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Share on Google+

市民周介元经不起赌博诱惑,在朋友召唤下,欣然走进赌场,很快就给抓住。据某市公安局对“周介元赌博案件”的口头通报:“接到线索,在东山宾馆例行治安检查,发现一房间有23人在赌博,当场收缴现金近25万元。”(既然说“接到线索”,又说“例行治安检查”,真是漏洞百出。)从中可以看出,这本身就是一个陷阱,说不定线人设局引其进入赌场。因为东山宾馆起码是四星甚至五星级宾馆,中央高层都入住,这种地方怎么会让人随便捉赌呢?周介元身上带有赌资一万元,对于一个有车的有钱人来说并不算大赌。但在警方眼里:“周介元涉嫌赌资31万元”。按这种说法,带了一千港币走进葡京赌场的人,也可以说他涉嫌赌资上亿元。

周介元是个有点脑筋的人,他进入赌场并没有带上本田车钥匙,而是将其交给了儿子,可谓老谋深算。可事发后,儿子打电话叫母亲来开车时,埋伏车旁的便衣就将其抓住,又要想搜身,又打了耳刮子,最后还扣留了他家的车子。这些做法,目的:一来为了给家属压力,二来,扣住车子,让后来的罚款能顺利进行。说这么说,但我仍不明白的是,他们为何想搜周介元妻子的身?莫非他们认为她是来给丈夫送赌资的。

另外,在抓赌现场,赌徒们都被警方用手挨个打头,周还遭到了背铐的待遇,而且一个“便衣”还从东山将他一路打到木渎,以致于周的脸都肿了起来。一个白白胖胖、养尊处优的男子,才一个星期就命归西天,可想而知在拘留所吃了多少苦头。

以上这些打击,并非衙役对赌徒抱有深仇大恨,其实是为以后的罚款作铺垫,大家想想,吃这么多苦头,肯定会觉得在牢里生不如死,意志崩溃了,罚款就容易了。所以周介元急于求生,也不管家底如何,要紧打电话关照:“拿钱来,拿钱来,快点弄30万来,我在里面受不了了。”(这凄惨的呼救,至今仍在我脑海里回荡。)

遗憾的是,周介元经不起折磨,就这样急匆匆离开了人世。后果十分严重,因为它引起了家人的悲愤,又使十拿九稳的罚款泡汤,还败坏了衙役的名声。

据我所知,如果还不屈服,他们就用杀手锏──劳动教养作威胁,估计没有一个赌徒、嫖客经得起这般打击的。

我与周介元非亲非故,再者我也不是有车族,只是一个满足于粗茶淡饭、喜欢舞文弄墨的文人。可是我实在看不惯不法衙役对赌徒、嫖客类似这样的绑票式的行径,大家听听他们的言语:“本来包括保证金,要20万,反正你们也说好了,就15万吧。”

我真诚希望高层能重视这种现象,刹刹这种一口吃个胖子、搞得人人自危的歪风,否则国家乱了,对大家都没好处,特别是既得利益者。其实钱是罚不完的,慢慢地罚,悄悄地罚,不痛不痒地罚,书面语言就是:有节制的压榨,我相信也足够维持他们的日用开销。

在这里我出一些敛财的馊点子,省得赌徒嫖客、民工处女老是受害,老是受到不公正的处罚,弄得不巧还丢了性命。说得幼稚,请勿见笑。

收人头税,大型城市每人十元,中型城市每人五元;对汽车,尤其轿车、高级轿车课以重税,叫他们多交养路费、汽油钱。另外,交通违规罚款是一块让人馋涎欲滴的肥肉,应不惜血本,加大投资力度,像奥威尔《1984》那样,四处八路安装电子监控,捉拿各类违章开车者,一来可以减少交通事故,二来可以方便源远流长的罚款,如果有不法游行示威,还能凭据捉拿这些掷鸡蛋喊口号的“闹事者”,真是一鸡三吃,一举三得;增加肉食者的享乐成本,对娱乐场所餐饮业,特别是生意兴隆的大饭店夜总会设立消费税、别墅买卖重税、暴利企业及热销商店重税、出国旅游者征税;对一千万资产的富人设立遗产税。如果以上措施,钱仍不够开销,可以凭空建立一个皮包公司,比如像长江电力,上市筹款上百亿,估计唯利是图的股民也会掏分打新股;或者发行有奖彩票,挂羊头卖狗肉,名称叫“见义勇为”,利润却用在衙役身上。

以上措施,既可以缩小贫富差距,又可以增加司法经费,还可以减少社会的怨声载道。真的也是一鸡三吃,一举三得。或许全部实施有点难度,但实施部分,估计衙役也够花费了。当然,我知道这么说得罪有钱人,道义上也有失公正,但既要养活这些开销庞大的衙役,又要照顾穷人的性命和口粮,真难呵,没法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江苏/陆文

04、9、1草就

05、5、14修改

注:周介元赌博案件详情请见:2004、8、31《现代快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32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