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冬至

Share on Google+

只付出泪眼
却不哭出声来
声音留在沧桑的体内
纪念一场肺病
看不见的伤痕
就如我已适应的声音的黑暗

我不太懂
那层薄薄的黑雪
是夜的延续
还是一次枪击过后留在地上的熏痕
我不太懂
那把对着我们的
叫做现代的枪
是古老暴力的延续
还是最后的清算

2604

2010年12月22日星期三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61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