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Share on Google+

我厂历来每月12号发工资,后来拖到15号,今天已是20号了,500元月工资我仍没到手。部门会计没说没钱,只是说,厂里工资单没造好。又有消息传来,说厂不景气,准备发八折工资。我的眼前顿时浮现了我厂那些精神萎靡如同可怜虫的工人。18号黄昏,老婆看我空手而回,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我说,不信,你可以打电话,打厂长电话、部门经理电话。我又强颜欢笑道,不要性急,工资迟早要发的,多少而已,我就不相信,还有谁想剥夺我每天18元的生活费。何况我家,以良心讲,天天有肉吃,小孩也有条件吃奶粉、用尿不湿,日子过得蛮滋润,毕竟你退休工资大,难道你不能耐心等几天。你想想夫妻双双都下岗的家庭,他们日子怎么过?当然,我承认老是用你的钱,有点像鸭溜溜吃软饭,到哪天,你无法容忍可以离婚,实在活不下去,我可以寻个绳套,或吃老虫药自行了结,反正我想好了退路。

今天上午到老虎灶泡水,遇到两个四十多岁的下岗女工,听她俩说,每月拿230元,春节过节费拿了50元。她俩说这种日子怎么过呵!我松了口气,毕竟我过节费拿了200元,还有两瓶货真价实、共重五斤的菜籽油,情绪顿时轻松起来,于是以调侃的语气说,仔细想想230元够用,只要一分钱掰几半花。她俩惊奇地问怎么花。我说把电线电话线都剪了,电话不打省电话费,电视不看省收视费,电灯不用,晚上点蜡烛省电费。如果再将水笼头关了,只用井水,还可以省水费。她俩呵呵笑了起来,说:眼镜,亏你想得出。我继续说,报纸不买了,液化气也不用了,到垃圾箱捡点木柴,生煤炉,放点白菜叶子,烧点干粥烂饭,冷却切成豆腐块,像曹雪芹那样,肚皮饿了吃一块,上午吃一块,黄昏吃一块,一天吃二顿,晚上饿得挺不住了,即便再多吃一块,估计一百元都花不掉。她俩哈哈大笑,说:你的意思是叫我们躺在床上等死!

只是叙说社会底层的生存状况,有点以偏概全,还有点给太平盛世抹黑的嫌疑,现在我简单介绍江苏常熟高收入的人群,比如那些局长大人。平时他们每月工资收入我不了解,灰色收入也不了解,我只是了解他们每月有近三千元的车马费,这些钱相当于我们这儿四个职工的月工资,今年春节,他们每人又有二万几千元的年度奖,如果有幸去市政府恭听第一把手作报告,据说每人还有一万元红包。噢,忘了告诉大家,市政府也没有亏待那些没来听报告的退休干部,据说,只要曾当过支部书记的,年度奖是去年的一倍,也要近万元,人人都有一份,不论多少,一个居委主任,年度奖少说也要六七千元。

政府专门讲党员干部要“保先”,又说要构建和谐社会,我认为,老是在钱财上保持先进,让工农大众忍饥受寒,和谐社会是难以构建的。当然,如果讲清楚,改革非要牺牲工农大众利益,我也无话可说。

今晚,华灯初上,常熟有名的大酒店,像金海华、新开元店门前、停车场、马路旁停满了无数各色各样的轿车,达官显宦、富商巨贾加班加点地在进行着又一轮高消费,而那些沉默的大多数缩在家里,闭眼不见酒池肉林式的人世盛宴,他们搓着小彩头的“娱乐麻将”,喝着几角钱的袋装黄酒,看着电视里虚幻的纷纷五彩,真所谓知足长乐,眼不见为净!

江苏/陆文

05、2、20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6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