”

注:喀喇汗朝流亡在外的王子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编著了《突厥语大辞典》,叶尔羌汗国的王妃阿曼尼莎汗搜集、整理了十二木卡姆。他们都是对维吾尔语言、音乐有深刻影响的历史人物。

,,life1_thumb[4]

后记:

找到了那段千夫所指的视频,很遗憾,我没能忍着听到底。姑且不论那一长串唱词是否能从欺上瞒下的乡里小吏手中落实到南疆农人那里,物质收买的策略果真奏效过吗?其实,新疆的痛苦不在物质的贫乏,而在精神的窒息。

新疆是一个权力的触手无孔不入的地方,生在那里和后来因为某种政治或个人的原因进入那里的人,都活在同一张沉重的大网下。它的时间停留在1984,不敢也从不想改变。

当沉闷的政治气压终于演变成了一场震惊世界的风暴,并吹向中国腹地时,新疆的权力者却还想用赞美来掩饰伤痕、用弹压来消声反思,继续维持旧的循环。这也就无怪乎民众对那首颂歌是如此的反感了。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愚蠢的赞美则更像是一种反讽!

对于那些维吾尔歌舞艺人,我所能做到的只是给予理解的同情。她们是演员,我祝她们演出成功,无论是戏里还是戏外……

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始终只是微笑,
总是快乐的样子,
纵有万般悲痛
也要微笑面对,
可内心究竟如何,
没有人关心。

——引自《微笑的国土》

2010年2月9日星期二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68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