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游戏笔墨数篇(二)

Share on Google+

给孔方兄的公开信

尊敬的孔方兄:久仰,久违了。

你不知道我称你为兄有多难受,我明知你趋炎附势眼睛朝上,不屑与穷人为伍,可我仍然不能象怒沉百宝箱的杜十娘那样与你决绝,仍然舔屁股称你为兄,你想我有多难受。多少年来,你这调皮的势利鬼总是三过茅庐而不入,与我玩捉迷藏的游戏。纵然光顾,也是零星的散兵游勇,而且屁股还没坐热,便匆匆滑脚,仿佛我家有非典二号病。假如我急吼吼地请你光临,你干脆连一二个列兵上尉也不派来了。你多狠心呀,非要我匍匐在你的脚下不可!有时你明知稍待片刻,假惺惺地嘘寒问暖,就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可你就是认贼作父,宁可与自己的哥儿们躺在守财奴的保险柜里和银行的存折上睡大觉。人们说,此所谓“石头朝山里载”也。我不是诽谤,孔方兄,真的,你嫌贫爱富见死不救,何尝为穷人的柴米油盐牢狱之灾两肋插刀!你宁愿酒池肉林铸剑造炮,为商纣王此类脚色效犬马之劳。

我不知你父母是谁,是流通的需要,还是私有的观念,也不知你十月怀胎于何时,偷天换日指鹿为马的特异功能是啥辰光产生的,人类从哪个世纪开始才如此臣服你、依恋你。是因为匮乏,还是剩余?是因为贪婪,还是生存的不安全感?

在我记忆里,远古祖先的口袋里可没有你的位置。由于当时没有电冰箱以保鲜他们的鱼儿羊儿这类猎获物,一切消费,主要指肉食的消费都只能干净彻底。那时候,祖宗们吃饱喝足之后,便共产主义地躺在温暖的篝火旁,心情舒畅地期盼着黎明的到来。

后来,孔方兄,你的祖先──贝壳出现了,但那时它仍不过是经济的裁判、劳动的收据。不论是对你巧取还是豪夺,都是极不容易的。一分血汗,一张欠条,谁都很难收买你的良心。

遗憾的是,不久你就腐败了,虽然是不知不觉的旷日持久的。你用绚丽的色彩、奸诈的技巧,以次充好,以铁作铜,玩弄人类于股掌中,使我们温饱小康仍然朝思暮想着你。你浓装艳抹挤眉弄眼地牵着我们的鼻子走。你脸既然不红,那么请勿否认,你曾同名欲一起杀死了荆轲,同色欲一起虐杀了西门庆,并且你还躲在红包礼单食盒、还有各种信用卡里,以此污辱了历代的父母官。由于你的铁石心肠,不少穷人死于非命,有的死于饥寒,有的死于牢狱之中。“心忧炭贱愿天寒”,够了,连可怜的卖炭翁也被你作弄。

你的政历问题举不胜举一塌糊涂,我不知道你在茫茫宇宙中的、这个孤零零的星球上还要撒烂污到几时!

江苏/陆文

欢迎交流,我的信箱:luwensm@vip.sina.com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420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