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Share on Google+

这次北京警方半夜三更劳动几个警察,传唤大陆著名知识分子刘晓波、余杰、张祖桦,感到很吃惊。为了一些网上发表的文章而随意传唤杰出人士,我认为有点过火,触犯了唇枪舌剑的道德底线和游戏规则。就像下了臭棋,推翻了棋盘一样。毕竟三位先生都是动嘴不动手的真人君子,手里摸的是电脑键盘,腰里也没有手榴弹五四式。我认为,如果大名鼎鼎的杰出人士的人身都没保障,我们还有啥安全可言呢。照这么起劲的拘捕、传唤,今天一个,明天二个,后天三个,我看,不消一二年就要轮到我了。

毛泽东先生曾说过: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让人家说话,天不会塌下来,所以他喜欢大字报。邓小平先生也说过:鸦雀无声反而让人担心,所以他起初容忍西单民主墙。中国知识分子出于爱国心,管不住嘴巴,历来有清议的传统,这一直让历代帝王大伤脑筋。有不少君主了解他们的脾性而大度容忍:像李白那样放肆,皇上照样给酒肉吃,丰满茁壮的杨贵妃也不回避。杜甫吃了官饭,仍然不顾前线吃紧,反对抓壮丁,写下《石壕吏》,他还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当时天子装聋作哑,也没吩咐哪个衙役去找他麻烦。白居易更嚣张,明明体制中人,一级作家,自己金屋藏娇,还吃家饭屙野屎,写下了诬蔑诽谤唐玄宗的长诗《长恨歌》,这显然超出了民主宪政和自由主义的范畴,带有大逆不道、犯上作乱的倾向。“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意思皇上色中饿鬼。“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意思皇上旷工,跟小蜜睡懒觉。张养浩也曾说过:“兴,百姓苦;忙,百姓苦”,朝廷命中注定是百姓的死对头,这种说法真让当局左右为难、里外不是人。后来,有个方苞的,写下了《狱中杂记》,也露骨地揭露监牢的黑暗,其力度不亚于当代杰出诗人廖亦武的《证词》。以上这些乱嚼喷蛆者,好像没有一个因此入牢房被劳教。

希望江山万代当然是好事,希望自己的政党长命万岁,大家也能理解。事实上,知识分子网上的议论,可以说十有八九都是为了改善社会,希望我们的党能成功转型,由过去动刀动枪,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党,顺利地转为以法治国、照章办事的执政党。这有点像奴隶不怕吃耳光,老是对主人说,当心火烛;吃醉了酒,不要骑马,当心摔下来。即便有人别有用心,恐怕你们也知道“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的俗话吧。控制媒体、占领网络,统一與论,守土有责,这种不管出于何种动机的做法,我也能理解。如果真的喜欢这样,其实可以派枪手刀笔吏,批量生产文章,跟人家争阵地、打笔仗,而不应该以暴力和恐吓的方式封住人家的嘴巴。要知道文人,面对凄惨的命运都惺惺相惜,面对未来的监狱均兔死狐悲。监控、恐惧、牢狱一旦心中生根发芽,文人都会拼死抱成一团。动用武警,将文人一网打尽,或逐个威胁,挨户恐吓,固然一了百了,或有所成效,可这么做,洋人会参加2008年的奥运会吗?这么辣手,今后谁跟你打交道、做生意呢?国际印象总要注意、绅士风度总要保持的吧。不能自己跟洋人总统泛舟荡漾、喝酒吃烤肉,却不允许文人说几句话吧。蒋介石的老情妇陈洁如,解放时留在上海,不也是每月给她二百元生活费,让她当政协会员,后来还礼送她到香港的吗?张国焘脱党滑脚,不也是礼送他婆娘出境,让他们夫妻团圆的吗?打击文人的国际影响不说,单说网络也会门庭冷落车马稀,到那时候,中国电信到哪儿去赚什么上网费!

这次瞎搞,说实在的,不仅毁坏警方声誉,也对元首的威望有所损害。其原因之一,文弱书生师涛刚捉不久,大家还没缓过神来,结果又有三个人遭了羞辱。过去大家都对元首抱有好感,我基本没看到对其攻击的话语,可现在,我真不忍心往下说了。老实说,我跟元首同乡,对他深有好感,才说这番话的。我知道他早年尝尽世态炎凉,有事请客都没人入席。这让我想起了插队时,我求张三托李四,寻找工作的窘境。他登基后,公开疫情、废除收容、访贫问苦……这一系列卓越的有目共睹的表现赢得了多少人的赞赏啊!因此,在他脚跟还没站稳时,我就说“我看到了我国民主法制重建的希望,也使我们对以胡锦涛主席为首、温家宝总理为副的新政府抱有巨大的信心。”

我真诚地希望元首能高瞻远瞩、未卜先知地看待中国,不走极端,凡事留有余地。我这么说,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都是血脉相连的中华同胞,没有解不开的结,一切矛盾不过来自于利益的分配和个人的自由尊严。瞎搞的话,我担心留给后人笑柄。其实,真正的危险是自身的腐败,而不是别人的说三道四;要知道国人尤其当官的,大多没信仰,是些趋炎附势的功利之徒,要他们为理想正义而死,为共产主义赴汤蹈火,简直是命令狗不吃屎。给了他们车贴和高薪,就能保证他们对政党的信仰坚定不移了吗?早期我党危难时,还不是逃跑的逃跑,自首的自首,就剩下我们可怜的三万人吗?一旦树倒猢狲散,三个手表灰飞烟灭,天知道,这些同僚会不会推卸责任、携款潜逃,到异国他乡颐养天年,当他的寓公?

江苏/陆文

04、12、18匆笔

说明:文章一片至诚,误解的话,希望网警国安跟我谈话,一旦发出警告,我保证闭嘴,安心写我的小说。不要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送我进牢房,坦白说,我可厌倦了派出所的留置室和公安局的拘留所。要知为何,请看我的小说《细麻绳》。个人文集:http://vip.rongshu.com/rss/ps_user.rs?uid=294745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1,41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